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不只是迂腐而已——简析“儒家宪政”

Share on Google+

《纽约时报》于7月10日发表了蒋庆和贝淡宁合写的“中国的儒家宪政”,令人略感诧异。

蒋庆先生提出王道政治与国会三院制有好几年了。不过据我所知,很少有人把他的主张认真地当作今后中国的一个选项;即便在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儒学同道中,认同蒋庆这种主张的也寥寥无几。

蒋庆的主张,既不可取,也不可行。

蒋庆坚称,儒家的王道政治比西方民主更高明,因为它具有天、地、人三重合法性,而不像西方民主只有人的单一合法性。王道政治是通过三院制国会来实施的:代表天的神圣合法性的通儒院,代表历史文化合法性的国体院和代表民众的合法性的庶民院。

按照蒋庆的设计,通儒院的领袖应该是个大学者。其议员候选人应该由学者提名并考察他们对儒家经典的知识和连续性的更多管理责任的政绩而选拔,类似于皇权时代选拔士大夫的科举制。国体院的领袖应该是孔子的直系后裔,其他议员应该是大圣人或君主的后裔以及中国主要宗教的代表。最后,庶民院的议员是公民投票选举产生或者行业团体的代表。上述三院,各自独立,相互制衡。一个法案需要至少在两个院获得通过后才能成为法律;为了确保儒家传统的超越神圣的合法性,通儒院享有最终的独有的否决权。

显而易见,蒋庆这套主张是不民主的,是反民主的。在蒋庆设计的三院中,只有第三院即庶民院才是民选的,另外两院都不是民选的。通儒院是由某种类似于科举制的办法产生的,国体院干脆是世袭的。

蒋庆的理想国是政教合一,儒学被奉为国教。不但国体院的领袖须是孔子的直系后裔,通儒院更是清一色由儒家组成,并且位最高、权最重。

蒋庆设计的这套制度和现行的共产党专制制度很相似。两者都是把自己的那套学说当作整个国家的指导方针强加于国人;自我加冕,不由分说地把自己当作全国人民的当然领袖;两者都是在口头上承认民主即人民主权之外,又强调人民需要正确的引导而使自己高居于人民之上,从而否定了民主。所谓通儒院代表天意,无非是共产党代表人类历史发展客观规律的翻版而已。

不过有一点不大清楚。我们知道,共产主义理论自以为是一套普适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全世界都要走向共产主义,共产党人是要为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那么,儒家宪政是不是一套普适价值呢,抑或它只是“中国特色”?

这一点在主张儒家宪政的人那里好像有争议。蒋庆本人似乎比较强调儒家宪政的中国性,但这在理论上就有些讲不通。按照蒋庆的说法,通儒院代表了天的超越神圣的合法性,如果王道政治仅仅是“中国特色”,那岂不是说“天”竟然是有国籍的,“超越神圣”实际上连国界都不超越吗?

蒋庆的儒学宪政在现实中没有可行性。共产主义把无产阶级当作它的物质力量,而共产党则是无产阶级先锋队。在今日中国,一向被视为儒家的社会载体的乡绅阶层早已消失,蒋庆曾感叹当今中国没有什么真正的儒生。既然如此,儒学宪政的理想又是靠谁来推行呢?

按说,对中共而言,蒋庆的儒学宪政要远比例如零八宪章提出的民主宪政更激进。在民主宪政下,共产党还可以和其他政党平等地竞争,如果它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还可以执政;可是在儒学宪政下,共产党顶多能赢得庶民院,通儒院国体院按定义就不可能赢;也就是说,在儒学宪政下,共产党预先就被排除了执政的可能。

照理说,共产党应该对儒学宪政更痛恨。但有趣的是,在中共一党专制下的今日中国,偏偏是儒学宪政的主张享有比民主宪政主张更大的存在空间。蒋庆的几本书,包括去年年底出版的《再论政治儒学》(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都是由国内的官方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的。其中原因很简单:因为共产党根本不认为儒学宪政具有任何现实的可能性。

按说,现行的中共一党专制,和民主宪政固然相距甚远,和儒学宪政相距更远,因为它连民选的庶民院都没有,更没有由清一色儒生组成的通儒院和由孔子后裔领导的国体院。照理说,蒋庆和贝淡宁们应该对现行制度更不满,更不认同。但奇怪的是,蒋庆和贝淡宁对现政权的态度却并非如此。

蒋庆和贝淡宁文章原来的标题是《民主、专制和王道》,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是其修改稿,原作的结尾是这样两段话:

“当然,王道是政治理想。但是我们需要用理想来评价(激励)中国的政治进步。不是仅仅通过询问中国是否变得更加民主来评价中国的进步,用王道来判断政治进步或许更完整、更值得向往和更具文化敏感性。

而且有一些令人乐观的理由。比如,过去几年来,中国领导人不大可能通过一人一票的形式选举产生,但是如果精英选拔出来的领袖能够为工人、农民和子孙后代做得更多,如果更多的人支持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保护,那么,作为平衡,我们应该得出结论中国是在朝着更加王道的方向前进。(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564.html)

这就怪了。因为按照作者,王道政治之所以比西方民主高明,就在于它不只是有单一的合法性而是有三重合法性。那么,以王道的标准评价当今中国,就该依据这三重合法性。今日中国,别说没有三重合法性,连一重都没有;可是作者却宣称“中国是在朝着更加王道的方向前进”——只要精英(此处就是指中共)选拔出来的领袖能够为工人、农民和子孙后代做得更多,只要更多的人支持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保护。

且不说现今中共当局是不是为工农和子孙后代做了很多,是不是在保护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问题是,在这里,蒋庆和贝淡宁把他们竭力鼓吹的三重合法性扔到九霄云外,干脆给中共的一党专制唱起赞歌来了。

看来,儒学宪政论者不只是迂腐而已。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83期2012年7月2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59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