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0)

一名沙特籍记者被杀,我们的情报机构调查了很久。萨尔曼国王及王储都否认事先知情。但我们情报调查显示,王储下达了指令,似乎可能事先知晓这一悲剧。或许王储是知情的,或许他不知情。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到处都有各种不好的事情发生。沙特王室私下告诉我,被害记者是沙特的敌人,是穆斯林兄弟会的人。

休假前1天,我发布声明,没有完全认可我们的情报判断,并决定不对沙特做出进一步惩罚,只制裁相关个人即可。其实,这种事情,没有人知道真相。就如同通俄门调查一样,很虚假,真相是什么,调查人员不可能知道。所有调查,不一定反映真相.沙特那边说,会多买我们的武器。我访问沙特后,沙特同意向我们投资近5000亿美元。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能够为我们带来数万就业岗位,有利于我们的经济增长,有助于为我们增加国家财富。当然,其中的1000多亿用于向我们购买军火,这是一笔不错的生意。博尔顿说,如果我们取消这笔交易,中俄就会是最大受益者。

我知道,两党怨气很大,牢骚满腹。左派批评我支持沙特在也门造成无数人权危机,右派有人批评我过于注重在沙特利益。刚刚夺得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尤其是那些什么司法委、外交委的议员,已经说要调查这一谋杀案,评估美国和沙特的盟邦关系。那就让他们继续浪费精力和纳税人的钱。我记得他们总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但这都是政治,矛头其实是针对我,而不是真正关心那名惨死的记者,或者真正关心美国和沙特的关系。有人更是心思恶毒,借新闻自由大做文章。别国记者被杀,和我们的新闻自由有什么关系?我已经恢复CNN记者的白宫许可,我支持新闻自由,但假新闻除外。

无论国会怎么说,我都接受,但我以国家安全利益为先。就如同那些反对我打贸易战的人一样,我的理由就是国家安全利益。而且,在国际油价方面,沙特和我们紧密协调,很重要,对全世界都很重要。作为美国的总统,我追求的是美国的利益,并强烈捍卫我们的利益,同那些伤害我们利益的国家做抗争。简单一点讲,这就是我的美国第一。

我始终坚持美国第一,而不是沙特第一。沙特对其他人做什么,不管我们的事。很多人让我叫停和沙特的军火交易,我不会答应。我不傻。是沙特买,我们赚钱,我为何叫停?我们不能因为别国个别案件,影响我们和沙特的生意。别国的人权问题,是别国自己的事情。我们无权干预。所以,我们更没有理由进一步惩罚沙特。

多维客2018-11-21 04:0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