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千里寻夫第二季情况通报:临沂监狱明确告知,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4日星期一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6月24日,本网获悉: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和抗争,今天上午9:53,李文足从会见室出来带来这个信息。临沂监狱明确告诉李文足,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

昨天李文足发布了“千里寻夫第二季 #第二回”公告

“基于临沂监狱公布的,会见室装修结束日期是6月20日,我们709四姐妹本打算今天一起去临沂。但珊珊姐这次面临搬家,不能一起前去。她为我们打气,说她会一边干活儿一边关注我们发出的所有消息。
明天就是24日了,临沂监狱到底让不让我会见,明天就知晓了。
临沂监狱,明早见!

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2019年6月23日”

据悉:山东临沂当地政府雇佣了一批流氓混混准备了九辆车,几天前开始在监狱后面为强拆造势恐吓民众。今天直接把他们调来对付709家属。 图一二三中的白衣男子上了图四消防车里。今早他们一群大男人,围攻李文足她们,十分无耻。

虽有流氓骚扰,李文足还是进了会见室。李文足从会见室出来说:临沂监狱明确告诉李文足,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王全璋和李文足的儿子全全说见到爸爸时,要问他吃了什么。

李文足介绍说:“上个月我们在临沂监狱要卡号给全璋存钱,临沂监狱的说辞是:全璋的卡号银行还没办好。今天的说辞是:要密码。他们就是耍流氓呀!”

从这个情形看,现在在监狱,如果不认罪,购买食品可能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即:几乎不能买食品。这是一种变相虐待。

对王全璋律师的狱中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经过不懈抗争 李文足获准将于6月28日探视王全璋

2019年6月24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709案遭到抓捕的王全璋律师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判,判处四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019年4月29日王全璋被移至山东省临沂监狱服刑后,其家属前往监狱会见被以“会见室装修”为由阻止。6月24日,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一行再次到达临沂监狱,24日上午临沂监狱明确告诉李文足,6月28日可以会见王全璋,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

李文足在临沂监狱外遭到不明身份人围攻骚扰

王全璋自2015年7月9日被抓捕至今,家人无法自主获知他的任何消息,家属为其聘请的律师无一获准会见,连法庭开庭家属都未被允许参加旁听,得知王全璋被送往临沂监狱后,5月份李文足依法前往监狱要求会见却被无情拒绝。四年来,王全璋律师的处境一直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在临沂监狱会见室外面的一份会见安排表上,监狱方并未注明王全璋的监区,虽然表格上显示监狱会见室可以会见了,但是监狱方却对王全璋的父母讲:王全璋的会见,等监狱电话通知。

为了尽快见到丈夫,李文足于6月20日曾到司法部抗议,控告临沂监狱及山东省司法厅违法剥夺家属与王全璋的会见权,并要求司法部监督和纠正山东当局的违法行为。

王全璋被抓捕后,李文足开始了漫长而艰难的救夫行动,四年来,李文足一直未停止过为丈夫奔走呼吁。数十次往返于北京-天津,从公安局、看守所,到检察院、法院,呼吁、控告,寄出的300余封控告信如石沉大海。在为丈夫的奔走呼吁中,李文足遭受过监控、软禁、绑架、逼迁、脱衣检查、死亡威胁等迫害。李文足的坚持、勇敢使她荣获了由“中国公民运动”颁发的2017年“杰出公民奖”及美国艺术家团体颁发的2018年“捍卫言论自由奖”。经过四年来不懈地抗争和努力,李文足终于有望于6月28日探视丈夫王全璋。

李文足临沂会见王全璋继续遇阻

【民生观察2019年6月24日消息】“709案”王全璋律师遭政治迫害被判四年半后被送到山东临沂监狱服刑已有近两个月,但监狱方一直拖延回避家属的会见要求,继5月20日一众“709”家属求见不果之后,今日(6月24日周一)家属们再次去到临沂监狱要求探视,不过继续遭遇阻拦,狱方最终答应家属李文足称6月28日可以安排会见。

根据公开发出的消息显示,去到临沂监狱现场的王全璋家属包括妻子李文足、儿子泉泉以及姐姐王全秀,陪同前去的还有‘709’家属王峭岭和刘二敏,而原本准备一起前来的另一“709”家属原珊珊则忙于因发生突如其来不可描述的租房逼迁而未能成行。

据王峭岭介绍,一众家属在清晨六点不到就已去到监狱北面的围墙外,如上次(5月20日)一样,对着墙内高喊“王全璋”的名字,希望王全璋律师能够听到。同时呼喊的还有王全璋律师的儿子泉泉,似懂非懂的泉泉只知道爸爸王全璋被关在高墙内,只会用稚嫩的声音喊着“爸爸,我来了”,并在被问到见到爸爸想说什么时,泉泉表示“想问爸爸(每天)吃了什么”,令在场人士感到心酸。

据称家属在监狱墙外呼喊时,现场突然聚集由七八名便衣人员装扮成的普通老百姓,对家属的呼喊进行阻止,并以“扰乱秩序”的罪名进行恐吓,遭到家属们的无视。随即便衣出动多种手段进行干扰,并在向同伙暗示是否带铜锣时露出马脚,引来家属们的爆笑。

从王峭岭提供的现场视频可以看到,便衣人员先是敲打特意带来的铜锣以干扰、掩盖家属的呼喊声音,不过效果平平,随后又用扫马路的方式想驱赶家属离开,但遭家属怒斥而未能成功,其后便衣人员又出动消防车对天洒水以及街道洒水车对路面进行冲洗,以达到驱赶家属们的目的,可惜未获成功。

八点多,家属们呼喊过后去到监狱的会见室,由监狱方张贴的会见安排列表可以看到近期的会见安排。不过李文足至今未知王全璋被安排入住哪个监区,连当初王全璋姐姐王全秀收到的监狱通知书上都未写明王全璋在哪个监区,因此无法对应会见日期。

不过在李文足与监狱方交涉后获得最新答复,监狱方答应李文足,在6月28日可以安排会见王全璋,不过监狱方强调“具体时间段提前两天再通知”。而王全秀指,当局于早前告知王全璋父母“王全璋的会见,等监狱电话通知”。

李文足表示,鉴于出狱未满四个月的江天勇律师健康恶化的消息,看到江律师脚肿的像馒头的照片,我们真是担忧,希望他能马上得到医治。不由得想到被关押四年不见的王全璋,他的身体状况一定有很严重的问题,这就是临沂监狱违法阻止我会见王全璋的原因。

而网友刘先生认为,临沂当局和监狱方的手段有些自相矛盾,既然28号可以安排会见,那么24号为何不可以,而答应28号安排会见却还要加一个“再通知”的伏笔,似乎有绕圈子的味道,普通一个家属会见竟然整得如此复杂,究其原因应该是与王全璋在羁押四年里因受酷刑折磨而导致面目全非以及健康存有严重问题有关,因此对此次监狱方的会见承诺有所保留。纵观王案,从以前的天津第一看守所到现在的临沂监狱,它们一直以来极力回避的问题就是不让家属会见,害怕王全璋会将遭遇公诸于世。而王全璋开庭前曾点名律师进行会见,但可惜律师未能成功将所见所闻公开。

阅读次数:79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