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邓小平启动改革,但葬送了改革派

Share on Google+

2001-08-22

有些事情要经过一些时间才能够认识更清楚,比方说对胡耀邦的评价,包括我本人在内,大家都习惯认为,他比较软弱,缺乏斗争精神.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件事,一九八一年发生的批判白桦电影剧本《苦恋》的那件事前前后后的过程,我们就能看到胡耀邦为什么会那样软弱,不是他本人造成的。一九八一年的春天,由军方发起开始批判白桦的《苦恋》,目标不在白桦,也不在文艺界,而是要推翻胡耀邦,这一点我们当时是不清楚的,我现在才看明白. 比方说,有一位左派份子叫黄刚,他办了一个刊物叫《时代的报告》,这个《苦恋》大批判一开始,此人就在人民日报大院里头兴奋地象发狂了一样,他特地印了一期号外,专门写《苦恋》的。他亲自跑到街头去叫买。二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他为什么这样狂欢?为什么这样疯狂,实际他企图搞一次政变,因为在还没有开始批判白桦的时候,他就给中纪委写信,要求追究《苦恋》这部的电影的背景,要求揪出后台,那么这个后台当然不仅仅是文艺界领导,而是包括胡耀邦在内,胡耀邦的地位,从他担任中央领导职务以后,从来没有稳定过,批判白桦当然后来就半途而废了。

但是胡耀邦的地位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善,就在1985年9月纪念鲁迅100周年诞辰的一个会上,胡耀邦的讲话就使大家大吃一惊。鲁迅的精神就是他敢于怀疑,敢于批判,敢于叛逆,敢于对旧势力和统治挑战,代表了知识份子中间的这样一个潮流一个倾向。可是这次会议,胡耀邦的讲话令人吃惊之处就是他一上来整个谈话就是批判知识份子中间对共产党有不同意见的人,话说得很厉害,比方说文艺界也有几种人,随时准备从共产党的背后向共产党捅刀子。这些话也是很出格的,胡耀邦也发现不对,会后把文艺界的一些领导人物找到一起,向大家透露这篇讲话不是他本人的意思,他的讲稿在中央领导人中传阅,最后改得面目全非了。大家可以想见以胡耀邦那样一个党中央第一号人物地位,按正常情况他完全可以坚持他原来的话,但是他不敢不按照修改过的搞子去讲,可见他的地位处在相当脆弱的状态。在1981年那段时间和以后的几年我们都以为跟胡耀帮作对的,跟我们这些自由派作对就是胡乔木、邓力群那样几个,他们代表的是保守思想,他们反对改革,压制言论思想自由,所以仅仅可看作思想领域和或者说政治领域里面的一件事,而没有看到他们所代表的是一个强大的官僚阶级,实际上这场斗争是为了权利和为了利益,而不仅仅是为了思想观点的问题,那个官僚阶级想利用改革的机会谋取私利,私吞国家资产。而胡乔木、邓力群他们限制言论自由,实际就是保护这种腐败,他们进一步的目的就是他们自己掌权了,他们并不是说一切改革都反对,而是要把改革变成对他们有利的事情。

而邓小平常常不是站在胡耀帮一边,而是站在保守势力一边,实际上就迁就了特权要求,终于把改革引向了邪路。1987年胡耀邦终于被迫辞职,当总书记由赵紫阳接任后不久,赵也被邓小平搞掉,这就进一步证明任何一个人在共产党中央当总书记,如果不完全跟保守派走的话,那么就会被邓小平耍掉,因为邓小平既是发动改革的一个人,同时又是半心半意,对真正的改革派领袖并不支持,以致于中国的保守派演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

RFA

阅读次数:68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