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四年努力 李文足首次在监狱会见丈夫王全璋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8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2019年6月28日下午2点,在经过四年的漫长等待后,李文足终于见到了被关押在临沂监狱的丈夫王全璋,这是自2015年7月王全璋被羁押以来首次获准会见。

李文足与709案的妻子们根据临沂监狱电话通知到达临沂监狱会见室前,却遭现场100多名便衣和不明人士各种干扰和阻碍。陪同李文足的709家属王峭岭介绍了会见前的现场情况:临沂监狱北大墙外,刚一下车,见超市门口大多是便衣,还有便衣雇佣的人。临沂监狱门口,上百便衣,拉警戒线,便衣用雨伞挡住摄影记者和我们的手机镜头。把一个记者搡到地上殴打。闸门后站岗的狱警吼李文足:没到时间呢(下午两点)!站到后面去!要不取消你的会见资格!

李文足与6岁的儿子及王全璋的姐姐终于如约见到了王全璋。短短的30分钟会见结束后,李文足表示见面后对王全璋的精神状况更为担忧,她形容丈夫性情和外貌大变,情绪焦躁,面色发黑,非常苍老。会见中王全璋担心李文足及儿子的安全,并嘱李文足未来两个月不要再来探监。

709案遭到抓捕的王全璋律师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审判,判处四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019年4月29日王全璋被移至山东省临沂监狱服刑后,其家属先后两次前往监狱要求会见被以“会见室装修”为由阻止,直到6月28日王全璋在被羁押、隔绝四年后终于与妻儿、姐姐首次相见。

王全璋被失踪4年消瘦苍老,家属终于成功见面

6/28/2019

(中国山东6月28日)涉709案件的北京律师王全璋4月底被转移到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直至周五(28日)家属才成功会见。李文足形容丈夫消瘦苍老,表现恐惧焦虑似受到威吓。此外,监狱外如临大敌,百多名便衣戒备。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儿子王广微,以及胞姐王全秀,周五即6月28日下午在临沂监狱终于获准与王全璋会面。

李文足会见后表示,整个会面过程,王全璋状态特别不好,他表现得焦虑、紧张及很恐惧,没法平静谈话,他很担心妻儿的人身安全及儿子的上学问题,她要不停安抚丈夫,没机会问及他是否受到酷刑,而且整个会面过程,王全璋旁边坐着一个警察全程做记録,另有一个拿着摄録机拍摄,他们后面则站着5、6名警察。

她又指,4年没见丈夫,他有很大改变,以前说话很温和,从未对她大声说话,他们夫妻关系很好,现在他表现急躁,当局可能用妻儿的安全来威吓他,令他非常恐惧。此外,王全璋看过她上访及前两次来监狱的视频,他很担心妻子被抓,她安慰丈夫所做的事情在法律之内,当局让他看这些视频的目的是为了唬吓他。

李文足说:“我丈夫王全璋表现很紧张,他很焦虑、很恐惧,他有恐惧在里面,不停地说担心我的安全、担心我被抓,然后担心我不好。我就一再跟他强调,我跟孩子很好,你放心,不管我怎么说,他就是不相信,就是担心害怕。他现在完全不一样,我想他肯定备受他们的威胁恐吓,他们拿我的情况、孩子的情况威胁他。”

她又感慨,自2015年6月8日与王全璋分开后,日日盼望与他见面,这4年多的过程很是煎熬,,但今天见到他这个状态,没办法跟他平静沟通,这是很悲伤痛苦的事情。见面之后更是担心,当局怎么把他变成这样。

此外,临沂监狱门口有上百名便衣,并拉上警戒线,陪同李文足等人到现场的709家属王峭岭,用手机拍摄监狱外的情况。她在推特指出,便衣用雨伞挡住摄影记者和她们的手机镜头,并把一个记者搡到地上殴打。

另一名709家属向本网指出,今天临沂监狱门外,手机全部被屏蔽,外界没法打通他们的电话,他们发视频上网也要离开监狱附近。据知,李文足等人坐小车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很多不明身份的人,然后李文足到会见室交涉会见的事情,期间警察好像有些拖延,她在现场告诉大家关于王全璋的情况。大约2时多,会见室的门打开,他们排队入内,李文足等人又被不明人士干扰,其后才进入会见室。

2015年7月,王全璋被警方抓走。2016年1月8日,他被天津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同年 2月14日,被以颠覆罪起诉到法院,关押期间怀疑遭到酷刑。2018年12月26日,案件在天津巿第二中级法院不公开开庭,今年1月28日,王全璋被法院判刑4年半、剥夺政治权利5年,由开庭到宣判,家属均不准旁听。此外,其妻李文足备受监控,并逾30次到北京最高法院控告丈夫被迫害。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杨淇报道)

历时四年李文足终见王全璋

【民生观察2019年6月29日消息】今日是周五6月28日,距离2015年7月已历经足足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李文足在苦苦等待以及坚韧抗争四年之后,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丈夫王全璋律师,一起会见王全璋的还有儿子泉泉以及王的姐姐王全秀。

据李文足事后透露,王全璋律师身体表象未见大碍,腿脚行走也正常,讲话的声音亦如旧,只是略显苍老憔悴,与年龄明显不符。

根据王全璋自述,监狱方面提供了李文足上两次去临沂监狱要求会见的视频,同时当局还将李文足以往多次前往相关单位控诉的现场视频供王观看,令全璋律师胆战心惊,十分担忧妻子及其他家属的安全问题。

王全璋律师见到四年未见的妻子和泉泉很高兴,深知自己不在身边妻子与儿子的诸多不容易。不过眼前的一切,令全璋律师满脸愁容,言辞显得格外紧张和急躁,并举例称“某某人就是因为要求会见丈夫被抓的……”,并叮嘱李文足今后无需再来,要姐姐王全秀前来会见便可。全璋律师一味担心万一妻子被抓的话,孩子如何处置的问题,并伴有指责李文足四处上访的言辞。期间虽然李文足多次告诉丈夫,无需为自己担心,但全璋律师忧心始终无法改变,嘱咐妻子“不要与她们在一起了,在家好好照顾孩子”,并表示“别管他了”,整个过程的表现比较惊恐。

而中午过后李文足等人在监狱外面等候期间,当局出动百余人戒备,包括便衣国保、制服人员以及为数众多的不明身份人士。从同行家属王峭岭提供的视频可见,几十个不明身份人士发型、着装等大致相同,且个个壮硕彪悍,将家属团团围住,并用雨伞故意遮挡拍摄。期间有随行拍摄的媒体记者在拍摄时被不明人士拉出人群推跌,五六名男子对其拳打脚踢数分钟,所幸伤势较轻。

据悉,李文足是在昨日(27日)上午近九点收到临沂监狱工作人员的电话,表示28日下午两点可以会见王全璋。而当日上午十一点多,正在山东老家的王全秀接到警方电话,声称当日下午两点可以会见王全璋,要求王姐尽快赶去会见,否则以放弃会见论处,令王全秀气愤不已,认为警方捉弄刁难家属。不过据事后分析,不知是否监狱与当地警方的沟通出了问题,才出现此乌龙事件。

而“709”另外两名家属原姗姗以及刘二敏原定在27日时陪同李文足一起前往临沂监狱,但二人相继遇到人为阻滞。

原姗姗最近遭到逼迁,连续几日租房遇阻,中介指公司接获指令,要求不得租房予谢燕益和原姗姗两夫妇。租约到期为6月30日,目前原姗姗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可能最后只得入住酒店暂时栖身。

刘二敏则被北京警方带走强迫旅游,据称旅游至少一周。27日上午八点不到,石景山区公安局国保派出十数人堵门,并有其中一名国保未经同意强行入屋,威胁刘二敏不准前去临沂,遭刘二敏拒绝,最后多名国保要求带刘二敏外出旅游。

网友刘先生表示,从李文足透露的情况来看,王全璋这四年里历经了地狱般的迫害,应该说是被足足折磨了四年,表现的恐惧感已经无法形容,因为恐惧所以很担心妻子的安全,因此也不难理解当局为何一直不准律师及家人的会见了。如今李文足见到的模样可能算是四年里最好的状态,也可能是半年里最不坏的羁押状态了。邪恶的中共几十年来惯用血腥残酷的暴力压制异议或抗争人士已是全球皆知,不惜一切继续维持血腥统治奴役中国是中共的唯一目的,什么人道、法律、国际公约等等都是无需考虑的问题,不过邪不能胜正,末日终究不会迟到。

阅读次数:1,7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