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 2018-10-24

一、

今秋是个多事之秋。看小说打发日子。看的是《金瓶梅》。

很多人当它是古今第一小黄书。这着实太委屈它了。

把它当成美食大全,也比当成小黄书要有价值的多。

人到中年,真心觉得,若没读此书,不足以语人生。

二、

金书是个万花筒。照见人间百态,也照见人性幽微。随手记一个。今天说的是,如何看一个男人是否对你有情。他若曾作践你,你就该明白,这个男人待你的心是冷的。日后种种,都不要在他身上奢望温情二字了。

这个例子是这样说的。

三、

话说,金莲费劲周折嫁给西门庆,做了西门五娘。西门大院里,西门庆的女人,上有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下又收了各房丫鬟,偷了厨子老婆。但他依然马不停蹄出轨泡女人。这头还在和金莲姐姐蜜月期,那头就去烟花地里梳笼了妓女李桂姐,半个多月不回家。

在西门庆的女人中,老大吴月娘只关心自己的钱财和一姐地位;孟玉楼是心底雪亮,不争不抢;李娇儿和孙雪娥则眼里只有钱。唯有老五金莲对情感、对性事有所期待。西门庆找门外的女人,前面几个乐得清闲,唯有金莲备受折磨。所以,这李桂姐缠了西门大官人半月,金莲对其恨之入骨。

不日,老大月娘生日。李桂姐上门磕头送礼。一二三四几个娘,一一拜见,极尽讨好,唯独五娘金莲对其避而不见。不仅场面上不见,李桂姐亲自到别院求见,还是吃了闭门羹。书中是这样写的:那金莲听见他来,使春梅把角门关得铁桶相似,说道:娘吩咐,我不敢开。

桂姐羞讪满面而回,从此怀恨在心。

四、

烟花巷里的女子,对付酒色熏心的男人,特别有一套。十五岁的桂姐,是这样报复的。听得西门庆来,她整个人就不好了。“只见粉头乌云散乱,粉面慵妆,裹被坐在床上,面朝里,见了西门庆,不动一动儿”,先是示弱,再是激将,让西门大官人发下誓来:要打他一顿。打一顿还不解气,桂姐还要他剪下金莲一柳子头发。两人还击掌以盟约。

离开桂姐处,西门庆径直去了金莲的别院。一进门,就让金莲把衣服全脱了,他要拿马鞭抽她。金莲哀求。他找个台阶下,问她要一柳头发。金莲说,打出娘胎,活了26岁,没断过发。况且近日又脱了好些。这个欢爱时口口声声心肝宝贝的男人这样答:你只怪我恼,我说的你就不依。

妇人道:我不依你,依谁。你要这头发做啥

男人回:做网巾,做顶线。

言下之意,你要鞭子,还是要剪头发,选一个吧。

金莲做了最后一求:休要拿与淫妇,教他好镇压我。

当下妇人分开头发,西门庆拿剪刀,按妇人顶上,齐臻臻剪下一大柳来,用纸包放在顺袋内。

五、

这个男人,除了索要性愉悦,对他当时最喜欢的小老婆,他千方百计不惜害人性命得来的女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与温情。家里养头母猪,看见那母猪苦苦哀求,也会心生不忍,有点怜惜之情吧。可他没有。他只急吼吼地拿去桂姐处,说“径拿来与你瞧,可见我不失信”。他觉得此时,不失信很重要。

是的。西门庆只是从金莲头顶剐了一大柳子头发。不是杀她头。可跟杀头也没啥区别了。只要他高兴,只要他觉得这样做他开心,或有利可图,什么做不出来呢。

就算是今天的女人,谁要去剐她头顶一大柳子头发,也跟人拼命了吧。何况几百年前。西门庆不是恶作剧,他是恶狠狠的作践女人啊。

兰陵笑笑生有佛心,他懂慈悲,也懂千百年来女性的悲哀,更懂在这样一个没有温情,只有利害的世界里,一个对感情对婚姻尚有期待的金莲,她的爱,她的怕,她的恐惧和折辱。大抵是因了这份懂得,兰陵笑笑生在这一章写了这样一句话:为人莫做妇人身,百年苦乐由他人。

六、

鱼玄机临死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男人有没有情,其实,就看他有没有热心热肺的待你。有些人,心是冷的。你一辈子都捂不热。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