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临沂监狱偷偷摸摸要干什么?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4日,我跟文足终于从临沂监狱得了个准信,说是28日可以会见全璋了。当晚我高高兴兴回到五莲县。

第二天(6月25日)下午,我告诉父亲这个好消息时,72岁的老父亲,支支吾吾起来。说了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临沂监狱避开我们,跟五莲县政府的人合伙,在25号上午,偷偷用车把我老父亲接到临沂监狱,会见了王全璋!!

临沂监狱这是要干什么??

我觉得临沂监狱肯定有鬼,但是我说不清哪里有鬼。我也不敢告诉文足老父亲被监狱接走会见的事,怕老父亲的糊涂行为伤了弟妹文足的心。

27号,临沂监狱突然又通知我先去会见全璋。我真的炸了:临沂监狱到底要干什么?先是我那耳聋眼花的老爸,后是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姐姐,好像就是要避开我弟妹李文足!!

我觉得老父自作主张跟着监狱的人走了,已经错了。我不能再错。就在27号中午,我告诉文足老爸被监狱骗走会见的事,我坚决要跟文足一起在28日那天会见。

期盼了4年,28日下午,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弟弟王全璋。真相大白了—–我明白了临沂监狱为什么偷偷摸摸了!

王全璋,脸庞黑瘦黑瘦,一个原来头脑敏锐的律师,竟然要照着稿子和我们说话!他见到我们目无表情,没有一点喜悦。四年了,他不想念他的老婆孩子吗?不想念他的感情深厚的同胞姐姐吗?

他原来是一个多么重感情的人啊!他以前每次回老家,要是见不到我,就会对我这个二姐向家人问长问短;他以前看着泉泉时,目光挪不开,眼里都是满满的爱。

全璋呆呆地说他血压高,以前吃降压药,现在都好了,不吃了。我问他血压多少,他说90—130几。我说谁告诉你这是高血压啊,他一听就非常的烦躁,一个劲的强调他现在不吃药了。他好了。他什么都好!监狱很好,看守所很好!

他说他说有加餐,有饺子吃。我问他还有啥加餐?他竟然回答不出来,挠头,却异常烦躁、焦虑,嗯嗯啊啊半天,后来发怒了,说:监狱很好,很好,不是你想的,你没在监狱待过!然后他呆住,竟然不知道和我说啥了,僵在了那里!弟妹文足接过电话,安慰他,慢慢地他才平复了。

我的弟弟全璋怎么了?这就是父亲说的25号所见到的,身体很好的王全璋吗?

我父亲72岁了,耳聋,眼花的,他能看出啥异常啊?

临沂监狱跟五莲县政府的人把我老父亲偷偷地弄过来,难道是想借我父亲的嘴,说出王全璋身体“很好”?

监狱企图把我们一家人分开3次会见,五莲县公安局警察还威胁我:今天你要是不去,就取消你会见资格!

全国一盘棋对付我们家属会见王全璋,到底为什么?

终于见到我弟弟了,答案出来了。

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
2019年6月28日

阅读次数:1,3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