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尼赫鲁人生哲学的启示

Share on Google+

萧功秦论评 2019-06-20

今天我作为研究生班主任,给全系刚入学的研究生新生讲了几句话。以下是谈的内容。

我今天要与各位谈几点人生的感悟。前几天我看了有关尼赫鲁的电视传记片,其中有一句尼赫鲁关于人生的话,可以给我们很深的启示。他说:

人生如同打扑克,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会发到什么牌,但如何玩这些牌,却决定于一个人的自由意志。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每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拥有什么可以运用的资源,这并不取决于自己,也不能由自己决定。第二层意思是,如何运用这些资源,则完全靠自己。中国人有句古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过,尼赫鲁的这句话并不是同样的意思,而是说,一个人的主观能力可以把自己客观上拥有的资源与条件,发挥到最大程度,甚至可以很大程度上改变自己的命运。

接着,我就谈了自己的人生体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在高中毕业时,由于社会关系与出身,虽然高考取得高分,但仍然无缘进入大学,被分在上海郊区一家工厂里做机械工人。一做就是十二年。可以说,出身不佳,这是我人生最大的坏牌。但我却有另外一些好牌,我在中学养成读书求知的毅力,还有对知识的由衷的热爱,这种热爱强烈到可以从求知中获得陶醉感的地步。

另外我还有偶尔得到的另一张好牌,那就是我被分配在电镀间,那里只有我一个人,放进电镀池的镀件往往要八小时后才可以取出,这样,我每天上班时就有相当充足的时间,去自由去读书。在工厂生活十二年期间,我用活页纸记下了百万字的读书笔记,从中得到综合性的学术自我训练。在文革那个暴风雨的特殊时代,郊区的工厂却如同一个相对宁静的港湾,我自信那些年中所看的书要比大多数正规大学学生要多得多,因为他们在文革中不能读书,我则属于“领导阶级”中的一员,没有人限制我读书。

另外,我还有一个优点,在我青年时代就是喜欢广交朋友,凡是有学问的,我都会上门请教。后来,在1978年投考研究生的关键时刻,我的朋友与老师都为我提供了机会与帮助:复旦经济系的老教授伍丹戈先生让我读到他的许多藏书,南开大学的著名历史学家郑天挺教授鼓励我去投考他的研究生。上海师大历史系的一位中年教师为我提供了模拟考题,复旦历史系资料室的一位青年管理员把萧一山的《清朝通史》借出来供我复习用。

后来,命运开始向我微笑:1978年秋,我考上了南京大学历史系元史研究生,虽然我没有读过大学本科,连大学课本是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入校后我才发现自己是南大历史系十名研究生新生中唯一的自学者。我的经历可以说明,每个人的一生都可能会发到一些坏牌,也会有一些发到你手中的好牌,但如何玩这些牌,却取决于我们自己。我们的自由意志可以尽最大可能发挥作用。

我还要举另外一个例子,不久前,我看过这样一部纪实片,说的是海南一家普通农民,父亲炸鱼失去一支手臂。家里的老二当了家,天天出外打鱼,不但养活了全家,而且还在经济上资助哥哥读到中专毕业,让他在在北海城里找到个城里人的工作。这个老二又购了一个旧的大船,打的鱼多了,于是讨了老婆,养了个女儿。三岁的女儿还报上城里的户口。后来他还从别人把活鱼放养在自己的大船里得到启发,于是做起了在海上购鱼后拿到北海去卖的生意。于是这个家越来越兴旺。

在纪录片结束时,他的哥哥请一些同事来到自己的老家,说自己的弟弟把那么大一个家撑起来,让自己读书,他说他心里很是内疚,今后自己一定要报答弟弟。他说得是那么朴素,我也很感动,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渔民的故事。我之所以特别感动,因为我也有过这样类似的奋斗的经历。

让我再回到尼赫鲁的那句话上来。说实在话,这个渔民的牌并不算太好,但他却能最充分地运用了自己的已有资源,使自己比别人过得好了些。从旧的小渔船换成大一点的海船,从自己打鱼到收购别人的鱼,又到用海水放养。所有的资源都是现成的,但却是都被充分利用起来了。

其实,每个人一生都是这样。上天对每个人都差不多是公平的,上天让你有一个聪明的头脑的同时,很可能让你的身体不那么健壮,让你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同时却让你有一个好嗓子,让你天生精力充沛,却同时有一个坏脾气。让你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却让你身体先天不足,等等,成功者就是善于利用自己分到手中的牌,并运用自己的自由意志来组合手中的牌,并在决定时刻出合适的牌的人。

(附记 有一次,看电视主持人对一位八十八岁的老格格的访谈。这位老人在监牢里度过了十五年,但出狱后仍然那么乐观,她说的一句话很好,大意是一个人的命运只能决定他的人生的一半,另一半由他自己来决定,她的意思是,让她进监狱,这是她所不能决定的,是命运决定的,她违抗不了,但在监狱里如何生活,却决定于她自己。她在访谈时,她会欣赏同牢一位聪明的狱友,说到这位狱友如何聪明时,她自己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这种状态真好。

(2002年思想日记)

阅读次数:4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