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王全璋的亲笔回信失踪了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28日,在临沂监狱会见全璋时,我着急的问他收到我的信和照片了吗?

全璋说收到了。然后他问我:“给你的信收到没?”

我不敢问全璋那两封奇怪的回信,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写的信?”

他说是6月份写的,是寄到搬家的新地址,信里交代我了很多事。

我告诉他没收到这封信,我说等一会儿出去了我问问监狱。

我以为那封信会走的很慢,要经过监狱一级一级的审查,所以我就再等几天。 可是,都进入7月份了,信还是无影无踪。

今天下午,我打通了临沂监狱的电话,接电话的人说:“我不清楚这件事,你找邮局吧!”

我说请他帮忙查询一下,信有没有送到邮局,你们监狱是有登记的。

那个人给了我一监区的电话05398391910,我拨打了几遍电话,无人接听。

我是5月3日给全璋寄的第一封信,间隔6天就收到“回信”。5月11日我寄出了第二封信,12日就收到没有名字、没有日期的”回信”。5月12日,我给全璋写了第三封信。没有回信。

第四封信是6月12日寄出的,写上了新家地址。全璋说是6月份给我回信的,22天了,这封全璋的亲笔信,为什么迟迟不来呢?

李文足
2019年7月4日

王全璋、李文足书信往来再现蹊跷

【民生观察2019年7月4日消息】本网从李文足处得悉,王全璋最后一封家书寄出已逾半个月,但李文足至今未获,此次书信往来再现蹊跷是继5月时发生书信乌龙事件后的最新一次。

据李文足介绍,6月28日会见王全璋时有谈到书信的问题,王全璋表示李文足写给他的信件及照片悉数收到,并在6月中旬收到最后一封李文足的信件后马上寄了回信。不过,未知何因至今尚未收到那封王全璋口中已寄出超过半个月的家书。

根据已公开的信息显示,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在5月2日晚收到山东临沂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得知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被移送到临沂监狱服刑,李文足在得知消息后随即按照通知书上面的地址给王全璋寄出第一封信,在六天后收到了署名王全璋的回信,不过当时李文足直呼书信有多处问题。5月11日,李文足再次寄出第二封给王全璋的信,不过在事隔不足一天后的5月12日,李文足便收到了回信,但信中没有署名和日期,并自称已收到回信(5月11日那封信),令人觉得诧异,书信往来的速度堪比电报。5月12日,收到第二封“全璋来信”的李文足随即寄出了第三封信,不过未有回信。6月12日,搬完新家后的李文足向王全璋寄出第四封信,并附上新家的地址。

李文足称,6月28日会见王全璋时得知丈夫能够收到她的书信和照片,但由于不甚方便,因此未追问最初两封回信的蹊跷之处。不过,王全璋声称在6月中旬收到李文足的第四封信后随即按照新地址进行了回信,并称在信中交代了妻子很多事,但该信寄出至今已超过半个月却未见,觉得有点奇怪。

今日(7月4日)下午,李文足拨打临沂监狱电话要求查询王全璋书信一事,但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清楚此事,要求李文足前往邮局查询。李文足以监狱服刑人员书信往来均有登记为由要求查询书信是否已送邮局,工作人员以无法查询为由向李文足提供了王全璋所在一监区的办公室电话,不过李文足拨打几次都未有人接听。

有分析认为,王全璋的书信被审查是显而易见的,普通服刑人员都是如此,王更无例外。由于王全璋近四年时间几乎未获准会见律师及家属,并且按照6月28日李文足会见之后表述的王全璋情况来看,王几年里被酷刑和折磨是铁定的事实,只是会见时无法一一向妻子透露,再结合其他情况来看,王全璋同样遭受了如已释放的“709”案李和平律师等人揭发的“喂药”事件,因此王全璋的书信是当局必须严格审查的东西,以防太多罪行被披露。

阅读次数:74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