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胡温新政改进可见,人权进步尚待推动

Share on Google+

2003-08-18

从最近几个月国内的报纸上看,中国确实是有了一些新气象。尽管主管宣传的中央的部门对新闻媒体的控制不但没有放松,好像反而加强了,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从报纸上感觉到中国社会各方面在变动,政府的工作也有所改进。

最令人振奋的一件事就是由大学生孙志钢被公安人员打死的事件引发的一个的政策改变。关于农民进城的收容遣送制度,现在已经废除了。像这样由于社会自下而上的主动推动所改变政策的事,据我所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快得惊人,不到三个月,一个实行了41年的法规就给废除了。有一家报纸说:这个变化体现了一种”人文关怀”。什么叫”人文关怀”呢?也就是人道主义的关怀,把人当作人,把农民、把穷人也当作人看待。

胡锦涛和温家宝这个新班子几个月来实行的新政,几乎都贯穿着这么一种人道主义或者人文关怀的精神。7月22号,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全国各地凡是被检察院超期羁押的人,都已经恢复自由了。所谓超期羁押,就是按照法律规定,大概一般的拘留天数不能超过7天吧。超过了这个时间,就叫超期羁押。最高检察院同时宣告:一切超期羁押都是非法的羁押,也就是犯罪,检查机关犯罪今后必须要追究责任。

报纸上在这个前后还报道两起令人难以置信的超期羁押。一个是广西玉林的一位农民叫谢洪武,他这一案处于所谓”四无”案件:没有卷宗,没有罪名,没有判决,没有期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关押了28年。进去的时候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出来的时候满头白发、驼着背、失去了记忆,连话都不会说了。另一位是河北省曲阳县的农民杨志杰,被诬告,说他是杀人犯,关押了12年。

邓小平从1978年开始搞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就包括刚才说的这一类的大量的冤案。既然已经搞了20几年,怎么会还有这样的事呢?而且今后还会继续发生,没有这种保证。一面放人,一面还在抓人;一面超期关押,一面还在取消超期关押。为什么邓小平的改革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这就使我们想起了一件往事。1983年,正好是20年前,是马克思去世100周年,中共中央决定开一个大会纪念,叫周扬做一个报告,周扬就选定了马克思思想里面的精华,就是”人道主义和人的异化问题”作为中心,指出人的异化,也就是人慢慢变成非人,就是人性里的原来的一些东西被破坏了。这种情况不仅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有,社会主义里也有。这本来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苏联和中国的情况都证明了这一点。而且毛泽东思想的核心就是把人当作工具,根本不考虑人的自由、幸福和他的发展。因而为了他的政治需要,可以把人当作炮灰,也可以叫人活活饿死。正因为周扬的报告击中了这个要害,毛泽东的那些老臣们就不干了,以杀人不眨眼的王震为首,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里面,把周扬和帮他起草这个报告的王二水当作重点来狠狠打击。

毛泽东那套东西在中国虽能够行得通,也是因为我们中国的文化里面有一些东西跟它能够相呼应,我们历史上没有民主和自由的传统。几千年来,人作为一个”个人”是没有地位的,他的自由、幸福甚至于生命都是从属于别人的,可以轻而易举地拿来,为了一个和他本人无关的目的给牺牲掉,因而在毛泽东要求大家为了革命而把别人大量大量的、成千上万的人打成反革命、打成敌人的时候,把那个人的自由一下子就剥夺几十年,甚至把他的生命给消灭掉,却在社会上遇不到很大的阻力,甚至于受到欢呼,这样才造成一个荒唐的局面。

“人民”这两个字在1949年以后,叫得最响,说得最多,但是中国人作为人所必须享受的基本权利,跟别的国家相比,又被侵犯得最多。改革20多年了,还没有推动这个方面的进步,中国人仍然享受不到宪法早就规定了的基本权利,甚至于不知道自己有这些权利。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今后的进步就必定要困难重重。

RFA

阅读次数:5,75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