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西藏境内处境和自焚成因

Share on Google+

大家近几年都很关注西藏的人权问题,四省藏区(包括青海、四川、甘肃、云南)除云南,其它三省藏人自焚情况都较为严重。自2009年2月(藏历新年)开始,迄今已有120位(整理者注:截至2013年9月28日:121位)藏人自焚,其中104人牺牲。短短四年多的时间,600万人中有120人自焚,这个现象在现代史中极其少见。今天我想由西藏的新闻及言论自由这个角度来探讨。境内的藏人为什么自焚?他们与大陆其它一些因拆迁、不公义等原因而自焚的人不同。他们的诉求全部是关于藏民族的命运:西藏的现状,人权问题,宗教问题,自由问题,希望达赖喇嘛回国等。我读一些段落给大家听,这一封是来自四川阿坝的一位19岁的自焚藏人青年。(整理者注:曲培,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前格尔登寺僧人,遭工作组驱逐回乡当牧民,19岁。2011年10月7日在阿坝县洽唐西街与卡央一起自焚,重伤,被军警带走,11日牺牲。)他自焚前对很多藏人说:

“不计其数的军警严厉管制藏人,随意拘捕和骚扰藏人,使自己和很多藏人一样非常难受,已经有很多僧人为此献出宝贵的生命,因此也选择自焚。”

还有一位阿坝的僧人,也是很年轻,19岁。(整理者注:卡央,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前格尔登寺僧人,遭工作组驱逐回乡当牧民,19岁。2011年10月7日在阿坝县洽唐西街与曲培一起自焚,重伤,被军警带走,8日牺牲。)他临终前对亲人说:

“自己能够为西藏民族献身而感到心满意足,绝不后悔,因此,大家不要为我难过。”

还有一位25岁的年轻藏人,他和另外一位24岁的藏人一同自焚(整理者注:曲帕嘉,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5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与堂兄弟索南同时但不同地点自焚,当场牺牲。索南,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4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与堂兄弟曲帕嘉同时但不同地点自焚,当场牺牲。两人自焚前用手机录下遗嘱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MdjEDm6zH6g)他这样讲:

“藏民族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国的侵略、镇压和欺骗。我们是为了藏民族没有基本人权的痛苦和实现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我们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痛苦比我俩自焚的痛苦还要大。

在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俩不是没有考虑你们感受,和你们生死别离是迟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俩志同道合地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众生能够获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

我随意选择了几封遗书,从中可以看到藏人是为了藏民族的命运而自焚,而非个人的原因。所以在我看来,藏人的自焚是一种公众抗议行为。这与我们在香港示威,游行,集会,绝食,静坐之类的抗议活动是同样性质的。如果从言论表达的角度来看自焚,这就像我们写诗,作歌,演一齣剧,或者是进行某种行为艺术。但藏人的方式不同,他们的形式很极端。第一,自焚者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他们以自己的生命为成本。(120人中104人确认死亡,其余重伤。)第二,自焚的过程非常痛苦。在香港我们表达意见,肉体付出最大的代价也就是7月1日那天的高温会令我们流很多汗,有可能中暑。但是对藏人来讲,他们不仅要献出生命,而且是以一种极痛苦的方式献出生命。我们平常手不小心灼伤已经很痛,而藏人将自己变成火炬,这种痛苦我们无法想像。

为什么藏人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呢?我觉得第一,藏民族是一个宗教民族。他们与较世俗化的汉人不同,将信仰看得很重要。所以他们对精神的追求比汉人这样世俗的民族强烈很多。在他们的诉求中,基本都谈到了宗教这方面的问题。另外,他们是佛教徒。佛教徒的精神比较“利他”,所以他们会牺牲自己,而不是去伤及无辜。不会像有些人利用自杀式炸弹的方式抗议,使无辜的生命受到伤害。但我并不想从这个方面来谈,而是想从他们的表达自由这个角度来讲。目前西藏人权状况极度恶劣,藏人已经失去了其它任何手段去表达他们的诉求,所以他们迫不得已采用这种惨烈的、自我牺牲的表达形式。

在2009年之前,中国境内并没有出现藏人自焚的现象(境外有),但到了2009年就出现了“自焚潮”呢?我认为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有很大关系。当时北京争取奥运会的主办权,国际社会要求北京改善人权状况,尤其是藏人的人权问题。为了取得北京奥运的主办权,政府向国际社会做出了承诺。当时海外的异见团体,香港的支联会,包括流亡藏人,大家都认为2008年全世界都在关注北京奥运会,可以藉此机会发出声音,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所以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藏人有一系列的请愿、示威活动。不止在境内,境外如尼泊尔和一些西方国家也有。当时港大有一位学生陈巧文,也挥舞雪山狮子旗来表达自己对于藏人的支持。此过程中藏人的示威活动一直是和平的。但是由2008年3月10日开始,事情出现变化。

1959年3月17日是达赖喇嘛出走的日子,在此之前的3月10日,藏人为了保护达赖喇嘛,在拉萨与当时占领西藏的解放军发生冲突。所以3月10日在藏人的历史上被视为反对中国侵略统治,争取西藏自由的标志。往后每年的3月10日藏人都会举行纪念活动。2008年3月10日,藏人如往年一样举行活动。当时在中国整个藏区,前后共有一百六十几起示威活动,全部是和平示威。但是到了3月14日那天,情势突然逆转。起因是共产党的军警殴打小昭寺的喇嘛,而后藏人开始有零星的骚乱。骚乱的结果是死了十几人,拉萨市的百货大楼被焚烧。这些镜头全部都被拍了下来,媒体称为3.14事件。但后来我发现这件事很奇怪。从3月10日开始,整个藏区都有骚乱,但中共的宣传机器只截取那一点点暴乱的镜头。第二,拉萨事件是由军警殴打藏人开始,但当藏人开始反抗,中国的军警就立即撤退。其后整整一天军警“消失”了。骚乱的藏人聚集在大昭寺前的广场上,扔石头等。但骚乱的藏人一共有多少呢?我看着镜头一共数出了不到100个人。骚乱的人采用什么武器呢?最厉害的是一个人穿着藏袍,手持一把大刀,还有一些是棍棒,这又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中共知道拉萨要出事,公安,武警,解放军把拉萨围得水泄不通,这一百多个零零散散的藏人为什么不控制呢?当时百货大楼被焚烧也烧死了里面的工作人员,但是消防车四个小时都没有出动。最奇怪的事情是,政府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发生,全程一直有摄影师在录像。我觉得这些就是共产党的阴谋,他们点燃藏人的愤怒,转过头就镇压藏人。过了一年,新疆乌鲁木齐发生7.5事件,那次事件更严重。这次事件新疆当局也采取了相似的方法,故意让暴乱蔓延,不去制止。因为共产党从拉萨事件中总结了经验,要充分地暴露敌人,把和平示威有意地引向暴乱后才可以镇压他们,这样国际社会才会闭口政府由被动变为主动。

3.14事件发生后,中共媒体铺天盖地地宣传发生在拉萨的暴力事件,对藏人进行全面的镇压。3月15日这天拉萨处于全城戒严的状态,而这个戒严维持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所有旅行团不能进入西藏,当局宣布境外媒体记者为非法采访。我认为这就是拉萨的六四事件。当局大肆逮捕藏人,其中有5人被判死刑。藏人的处境自拉萨事件后完全恶化,这是其一。其二,共产党在3.14后的宣传,不仅是把西藏人民的诉求妖魔化成恐怖行为,还将这个偶发事件的责任完全推诸西藏流亡政府与达赖喇嘛。煽动的结果造成了人们对流亡政府和达赖喇嘛的仇恨,同时藏民族的文化也被抹黑。有一部拍摄于毛泽东时代的洗脑电影《农奴》,将达赖喇嘛时期的西藏社会塑造得非常黑暗,野蛮和恐怖。那时候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在西藏问题上就被误导了,而改革开放以后大家也都知道这只是一部宣传片。但是现在为了抹黑西藏,政府又开始放映这部电影。民族歧视的现象也很严重,我听说在北京藏人想住酒店,因为身分证上藏人的名字旅馆就不让住。藏人穿着藏服搭的士,被的士司不会载他。有位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因为表达了对于藏人的同情,他在青岛父母的家受到攻击。3.14事件后,很多藏人被抓,一直很关注西藏问题的作家王力雄呼吁律师为藏人辩护。但是这些律师立即受到压力,压力不止来自中国政府,有一些甚至来自中国民间,一些所谓“愤青”骂他们是“汉奸”。在西藏的矛盾本是共产党与藏人之间的矛盾,但共产党利用3.14事件,将这个矛盾转化成了汉人与藏人之间的矛盾。600万人对抗13亿人,藏人诉求没办法被听到。3.14事件后,有几位藏人青年作家在一份藏文刊物上对拉萨事件做了他们的表述和澄清。但之后这四个人全部被判刑,罪名是“煽动分裂国家罪”。还有一位歌手,因唱了一首表达其对3.14看法的歌也被抓了。事实就是如果藏人想对拉萨事件做出解释,唯一的命运就是坐牢。他们的双手被捆缚,他们的头被割断,他们的嘴巴被掩盖。但是藏人的民族意识很清醒,对自己民族面临的命运看得很清楚,所以他们的焦虑、绝望和痛苦非常深。他们表达的欲望很强烈,但所有表达的管道都被共产党封锁了,所以他们采取了自焚这种方式。“自焚潮”出现以后,国际社会非常关注,但共产党却把藏人自焚的原因归咎于流亡政府与达赖喇嘛的唆使。

香港人为什么要对西藏事件越来越关注?2008年陈巧文声援藏人,单枪匹马压力很大,中国大陆的留学生还去骂她。但是到现在,大家逐渐认识到香港与西藏的命运有相同的地方。西藏接受共产党的统治是被迫的,1950年解放军进藏,藏人被打败后被迫签订了一个“十七条协议”。这个协议的精神和《中英联合声明》的精神是一样的。第一,西藏实施民族自治,中央政府不干预。还有西藏的政治制度不改变,但后来我们看到也变了。我们与西藏休慼相关!同藏人相比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条件,我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诉求,但藏人是没有的。我们七一可以游行,我们可以包围中联办,我们可以向梁振英抗议,我们可以举起西藏的雪山狮子旗……人都是有同情心的,藏人向全世界呼救,我们香港人更加可以体会藏人的痛苦。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我觉得第一,我们要认识西藏历史的真相,人权现状的真相。然后,我们可以帮助藏人发声,传播真相。我认为共产党的政权是不会长久地维持下去,总有一天会走出历史的舞台。虽然现在的情况很困难、很绝望,我仍认为藏人应该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希望藏人珍惜自己的生命,保护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未来是属于所有争取民主、争取自由的人,这包括汉人,也包括藏人。

2013年9月13日香港浸会大学西藏研讨会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87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