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互联网下新社运模式

Share on Google+

梁慕娴
笔名“牛虻”,前中共香港地下党员,著有《我与香港地下党》、学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即学友社)前主席、温哥华中华文化中心舞蹈协进会及采风演艺协会前会长,舞台演出制作人。

资料图片:反送中6.12 占领

香港反《逃犯条例》修订运动发展了两个多月,出现前所未见的网络革命效应,其动员群众的威力,震撼全世界。示威者更荣获美国《时代》杂志选为互联网25 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互联网如何影响社会运动这个课题,我一直关注和学习。早于2010年4 月有一位电脑专家向我解释后,我在文章《从八十后说到刘晓波》(拙着《我与香港地下党》页324)中写下一段文字:“‘反高铁运动’最大的亮点是互联网深不可测的威力。万人聚集看不见组织者,领导者,只有Laughing Man。让那些专门追捕幕后黑手的专制者们看得傻了眼,不知何解。Laughing Man 是谁?电脑专家解释:‘日本有电视连续剧〈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The Laughing Man〉,以美国作家沙林杰(J. D. Salinger)的小说:〈The Laughing Man〉作为关键元素,讲述无法追查源头的一宗关于Laughing Man 的案件。连续剧把沙林杰的Laughing Man 进一步深化为网络的特质:个体的、自由的创造。于是Laughing Man 变得面目模糊,成为一个意念(Idea)。无数的网民在(Idea)上添砖加瓦,进行再创造,使其改头换面,最初的Laughing Man 不见了,变成抽象精神的存在,这样人人都可以是Laughing Man,成为一个群组的共同意向和行动。网络世界里所成就的社会运动己经超出过去一切社会运动的经验了。’”

然后,于2011年4 月我又在文章《上街的联想》(拙着:页128)的“后记”上作了补充:“突尼斯人民自发而迅猛的‘苿莉花革命’是一场名副其实的网络革命,令世人惊叹。事实上,短讯、面书、推特等互联网平台不单是实用主义的资讯传播工具,而是自由的像征。网络带着自由的因子,网络精神就是自由,网络是自由的武器,不是人类的工具。当一个意念(Idea )在网路上出现了,它就像自由的翅膀,在网络世界里无边无际地飞翔,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得了。

意念(Idea)是什么?它不应是让人执行的革命纲领或指令,而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念头(Idea)。当这个念头得到网民广泛共鸣和认同时便迅速地传播,在传播过程中,像传染自由因子一样,被网民自由地加以改造和创新,最后这个意念经无限创意,比原始的更加完美或更具操作性时,网络革命便随时会发生。没有这创造的过程,不会成功动员千千万的群众,这是自由的功效。

网络革命为什么无组织、无领袖?因为一个好的意念在网路上穿行过程中,不单只是传递而是得到不断的变化和改造。意念在改进之中,自由彰显了,就像动员群众的发动机,人人都是参加者,组织者,都可以是领袖(或称召集人),于是等于没有组织,没有领袖。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就无法兴起网络革命。“

至到2014年“雨伞运动”之后,电脑专家作出评论,我在《伞下的思考》一文中有所记述。他说:“互联网的精神就是个人自由,网民在互联网上遨游的时候,是一个具自由意志的个体,独立的思考,自由的选择是他们的权利。互联网时代群众运动的主要点,并非是否有领袖而是是否有意念(Idea)。人人均可有权提出意念,谁的意念得到足够的支持,谁就成为带领运动的领袖,人人均可成为领袖。但支持者必须服从领袖所定出的原则和纪律,是为道义上的责任。而这个充满生命力的意念在互联网上传递,经网民讨论修改补充,使意念更丰富甚至变成面目全非的新意念,这时原来的领袖淡出,新的领袖出现,在意念不断更新的过程中,可以先后出现不同的领袖。”

电脑专家又说:“‘雨伞运动’基本上符合网络时代群众运动的规律和原则。最初占中三子提出‘公民抗命’及‘占领中环’两个意念,得到足够的支持成为运动的领袖。其后双学在三子‘公民抗命’意念的基础上修改‘占领中环’为‘重夺公民广场’的新意念,更得到二十多万人出来占领的支持,且进而演变成‘雨伞运动’而成为新领袖。这是符合网络运动的规律,并非什么‘骑劫’、‘被边缘’的问题。后来出现了‘行动升级,暴力反抗’、‘撤退’和‘绝食’三个意念,显然地,事情的发展说明,只有‘撤退’这一意念得到占领区内区外的大多数支持,而回归原来三子的‘公民抗命’意念,以自首和静坐被捕结束占领运动。

双学修改的只是三子的‘占领中环’部份,并末取代‘公民抗命’意念,而‘公民抗命’由始至终都得到大多数参与者的支持和坚守,故此三子不会淡出。双学并未遵守网络革命原则,承认并尊重三子‘公民抗命’的意念,组成由三子与双学联合的集体领导,引致运动失败。三子的意念之一‘公民抗命’,经过一个奇妙的旅程而回到原状,证明这个意念相当正确,始终得到广泛的支持,值得赞叹。“”不过“他再说:”香港这场网络运动并不完美,部分网民道德教养很差,文明程度很低,滥用自由破坏网络游戏规则。自由的底线应有道德的制约。“

经过多年的思考,我的心得是:

1.网络社运需要有高质素的网民,有高度的文明修养,有基本民主理念,更是全心追求理想,顾全大局没有个人野心,没有个人英雄主义的人,才能成功发起运动。在运动中提出“你不代表我”、“不要大台”、“不要领袖”的说法,是典型的道德沦丧,道义泯灭,突显其个人野心,破坏运动的表现。

2.网络社运其实有领袖,只不过是以匿名的,隐蔽的Laughing Man 的形态存在。作为网民决定支持一个意念,便应尊重和爱护提出意念的领袖。除非你另有新意念提出,而又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否则的话你只能服从领袖的指挥,这是网络运动的道义原则。

3.通过网络动员了庞大的支持者后,始终要有大台(即组织)才能发挥集体智慧,有策略地持久作战,由各个小台组成大台是必需的战略行为。

4.只要年轻的网民在Laughing Man 内达成自我反省,自我完善,自我创新,这样,新的民主接棒人便将在网上诞生。

想不到以上的心得,正在这次反修例运动中实践,令笔者非常兴奋。从两个多月来的经历所见,网民使用连登讨论区及通讯软件Telegram 等网络平台发动游行集会的威力无与伦比,打破港史的记录,令人惊叹。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品质,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他们坚守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要求行动“优雅”,即使是冲击行动,也让人看到他们有原则,有克制,选择性毁坏,既是不屈不挠,也是热爱香港感情的表露,感动世人,正如妈妈们,银髪族们都给予无限的支持。

运动至今仍未平息,虽然我们做了很多极有创意,遍地开花的行动,己得到二百万各阶层人士的支持。但香港工委(中联办)及林郑政府却不为所动,不作进一步回应,使大家所做的一切变成徒劳无功。他们完全没有希望缓和局势,平息民愤的迹像。相反,我看到的却是,他们正在透过地下党动员组织群众部署全面大反扑。这符合他们的性格,就是不能退让,必须以暴力镇压反抗者,直至他们屈服。

我希望大家知道,现在管治香港的其实不是林郑政府而是共产党,林郑己经差不多放弃了管治香港的责任。香港工委会无所不用其极,设计出比空城计,困兽斗等阴谋更可耻的镇压手法去对付示威者。如何抗争下去?联合民主派政党,公民社会组织,网民代表,发挥更广泛的集体智慧定出新的策略才能抵抗地下党的反扑,这是我现在提出的意念(Idea)。

我只是不愿看到再有人流血,有人被捕,有人流亡,有人牺牲性命。当中共发动更奸险,更毒辣的反扑行动来临时,“鸣金收兵”仍然是最聪明,最有智慧,保存实力的唯一选择。这也是我的另一个(Idea)。

2019年7月19日

立场新闻2019/7/22

阅读次数:8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