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共产主义的兴亡——波兰团结工会

Share on Google+

2019-05-30

波兰团结工会抗议活动现场。(Public Domain)

众所周知,冷战是20世纪下半叶国际格局的主要特征,同时也是全球范围的自由民主与极权专制斗争的主要表现。前面已经谈到,捷克斯洛伐克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运动以及1977年的“七七宪章”运动,基本上是知识分子反共产极权的运动;但是,1980年代在波兰发生的反抗运动,范围就大大扩展了,它从工人运动发展成了几乎是全民的汹涌澎湃的运动。这一事件是共产制度进入衰亡期的鲜明标志。

这就是团结工会运动。

推动这一运动的主要有两大因素:一是罗马天主教对波兰民众的巨大影响,特别是一位波兰人当选为罗马教皇(教皇保罗二世)后更是如此; 二是波兰共产制度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惨重失败导致工人的广泛抗议。

1980年,在波兰的格旦斯克造船厂发生了史诗般的一系列大罢工,这些罢工的后果是诞生了后来被称为“团结工会”(Solidarity)的全国性组织,它是由各个独立自由的工会自发组成的新联盟,除了经济诉求,还有政治目标。其领导人是一位多次被关进监狱的原电工瓦文萨(Lech Walesa),具有卓越的政治直觉和魅力。

在团结工会领导下,罢工向全国蔓延,政府当局被迫作了让步,承认它是独立自治的工会组织,更具象征意义的是,当局还同意了星期天的天主教弥撒向全国广播。然而,波兰的全国性危机并未消除,且日益深化。奇怪的是,不象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苏联并没有出兵干预。这是莫斯科政策开始改变的重要征兆。

约翰·保罗二世于1979年以教皇身分首次造访波兰,获得上百万人欢迎。(维基百科)

1981年,波兰危机加深,不过瓦文萨小心翼翼地不去过分触怒当局,不使情势走向摊牌。华沙条约苏俄指挥官共 5 次抵达华沙施压,在最后一次,激进的团结工会成员冲破了瓦文萨的控制,号召在政府宣布紧急状态时进行全国总罢工。于是,1981年12月13日,政府发布了戒严令,紧接着就是大镇压,反对派共有几百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不过,戒严令也使波兰免除了苏军入侵的命运。

团结工会被迫转入地下。然而,军事管制既没有使波兰的经济恶化停止,反而使其进一步加深,且又无法获得社会的支持,共产主义已经完全声誉扫地了。在戒严后期,波兰似乎象一个被内战分裂为二的国家,人们不理睬当局,秘密组织,秘密出版,罢工与示威此起彼伏,政府与人民已经完全疏离了。

在国际方面,虽然波兰经济一蹶不振,但由于政府对人民的严厉镇压,它得不到国际社会的帮助与同情。这种状况,直到1985年之后才稍有改变。

1985年,苏联政府改由戈巴乔夫执政,他提倡“新思维”,实行“公开化”政治改革,这一系列改变影响到了华沙。其进展的最高潮是1989年,它是波兰同时也是大多数共产国家最辉煌的历史性年代。团结工会再次公开化,并迅速进入政治变革过程。作为政治多元化的第一步,1989年6月在波兰举行了真正的自由竞争的选举,团结工会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不久,新的国会诞生了,这是自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波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会,它谴责了1968年华沙条约军队对捷克的入侵,并建立了调查委员会调查1981年波兰军管以来的政治谋杀事件。

1989年8月,团结工会宣布支持联合政府,同时戈巴乔夫也通知波兰的顽固派联合政府将被公正地选出。9月,由团结工会主导的联合政府和1945年以来第一位非共产党的总理在波兰诞生,从此揭开了历史新的一页,同时也是民主与极权斗争的历史性胜利。

RFA

阅读次数:8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