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是时候“鸣金收兵”吗?

Share on Google+

笔者于2014年12月曾写过一篇文章《鸣金收兵》,想不到现在又要再写一次。

文中引史书记载的例子,说明“鸣金收兵”之必要:

“鸣金收兵”者,即用敲锣等发出信号撤兵回营,荀子议兵曰:“闻鼓声而进,闻金声而退。”

《水浒传》第九十七回:“卢先锋兵到,见孙安勇猛,卢先锋令鸣金收兵。”(遇上强敌时应撤退)

《三国演义》第六十五回:刘备“恐张飞有失,急鸣金收兵。”(恐我方遇险时应撤退)

《说岳全传》第七十五回:“将近宋营,亏得宋营军士鸟枪喷筒,强弓硬弩,飞蝗一般放来,粘得力等只得鸣金收兵。”(敌方出手凶狠毒辣时应撤退)

《说岳全传》第七十七回:“恰遇陆文龙抄出后边,山狮驼,连儿心善二人正遇着,又杀了一阵,各自鸣金收兵。”(遇敌方奇兵突袭时应撤退)

笔者结合香港目前局势加上一条:(与强敌作战而获得稍胜之后,应鸣金收兵而撤退)。是的,我带着矛盾挣扎的心情,悲痛地,恳切地劝告香港市民,是时候鸣金收兵了。我指的是主动停止“反送中运动”的大型游行集会及冲击行动。

泛民主派提出的“撤回修例”、“林郑下台”、“撤销暴动定性”、“释放示威者”、“彻查612 镇压”共五项诉求中,第一项是运动开初提出的最原始诉求,也就是运动的目的,其余四项只是在运动发展过程中加添产生出来的。运动至今,第一项诉求事实上己经取得成果,这是在建制派议员掌握绝大多票数的危急情况下取得的。无可否认,我们的确己经成功阻挡了恶法的通过而达成目的,恶法将会慢慢地消失,正如练乙铮所说:是小胜。

这次反抗运动,由“民间人权阵线”组织的一次又一次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游行,十多万人,百多万人,二百万加一人,五十五万加三人,一片片的人山人海挤满了大街小巷,波澜壮濶,史无前例,显示伟大的人民力量,香港人坚强不屈的意志,令人敬佩万分。

这次反抗运动,由网民号召也发动了多次激烈的抗争行动,包围立法会、包围警察总部、包围律政中心,显示香港人勇敢和牺牲的精神,令人动容。7月1日冲击立法会大楼,是香港史上首创,真是可歌可泣的一幕。那一场议员们站在警察与示威者之间,跪地恳求示威者不要冲击的情景,让笔者潸然泪下。那一声:“一齐进来,一齐走”,拯救四位坚决留守者的叫喊,我看到人性的光辉,令笔者心灵震荡。这根本是有理想,有理智,热爱香港却极度绝望的一群死士,我何忍苛责?

这次反抗运动,在6月15日,6月29日,6月30日和7月3日,也让我们失去了四位以死控诉的义士,他们的壮烈牺牲,令我们悲愤难平。

然而,林郑月娥及其政府却无动于衷,麻木不仁,只对第一项诉求作出勉强的反应,其余四项置若罔闻,对四位犠牲者更是视若无睹。林郑是一个只向香港工委及亲共派问责的特首,只会一面倒聆听亲共派的意见,置广大市民心声于不顾。她不情不愿,不甘心地只用“暂缓”两字回应,而拒绝“撒回”修订条例,但又扭扭捏捏地说“暂缓”即是“撤回”。这是不肯承认修订的初因是错,更要留下一个尾巴,以便向工委书记王志民交差,向亲共人士有一个安抚,求得他们的支持。这大概就是香港工委和亲共派们给的底线,她不会再有进一步的退让。

为什么这场仗如此难打?因为我们反抗的对象是共产党。古语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林郑的幕后黑手是香港工委书记王志民,有着共产党的特质:拒绝自由民主,蔑视民意,诡计多端,对反抗者心狠手辣等等。惟其如此,我建议,我们也就“暂收”吧。如果他们胆敢把恶法回锅,我们再次组织反抗也不会迟的。

“鸣金收兵”不是战争失败,也不是战争的结束,是战略性撤退,重整旗鼓,为下一个战役作准备。下一个战役就是区议会选举,时间己经非常紧迫。区选是真普选,且会诞生超级区议员,这是当年民主党争取所得,却未曾得到应有的重视。请完成正在坐牢的戴耀廷的愿望,参加风云计划接受培训,把452个区议会议席填满。

年轻人,不要绝望,不要轻生,我们还有选票,这是中共至今还未敢夺去的。重夺区议会及立法会就是我们的希望,是下一个必须完成的使命。

2019年7月4日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Sunday,July 7,2019

阅读次数:6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