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Share on Google+

2004-08-31

今年这个八月,不同寻常。在北京,也许你的感觉不过是天气湿热,比往常夏天更难受。但是假如你到南半球看看,就会叫政治风景的变化给吸引住了。那就是几个国家都不谋而合地算起历史上的老账来了。智利的最高法院决定,取消以前给予前总统皮诺切特将军的政治豁免权。这个皮诺切特,在1 973年发动了一次军事政变,推翻了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社会主义者阿连德。同时在全国实行政治大清洗,至少杀害了三千多名左派人士。这个案子,直到1990年皮诺切特下台,也没有翻过来,而且,为了争取皮诺切特交出政权,当时还对他作出一个让步,给了他一个豁免权,就是不再追究他对过去行为的法律责任。又过了将近十年,到了1999年,也就是那场反动政变发动26年以后,这个案子才由一个外国政府,就是西班牙政府,根据它制定的一个法律,决定追究皮诺切特当年指使秘密警察绑架、刑讯和杀害几千名左翼人士的罪行,正式向当时正在英国养病的皮诺奇特发出了逮捕令。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几个国家的法院之间反复交涉,同时智利本国,要求惩办皮诺切特和反对惩办的人们之间也进行了激烈斗争,时间过去了五年,没有任何结果。为什么智利会有人出来保护皮诺切特呢?那是因为他在台上那些年,智利经济上有了比较大的发展,不少人得到了好处,发了财,生活改善了,就不顾正义了。这一点和中国六四以来的情况很相似,咱们这里不是也有人拥护江泽民,主张他不要下台、继续干下去吗?但是时间这个因素很重要,智利这个大案,尽管在前三十来年一直得不到解决,到了最近这几年,情况就变了。假如皮诺奇特在1999年就死了,那对他倒是一件好事。因为后来五年里至少出了两件事,对他都不利。一个是皮诺切特贪污的800万美元赃款存在外国银行这件事暴露了,他的拥护者替他说话就那么理直气壮了。再一个,前几年智利最高法院就一度决定过取消他的豁免权,但他的律师说他精神不正常,无法出庭接受审判,就搁置下来。但是去年年底他接受美国一家电视台的采访,证明他精神很正常,可以接受审判,又扫除了追究他法律责任的另一障碍。现在回头看,这件事在前26年进展非常缓慢,但到了近五年,就大大加快了。可见历史的前进速度是不一样的。

在墨西哥,一个情节不同、但性质一样的故事也在展开。墨西哥虽然也算是个民主国家,形式上也有定期选举,但是八十多年来一直是一个党在执政。1968年和1971年,墨西哥政府曾两次对学生进行屠杀,也像智利那样,这事情被当权者掩盖和拖延下来,迟迟不得解决。但是也像智利一样,历史的进程近年来加快了,上次总统选举,原来那个80年一贯的执政党失败了,政权转移到反对党手中,而反对党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纲领里就提出一定要追究那两起屠杀学生的罪行。现在,新总统已经任命了特别检察长,正在加紧进行调查、追究。同时,在立法上也有了进步。以前,总统是享有豁免权不受追究的。现在变了,可以追究1968、1971年当时总统屠杀学生的责任了。

在中国,历史的进程一直比较缓慢。1989年的六四,十五年了,一直不得纠正,而且那时候开始的历史大倒退也未能回归到原来的改革道路上来。这里面既有人们的主观努力做得不够的一面,但同时恐怕也有和智利和墨西哥相似的一面,就是历史需要给它以时间;到了一定的时候,时间的行进速度会很不一样,往往会使你惊讶得目瞪口呆。问题是那时候你也许会觉得自己对于正在到来的巨变准备得太差了。

RFA

阅读次数:1,0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