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林悟道:“我带着白兰地,想与昂纳克喝上一口”——潘科的专列

Share on Google+

秦川雁塔 2019-05-29

【秦晖旅行笔记】

1980年代,东德最高层的府邸早已经移到万德利茨,潘科已经是“故宫”了。

但这时西德出了个国际知名的流行歌星叫乌多. 林登贝格(港台译为林悟道),东德有他的众多“粉丝”,他也多次申请到东德去演出。但东德当局正在抵制“西方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就是不准他入境。于是他就创作了一首摇滚乐歌曲《潘科专列》对当时东德的头头埃里希. 昂纳克进行嘲讽:

打扰了,这是到潘科的专列吗?
我必须坐它去东柏林
这车只能坐高等印第安人?我想澄清
我只是个摇滚歌手,想和乐队一起玩。

我带着干邑白兰地,非常可口,
想与昂纳克轻松地喝上一口。
我说:嘿,亲爱的,我只想赚点钱,
在共和国宫前,如果我让来,

所有的流行歌迷都会过来唱歌,
可能让他们的演讲都因此报废?
我只是小乌多,小小乌多,
别对我说理解,我们不明白。

我知道我有很多朋友
在东德,朋友每小时都会更多。
唉,埃里希啊,你真是一个固执的老头,
为什么不让我在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面前唱歌?

[合唱]
这是潘科专列吗?潘科专列吗?
打扰了,这是开往潘科的专列吗?

我带着干邑白兰地,非常可口,
想与昂纳克轻松地喝上一口。
我说:嘿,亲爱的,我只想赚点钱,
在共和国宫前,如果我让来,

亲爱的,我知道你,其实也很想潇洒,
我知道内心深处,你也是个摇滚歌迷。
你西装革履,其实私下却喜欢穿皮夹克,
还把自己锁在厕所里,偷听西方的电台。

[合唱]
这是潘科专列吗?潘科专列吗?
打扰了,这是开往潘科的专列吗?

哈罗,埃里希,能听到吗?
哈罗,你好,哈罗!
你好,亲爱的,听不到我的声音?
哈罗,你好,哈罗!
你好,亲爱的,听不到我的声音?
约德尔-奥德尔-IDO,约德尔-奥德尔-IDO …..

这首歌一出来,顿时蜚声西德乐坛,连续长时间居于流行音乐热门榜首,后来还很快传遍了世界,包括海外华人与港台,当时也有众多的“林悟道”歌迷。至今流行音乐界仍然普遍认为乌多. 林登贝格虽然多产,但《潘科专列》仍是他最成功的一首歌。而“潘科”和“潘科老头”的名声也随之传遍世界——虽然这时老头们早已不住在潘科了。

这事当然给昂纳克们带来困扰,然而最令“潘科的男人”们哭笑不得的,是不久苏联居然批准了林登贝格的访苏演出申请。——这其实也不奇怪,因为林登贝格当时通常被认为是一个“左派歌星”,他在西德以签名抗议过北约扩充军备而闻名,对西德的当局与警察也常有抨击和嘲讽。其挖苦的程度并不下于他挖苦昂纳克。

这在民主社会并不奇怪,苏联对他在西方传播“负能量”也表示欣赏。但这就把作为卫星国的东德搞的很尴尬。特别是后来林登贝格还加上了这样的歌词,并常常故意用俄语演唱这一句:

“埃里希同志,最高苏维埃没批准林登贝格作客东德吗?”

折腾来折腾去,东德当局终于设法妥协:他们私下与林登贝格谈好,同意批准他来东德演出,但绝对不准演唱这首《潘科专列》,同时他只能专场演出,不能像在西方一样到处巡演。林登贝格也不为已甚,接受了这个安排。

现实版的潘科专列

然而无论林登贝格自己唱不唱,《潘科专列》已经泼水难收,在东德的年轻人中也成了流行歌曲。到了2003年,为了纪念《潘科专列》创作20周年,早已统一的德国还专门拨了一列城铁,喷涂上“潘科专列”的彩装,煞有介事地用于潘科与市中心间的轨道交通。

———————–

微信ID:qhjy_gzh

阅读次数:11,26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