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江泽民引火烧身

Share on Google+

1999-08-01

前些天我还在替江泽民发愁:那篇庆祝五十周年大庆的讲演,怎么个写法呢?从1950年起,共产党没有一年不犯错误,不是直接地就是间接地损害了人民的利益。轻者是一次又一次把好人定为罪人,使几千万人沦为贱民;从本人到子子孙孙几十年人不象人、鬼不象鬼;重者是索性杀人。不说死于刀枪的无数无辜者,单是1959——61年一场大饥荒,就饿死四千多万人。中共领导层欠下的这些债,江泽民又怎样向人民交待呢?

想不到江泽民又给自己出了一道新的难题:七月二十日开始的这场对于法轮功的大镇压,令全世界大为惊愕。任何一个对中国多少有些了解而神经健全的人,都不能理解江泽民何以出此一举:难道政治局那七个常委都发了疯不成?

这场运动所采取的形式,也很反常。记得1976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把天安门事件定为反革命事件之后,曾出现过类似的场面。各省市、各大军区的首脑都纷纷召集群众大会,向四人帮表态效忠,决无二心。各单位干部也必须表态和交待,与天安门事件参加者划清界线。当时我曾困惑不解:这种做法前所未有,多么反常!后来明白了,那是在四人帮濒临绝灭的时候,要求人们公开大表忠心,“坚决拥护”,正是由于他们以担心失去了拥护。现在国内虚张声势的做法甚至超过了1976年,我想动机相似。正因为镇压法轮功太不得人心,同时这个领导集团也明白人民对于他们的信任度已经很低,他们才不能不采取这种铺天盖地、五雷轰顶的做法,一是以此吓唬人民,二是希冀以压服的办法强使人民接受他们的那些观点。

回想一下历史,毛泽东都没有这么干过。毛泽东发动过多次错误的政治运动,但是他总还能找到一个名目,能说出点道道儿来。同时,人民对他还有个基本信任。江泽民这一回,则纯粹是师出无名,说法轮功构成最大的政治威胁那个说法,连不喜欢法轮功的人也说服不了,又何况几千万法轮功修炼者本身和几亿同情者?同时,江泽民也忘了算一算一道算术题:你的威望和实际权力,能相当于毛泽东的百分之几?经过五十年历史的反复训练,中国人的盲从和轻信,还剩下当年的百分之几?

当然,江泽民这样做也自有他的道理。正因为中国人已经不把这个党和它的领导当一回事了,法轮功的强大吸引力和凝聚力才格外可怕。同时种种危机又接近了爆发点。这就必须有所行动才行。面前只有两个选择。1998年他试过一个——放宽一些政治控制,企图创造一种宽松气氛,甚至搞一点政治改革。可是他又被金融危机的黑洞之大大超出意料给吓住了,担心宽松会引向更大的社会动荡,于是从十一月起一下缩了回来。这样一来他就只能走毛泽东的老路了,于是便出了这么一招错上加错的臭棋。这一步棋,很可能决定了江泽民的政治命运。也许同时还决定了中共的气数。

全世界的电视台都转播了国内焚书、销毁录像带的场景,使中国大丢其脸。这不是重演秦始皇和纳粹的戏吗?有人说,是不是什么人故意帮中共的倒忙,才出了这个主意。恐怕不是,不是早就有人说过:“上帝要让谁灭亡,就先使他疯狂”吗?

RFA

阅读次数:4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