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就怕大难临头,临阵脱逃

Share on Google+

一种新的、非常可怕的瘟疫正在非洲扩散。安哥拉,受过将近三十年内战的苦难的国家,从去年十月起,一种新的传染病病毒又在它的首都卢安达和附近地带扩散开来。病状是高烧、腹泻、呕吐和内出血。病毒通过病人身上的液体,血液、唾液、汗水和呕吐物等传染给他人。既没法预防,也没办法治疗快就死亡。十个感染者有九个要死去,还死得很快。因为很像历史上在德国的布尔格发生的一种传染病,故称为“布尔格病”。

一旦发现可疑的病人,立即隔离,绝对不准任何人接近。已经有一些医生和护士由于感染而死去。所以凡和病人接触者,都必须穿上又厚又重、多层次的防护衣,从头到脚都要封闭起来,事后还要立即消毒或索性烧掉。严重的生命危险吓得安哥拉本地的医生和护士很多人逃离了工作岗位。

20世纪科学技术有了很大发展,但是医学的进步好像并没有使人类免除了疾病的威胁。已经消灭了的传染病,如肺结核,现在又卷土重来,势头反倒更大了。20世纪最后20年,就出现了好几种人类几乎完全无力对付的传染病,象艾滋病,现在对非洲某些国家造成的威胁,几乎接近了种族绝灭的程度。

中国的的情况怎么样呢? 中国的有关疫情的报告统计,和其他统计一样是很不可靠的。前年发生萨尔斯期间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有些传染病如血吸虫病死灰复燃,肝炎的大规模蔓延,是官方也隐瞒不了的。至于霍乱、鼠疫等等恶性瘟疫,几乎每年都有消息透露出来曾经发作,被扑灭了。今年年初起流行性脑炎在不少地方爆发,至少有十六人死亡,但后来就再无消息了。此外,还不时见到地方报纸透露有些地方连续发生一些怪病:省下来的孩子,缺胳膊少腿;人说死就死了,闹不清是什么病,也查不出病因。看来多是环境污染造成。总之,住在今天的大陆,不能不提防各种瘟疫有可能在某个时候集中发作,由于医疗体系已经遭到破坏,医务人员金钱挂帅、见死不救,就叫人不能不担心一旦发生紧急情况,生命安全究竟有多大保障。

萨尔斯高潮过去以后,中共当局在疫病的防治上确实拨出很多经费。珠江三角洲的防疫站都扩大了面积、增添了设备。但是人员的状况,无论是精神道德水平,或技术操作能力,却丝毫无变。这就不行了。医务这一行很特别,在紧急情况下还就真需要一点牺牲精神。而邓氏改革开放杀伤力最大的,恰恰就是把为他人服务和自我牺牲的精神给摧毁了。就说安哥拉这次布尔格瘟疫爆发以来的情况吧,欧洲的“医生无疆界”组织首先一马当先出头组织,联合国卫生组织紧跟上来,派出医护人员和设备大力支援。原在卢旺达一家医院担任院长的一位意大利女医生已经在疗治病人中牺牲,远道而来的外国医生护士并不却步。一位医生说:“境况越是危险可怕,你就越是感到这里需要你。病人需要得到他们理应得到的无损于他们尊严的护理,这就需要有人来工作,不然,这个制度就要崩溃了。”

没有什么豪言壮语,说的都是实话。你再有钱,你的设备再先进,你的药品再高贵,但是你的医生和护士都三心二意,心不在焉,不给红包不出力,遇到危险开小差,那些钱能起什么作用呢?到了那个时候,恐怕那个“制度”也真地就要“崩溃了”。

2005年4月13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阅读次数:29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