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破坏教育的后果

Share on Google+

2004-08-20

今年美国将要把六十万名犯人从监狱里释放出来。根据过去的纪录,这些人的半数,也就是三十万人,在三年之内会重新犯罪,回到监狱里来。有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可以打破这个恶性循环,研究人员认为,犯人在监禁期间若能接受高等教育,重新犯罪的机会就可以大大减少。过去,曾经有过一个联邦政府设置的奖学金,用来资助穷困人家和中等收入家庭的孩子接受高等教育,这笔奖学金,也可以用于犯人。但是九十年代中间,取消了这项政策。1998年还制定了一个政策,不准吸毒的学生接受奖学金,结果那一年就有十四万大学生失去了这笔资助。最近,《纽约时报》〉发出一篇社论,对这两项政策提出异议。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里提出了两个我们感兴趣的问题,一个是,为什么因犯罪受到惩罚而服刑的人,会有那么大比例的人会重新犯罪?另一个是:为什么受到高等教育之后,这种情况就会减少呢?

三十多年前,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在河南农村看到因犯罪而被拘捕的青少年,装满一卡车一卡车的,拉到县城里去游街示众。心里就想,在今天中国的监狱里蹲上几年、十几年,他们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呢?六十年代我有过一个机会了解苏联社会情况,得知他们的监狱就没有解决改造犯人的问题。把年轻人关进监狱,等于给老犯人提供接班人,出狱的时候都变成更老练的罪犯了。看来中国、俄国和美国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大概也是一个全人类的难题。那么为什么接受更多的教育就会好一些呢?有了更高的学历,出狱后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似乎是一个可以防止他们重新犯罪的原因。但是在更深的层次里,教育可以开阔人的眼界,找到人生的真正的意义,从而和自己的过去一刀两断,大概更为重要。这就使我们想到中国共产党在这个问题上犯下的一次又一次严重的罪过。没有一个大国的政府,也没有一个执政的共产党,像中共这样轻视教育和破坏教育。远的不说,就说近十几年来毫无理由地取消公费教育,一变而为由学生自己负担学费、又进而不断提高学费,迫使数以千万计的贫苦人家的孩子失学,就是一个后患无穷的大倒退。尤其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些年正是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政府财政收入不断增加的时期,完全没有理由剥夺下一代人受教育的机会。把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拿来做一比较,是非就更加一清二楚了。古巴革命成功后,受到美国四十多年的严密经济封锁,在失去苏联的经济援助以后,就更加艰难了。很长时期,人民的生活比中国1960前后的所谓困难时期还要艰难。但是,古巴共产党却既没有取消公费教育,也没有停止公费医疗,而且教育质量之高,就连美国舆论界也不能不承认超过了美国。那么古巴能够做到的事,怎么中国就做不到呢?这是根本没有道理可言的。

把广大的有为青年推出校门以外,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制造怨恨,加剧社会的分裂。不断传来的学生由于交不起学费而失学和自杀的事件,是看得见的后果,至于一时看不见的危害,恐怕还要严重得多。我们这一代人在青少年时走上革命道路,很多人就是由于失学失业。所以,共产党在教育问题上的倒退,是在为自己培养掘墓人。我们远在海外的人不能理解的是,当年铸成这个大错时,国内的知识分子为什么就没有人出来说话?对一般人可以不必苛求,但是知识分子应该懂得这一倒退将要造成的危害,也只有他们才有发言的机会,为什么就不说话呢?这个责任是难以推诿的。

RFA

阅读次数:1,9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