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没听说过蔡英文视频的那些美国人

Share on Google+

以前没听说过蔡英文,后来慢慢了解了她。她似乎一直很喜欢我。

蔡英文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我接了,因为那时候我高兴,谁的贺电,我都不会拒绝。而且我最喜欢干前任们没有干过的事情,所以我接了电话。

蔡英文第二次打电话给我,我拒绝了,因为我要在我的庄园接待习主席。女婿和当时的幕僚长普利巴斯都说,接了蔡的电话,中国会不高兴。

无法和我建立关系,她就转向了华盛顿的一些政治掮客。当然,都是一些被我看不起、我从未听说过的人。昨天,蔡英文又向我们国家的智库,发表了视频讲话。说了很多,好像是为了纪念国会通过的台湾法案。说实话,国会通过的很多法案,都对我的执政带来了很大阻碍和麻烦,这不是好事情。当然,我从未关心过华盛顿那些左翼智库的政策建议。因为我知道,他们都离不开钱,离不开自己的品牌,甚至都盼望着哪天能够进入政府工作。我在国防部的一位助理国防部长,就来自智库,不过是保守智库。

我不喜欢国会插手我的外交,所以蔡英文抱国会没有用。我不喜欢左派智库对我的外交胡说八道,所以蔡英文依靠智库也没有用,花再多的钱也是白费。我也不喜欢什么民主与人权,也不关心别人的主权。所以,蔡英文向我们智库强调民主什么的,我根本不会关心。对于我提出的伟大的印太战略,她主动示好,但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战略是什么。

我最喜欢投资和贸易。想到台湾,我想到的是我们和台湾的贸易关系。如果不是国会逼我,如果不是为了和国会搞好关系,我根本不会注意到台湾。至于北京如何对待台湾,绝对不是我关心的事情。我暂时没有看到和台湾强化关系的好处,我唯独看到的好处是台湾购买我们的天然气、大豆,以及是否购买我们的猪肉和牛肉。

在和中国谈判之际,国务卿Mike说,应该搁置向台湾卖武器。我同意谈成协议后再说。Mike之前也对我说过,很多国家,包括一些受我们影响很大的国家,都纷纷和台湾断交,倒向北京。台湾向我们哭诉,说北京主动打压它们的外交生存空间,希望我们出手打压。我的问题是,制裁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国家,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多维客2019-04-10 06:08

阅读次数:85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