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17日-6月23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4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在香港市民反送中的持续抗议中,官方媒体集体沉默,内地民众无法获知香港发生了什么。与之相反的是,习近平公晤金正恩却成为官媒极力宣传的重头戏。不仅如此,中共还严密封锁有关香港社会运动的所有信息,随意检查公民的手机及电脑,严重侵犯了公民的隐私权、言论自由权及新闻自由权。而卫小兵被行政拘留、王默遭到逮捕、徐琳被送往监狱服刑、还有余文生律师被禁见律师及张宝成被构陷羁押,每一个案例都因为言论自由和践行公民权利而获罪。

香港的街头抗争运动再次印证了自由、民主在香港社会的重要性,而近三分之一港人走上街头向强权说不的行动,表明香港市民守护免于恐惧的自由的决心和勇气。目前为止,虽然港府宣布搁置《逃犯条例》修法,然而港府并未回应民众的诉求,并未撤回法案,并未就在民众的抗议活动中警方的暴力执法进行调查,并且仍坚持“6.12的示威是一场暴动”的说辞,由此看来,香港市民守护自由的抗争远远没有结束。在中共严酷打压公民社会、强力维稳的内地,如何有效地支持香港,同时推进大陆的民主进程,是每一位献身民主人权事业的战士们不得不思考的课题。

一、香港反送中抗议未止 内地警方随意检查公民手机及电脑。香港市民于6月9日和6月16日连续两个周日逾百万人走上街头反对《逃犯条例》修法,引起国内外各界的广泛关注,然而中共媒体却鲜少报到相关消息,为了阻断内地公民了解香港市民“反送中恶法”的抗议,中共不仅屏幕所有有关香港游行的消息,还在人流集中的地方如地铁设点检查公民手机,检查甚至延至学校及公司。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都有大规模检查市民手机、电脑的违法事件发生。此外,山西省运城市公民郑斌因转发香港游行的信息于6月16日被运城市盐湖公安分局传唤并扣押一部手机;深圳公民黄美娟于6月18日被龙岗分局布吉派出所传唤,此前黄美娟多次被威胁不得再上推特;北京人权捍卫者李蔚因转发香港市民游行抗议的消息于6月19日被北京警方约谈。

王雅军律师指出,“手机短信及社交留言等内容,属于公民通信范畴,手机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宪法》第40条保护。即使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对个别公民的手机通信内容进行检查,也应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事先取得《搜查证》等相应法律文书才能进行。”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之下,随意检查公民的手机及电脑,不仅侵害了公民的通信自由权利及隐私权,也侵害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及自主获取信息的权利。

二、维权人士卫小兵被行政拘留。四川籍维权人士卫小兵(网名十三亿)于6月18日下午被湖州市南浔区双林派出所传唤后与外界失联超过20小时后,被行政拘留15天,送往湖州市拘留所关押。办案的派出所的说辞是:不是他们办的案,不知道是什么罪,只是奉命抓人,拘留通知书上未注明因何事由而处罚卫小兵。知情者透露卫小兵是因为涉及香港反送中言论被拘留,卫小兵可能是目前为止获知的因涉香港示威游行言论首个被拘留的活跃人士。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头七”当晚,卫小兵等维权人士在广东省江门海边举行祭奠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获取保侯审后,卫小兵仍受到严密监控,随后在广东惠州的工厂被无故查封,四川籍卫小兵不得不离开生活多年的广东。

三、曾因支持香港占中运动出狱不久的王默再遭逮捕。因支持香港占中运动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4年6个月的江苏人权捍卫者、南方街头运动行动者王默,出狱仅一个月再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目前王默已被以同样的罪名执行逮捕。2019年4月2日刚刚走出监狱大门的王默,仍坚守宪政民主理念,5月14日疑因支持被抓捕的人权律师陈家鸿被刑事拘留。王默因在广州等地拉横幅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支持香港市民争“真普选”而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半。

公民坚守良知被控“寻衅滋事”,这是对法治的亵渎。王默刚刚出狱一个月再遭到抓捕,说明当局为了维护专制政权,不会对反抗者有半丝的宽容。

四、余文生失去自由535天未获律师会见,妻子许艳再次发声。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失去自由达535天,期间一直未获辩护律师会见,许艳再次为丈夫余文生发声,呼吁当局不要对余文生酷刑,依法办案,并立即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余文生因发布“修宪公民建议书”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及“妨害公务罪”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余文生律师因发布修宪公民建议书获罪,在被羁押的五百余天里,遭受了禁止律师会见、秘密开庭。余文生一案涉及到言论自由权被剥夺、律师会见权被剥夺、司法救济权被侵害、家属旁听的权利被剥夺,家属的知情权被剥夺,通信权被剥夺,等等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害。

五、北京人权捍卫者张宝成终获律师会见。5月27日被以涉嫌“涉枪”为由遭到抄家的北京人权捍卫者、公民运动行动者张宝成,于28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日前在律师会见后得知,警方抄走了张宝成的2台电脑,4部手机。在审讯的过程中,警方重点审问涉及到张宝成的网上言论及帮助黄琦母亲的具体细节。

2018年12月,黄琦80多岁的老母亲到北京为黄琦的冤案上访,热心的张宝成为黄琦的母亲提供住处,并在生活上照料老人,不想这却成了警方眼中的“罪状”。

六、因言获罪的徐琳被送往佛山监狱服刑。被广州市南沙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的徐琳,于6月5日被送往佛山监狱服刑,因给家属的入监通知书上注明“一个月内不安排会见”,故徐琳被抓捕至今家属未获准会见。2017年9月26日徐琳被抓捕,家中的电脑、手机、书籍及记录本等被抄走。抓捕徐琳的直接原因是他与刘四仿合作制作了许多以人权法治为内容的广受大众欢迎的民运歌曲。起诉书中指控的主要“罪证”与其创作的歌曲及发表的文章及言论有关。

言论自由是一切权利的基础,在互联网时代,想完全统一意识形态,压制公民自由表达,是根本行不通的,抓捕控罪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七、郑志鹏:我将面临长期被非法剥夺自由。6月13日起我完全被地方控制人身自由,由惠州市良井镇政府工作人员、便衣公安、社会人员交替看守,把我控制在家不准出门; 6月15日我拿相机到家门口质问夜班的社会人员,被他们围殴好几分钟,导致头、脸几个地方肿起,脸也被划伤……报警后反被带走变成被传唤整整23个小时期间内:惠阳区公安分局和良井派出所、良井政府等还对我家进行地毯式搜查抄家。我郑志鹏因为维权触动了地方与当权者利益,从而一直被地方重点打击迫害、高压管制将近12年,全家人长期饱受牵连,无人权无做人的举报权利……

郑志鹏的遭遇反映出公民在维护自身权益的过程中,基本人权遭受进一步剥夺的现状。郑志鹏的案例让我们看到,大多数的上访维权后不仅被侵害的权利依然得不到,人身自由及财产安全等基本权利反而因维权被剥夺,上访维权者面临的普遍困境,再次说明中国法治、人权的缺失。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7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