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尼·罗威:现在自由飞翔(张裕译)

Share on Google+

下,下,
      下毒橡坡地
         下到一森林谷底,
      下去回忆整个画面
    在一片蕨丛的红杉林里,
       最终栖于一圈树丛
    曾有个巨人站在那里。

 

就像昨夜的中国留学生
    我双眼干涩,
        显示干枯的溪床。
我去了一个"支持北京学生表演会"。
       一排大堂电视机反复播放
           那天早晨大屠杀的场景一一
           医务人员抬着血污的青年穿过火场
   一堆混乱的尸体只有死亡可能造成那样
          士兵们正扯倒"民主女神"
       一名孤单学生面对一排士兵武装。电视前的学生们看了又看,
                        眼睛干涩
                            面带震惊迷茫。

 

我下来回忆整个画面。
     我以为已听说过愚蠢才抱希望
                                    即使是绝望。
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使我希望,
            给我家园就在于他们对自由的渴望。
   现在我倚着这红杉树
       试图记住那清晰的空场
                                  正间隔着希望和绝望。

 

表演在昨晚继续
     在一个大厅里挂着横幅一一
                            停止杀戮
                                   记住英烈。
我以为艺术会让位于火爆演讲
    但是没有,先合唱,然后是男中音,女高音独唱。
       刘昕说:"天安门广场鲜血淌
                              我的心也鲜血淌
                 ’铁蹄下‘的歌由我来唱"

 

刘琼君跳起
                舞蹈
    长袖飘逸
                粉红袖衣
        流波涟漪,
                    扇动空气
     颇有古典造诣。

 

一名学生冲到麦克风前报告家讯:
     ”情况甚至比电视说的更糟。
           有人把头伸出窗外
           当兵的就把他们射杀了。
                   坦克正在碾碎学生,
            比日本人更残暴。
    打倒那些老家伙
            他们用中国人血充填北京街道。“

 

我头疼 一一积存了那么多愤怒。
        我喉咙痛一一 沉寂了那么多嘶吼。

 

然后吴玉强拿着竹笛说:
   “我整天泪流。
         看着我们人民被杀。
             看不到我们很快能自由。
         所以我所能做的就是吹奏
              谈谈自主自由。”

 

    他吹奏了一首群鸟的轻快歌曲,
            鸟们在空中鸣啼,
                    现在自由飞翔,
                 尖锐刺激。

 

            在我身下的溪床
         曲折逶迤
             就像刘琼君的长袖
         在她头上自由随意。
新生红杉树芽的新绿
           从我身后的树上发起。

 

   猫头鹰和红眼雀在空中自由鸣啼
       我回忆整个画面
           就在天安门树丛这里。

 

厄尼·罗威
1989年6月4日
(张裕译)

 

厄尼·罗威(Ernie Lowe)是美国诗人、摄影师兼作家。

英文原诗

阅读次数:4,2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