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 2018-12-07

这几日,南方很冷。铅灰色的天,下不停的雨。无他,看小说排解。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觉中国古代多伟大诗歌,缺伟大的小说。心头排第一的,当然是《红楼梦》。看过《金瓶梅》,才明白最好的小说,在这里。曹雪芹是垫着《金瓶梅》写了《红楼梦》,但即便这样,到底还是矮了人家好大一截。

《金瓶梅》的小说背景是宋代,实际写的明朝晚期。彼时,商业经济发达,钱是唯一信仰。故事开头是“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按年龄应伯爵是大哥,但他说:“如今年时,只好叙些财势,那里好叙齿?”男人间拜把子,不是按年龄,而是按身价排大小。西门庆最有钱,就当了大哥。在一个“只相信钱”的社会,有钱就可以胡作非为,想攀附谁就攀附谁,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京官。而一旦可以攀附到权力中心,又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权力寻租,更猖狂的为非作歹。比如书中,京城来的蔡状元向西门庆借钱。后来,蔡状元当了巡盐御史,西门庆早支盐引,发了一笔横财,当初借出去的,又丰厚回报来。这样的权力寻租,看着是不是很眼熟?

整本小说,贯穿在人与人之间的,就是一个利字。卖茶的王婆,看到潘金莲的竹竿打到了西门庆,就知道自己捞一票的机会来了。为了从西门庆身上榨点碎银子,她费劲心机让二人勾搭成奸,为得到更多,又一手安排金莲毒死武大。为多几两银子,她什么都可以做。即便是门口卖梨的诨哥,不过十几岁半大的孩子,他去给武大透口风,也仅仅是因为忌恨王婆没有分他三瓜两枣,一人独吞了好处,所以怎么着也要“坏了她的好事”。

这是一本写尽人性灰暗的小说。他写的就是我们每天在经历的现实人生。书中没有一个正面人物,但也没有一个绝对反面的,无论哪个角色,都充满了多面性。比如王婆,如果不仔细看,就是个极度丑陋、恶毒的老妇人,但在不起眼处,作者又让你看到,不堪归不堪,她同时也是一个母亲,有一个游手好闲又离家出走的儿子。她那么渴望钱,或许真的就如她对西门庆所说的,是为了给自己攒个棺材本。那是个伤心的母亲。那一刻,烂泥里的烂人,也有片刻神性的光辉。这就是一个好作者的好笔力,穿透纸背告诉你,人性是多么的幽微复杂。

小说写尽形形色色的人。这些人,世界是什么样,他们就活成了什么样。除了三个女人。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只有这三个女人,她们追求名利之外的一些东西。张竹坡极度厌恶潘金莲,骂她“简直不是人”,他也不喜欢李瓶儿,说她痴情中多蠢笨。他喜欢孟玉楼,赞她贤良淑德,与世无争。但其实,孟玉楼很复杂,这是一个完全隐藏了自己情绪和欲望的女人,善于“藏得深”。相比之下,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倒显得很“浅”,她们有了情和欲,有了生而为人的执念,并为此奋力挣扎试图解脱。潘金莲爱武松而不得,转而一心想要得到西门庆的情和性;李瓶儿想和过去告别,专心做西门庆贤惠的妻;金莲和春梅是知己,春梅一心要报金莲的恩。在那样一个冰冷又肮脏的世界里,她们想努力活出一点点热血的人性。

小说里的人,个个都一脸聪明相,满嘴仁义德,可一到利益关头,都露出贪婪和不堪来。唯这三个女人,不贪财,贪情欲。贪情欲就比贪财贪权高贵吗?也不是。作者笔下就没有一个高贵的人。别说高贵,稍微温情点、正面点的都没有。翻遍全书,看到的都是人心破败不堪。但这三个女人,就是和其他人活得不一样,她们更有人样。

书中最后,三位女主角,潘金莲被杀,李瓶儿病死,庞春梅淫亡,结局不可谓不惨,但我还是在这惨烈中,看到一个男人对女性的哀怜与慈悲。从这点说,兰陵笑笑生就比曹雪芹伟大。前者有佛的视角,而后者是一个普通男人的视角。曹雪芹的眼里,只有大观园里那些“头一等”的女孩,对赵姨娘这种,就充满了不耐烦。那些完美的女孩,代表了曹公心中完美的理想,也代表了理想不能实现的悲哀。但兰陵笑笑生像菩萨,把最不堪的人,最幽微复杂的人性,逐一解剖给读者看,他希望读者也能够成为菩萨。(待续)

这是一部写给成人看的“成人小说”。

听到成人二字,有点刺目对不对。成人,在我眼里,是个庄重好称谓。君不见,在我们的社会里,深谙人情世故的“中年人”很多,明晓道理的“成年人”却不多见。

今日周末,愿亲爱的你,周末愉快。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