刘宾雁:胡锦涛怕什么

Share on Google+

前几天,四月十八,北京一群老同志有过聚会。主题是为李锐老先生祝寿,他现在满八十八岁了。到会的可以说都是元老级人物了,和过去那些被称为元老、现在已基本上死光的那些人不同,这些老人没一个是保守派。我没法在这里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但可以断言那天一定会去的人,按照我心里那张名单,个个都是七、八十年代为披荆斩棘对改革有所建树的人,可同时又都因此而不很吃香或很不吃香。比遭到冷落,就是受到监控、失去言论和行动自由的人。至于寿仙老李锐同志本人,自然也不例外。只要对这些老人的经历稍有了解,25年改革和体会落到今天这个田地,也就一目了然了。

有的故事,从后头讲更容易说明白,也能节省页篇幅。就说说我为什么担心这个会有可能开不成。那和赵紫阳的遗体差一点安放不成有一点相似。赵紫阳人都死了,绝对不会起来造反,而这些人却都活着,聚在一起万一乱说乱动起来,又有外国记者在场,那还了得!也不是我杞人忧天,你听我再说下去,就能明白了。

李锐是他那一代共产党员仍然健在的人里相当特殊的一个。他曾经做过毛泽东的秘书,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政府水电部部长,八十年代还参与过中央接班人的遴选,包括胡锦涛在内。有这样经历的人并不太少,但是像他那样具有独立人格和批判精神百折不挠和党内错误路线斗争到底而又成效卓著的人,他就是少数人之一,甚至论成果的话是唯一的一个了。他不是专业作家,也不是学者,平生大步时间有公务缠身,可是居然能有20卷著作,全集可能已经出版或即将问世。所以这次祝寿,同时又是一次对于党内罕见的在艰难条件下完成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政治使命、又在学术上作出稀有的丰富贡献的祝贺。这样说还嫌不够,因为那学术也不是一般的学术,而是把中共几十年党史的很多重要事件的真相揭示出来,做出深刻分析;对当代世界最复杂最诡秘的政治人物毛泽东的真实面目作了

可以说,他是最了解近五十年来中共党史和中国历史的一位老同志。这就是为什么我曾经认为胡锦涛在商谈前后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应该去拜访李锐和现在为他祝寿的那些老同志。因为胡锦涛欠缺的纠正是对那个历史真相的了解和认识,而李锐和那些老同志正是最能够给他帮助的人。

没见报道,会可能还是开成了,而胡锦涛也确实没去参加祝寿,那是估计得到的。为什么?因为从他上台以来的言行看,他是既不了解历史、也不觉得需要了解历史,而且,他倘若真地了解了五十年来历史真相的话,反倒麻烦了,因为那就和他得很多重大决策对不上号,驴唇不对马嘴。就说所谓“保先”,只要把共产党如何丧失其先进性、即革命性的过程了解一二,有谁不觉得他搞的那个所谓“保先”运动滑稽可笑了呢?

胡锦涛会见李锐,还有一大难处。李锐在中共16大前夕,给江泽和中央常委写过一封信,建议总结二十年来(改革)的经验教训,对六四“政治风波”必须澄清,明辨是非。指出邓小平1980年就曾指出的 中共的总病根在于权力过分集中,政治体制必须改革。必须结束有宪法而无宪政的现状,司法必须独立,“政法委必须取消。不能再一切由党内一把手说了算;不能再以党代政;不能搞变相的终身制。胡锦涛既然是大会上产生的领袖,见了面能不对那些极为重要的建议有所回应吗?李锐还指出当今领导“对毛泽东继续灶神;对党史继续造假”,这就是胡锦涛更加难以应对的了,因为他比江泽民干得还起劲。

需要告诉读者的,还有一点,李锐近二十多年来的处境,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胡耀邦在世时,他是座上宾。李锐一贯反对三峡工程,胡耀邦持异议,但后来改变了态度,还向李锐致歉。胡以后,他尚能发表文章和出书。胡锦涛一上来,就加紧了对他的压制,取消了他发表言论的所有空间。从此他就只能在香港出书和发表文章了。

2005年4月22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阅读次数:5,0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