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陈破空、吴强:高调肯定李鹏“永垂不朽”,习近平发出什么信号?

Share on Google+

2019年7月26日 22:58
宁馨

华盛顿 —
中国前总理李鹏本周病逝,中国官方不同寻常地迅速宣布消息,而且在公告中以超高规格评价李鹏为“杰出革命家”和”卓越领导人“,赞扬其历史地位“永垂不朽”。但是在中国民间,对于李鹏的评价却大有争议。李鹏的去世,是否标志着中国一个政治世代的结束?当局给予李鹏最高赞誉,用意何在?李鹏生前曾经对自己在六四和三峡工程上的责任有所推卸,他在党内是否承受了难以对外人道的委屈?

嘉宾: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北京独立时评人士吴强

吴强:李鹏的政治遗产并未终结,反将延续下去

北京独立时评人士吴强认为,李鹏的逝世并不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恰恰相反,八九六四这个时代过去三十年,现在的政权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此,而且正在继续下去。至于李鹏的政治遗产为何,吴强表示,第一,他代表着中共培养的技术官僚,这种技术官僚统治是在八九之后开始,也就是从江泽民、胡锦涛以及之后的人开始。

严格意义上讲,习不能算,但这种技术官僚统治的时代会继续下去。其次,李鹏在三峡电力系统中所做的这些,对于90年代以及21世纪最初10年中共党内利益集团和派系的形成至关重要。某种意义上讲,八九之后中共党内新派系、家族和利益集团的结合体在他身上完美地体现出来。

对于这一点,习政权接手后有一些反应,比如把其他的一些派系和利益集团消灭掉了,但是这个总体格局会在未来继续困扰共产党。第三,除了技术官僚和利益集团这两点外,李鹏在1998年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他与当时的立法工作也有关。

吴强提到,自己有些朋友曾在全国人大工作,他从这些朋友口中听到的对李鹏的评价似乎比较正面。吴强表示,在最关键的这几年中,也就是从1998年到2003年期间,李鹏所推动制定的一些法律在中国至今仍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吴强:助习上台并一贯支持才是李鹏最重要的政治遗产

吴强表示,李鹏对于市场经济其实是毫无感觉,也毫无作为。他在1992年之后继续担任总理,但很快就把权力让出,给了朱镕基,成为“跛脚鸭总理”,这是个很有趣的现实。

在吴强看来,李鹏真正的政治遗产,就像陈云在1989年之后所说的,是要“把政权交给自己的孩子才放心”。他身上担任了双重角色,一是技术官僚,二是作为“红二代”的象征。

这个红二代的象征也体现到习近平身上,政权最后交给了习近平,这整个政权才放心下来。李鹏作为一个政治老人和习结盟,帮助习上台,并在习过去几次最困难的时候支持他,这才是他最重要的政治遗产,而且还会持续下去。

杨建利:中国“半官媒”发批评论调文章有一定党意民意基础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有官方背景的民间媒体,一定要和官方的语言有所不同才行。若完全相同就没有了市场,没法吸引更多关注,也就没法完成其政治任务,所以其调子必须同官媒有别。但话讲到几分,需要他们自己掌控。这就是为何很多有官方背景的民间媒体会出事,因为有时候掌控不好“红线”。

杨建利说,他曾在李小琳最风生水起的时候请教国内的朋友这原因何在,他们告诉杨建利,李鹏这个家族是国内少见的被党内党外都厌恶的家族。所以,这些有官方背景的非官媒发了这些对李鹏持一定批评论调的文章,其实是有一定党意和民意基础的。李鹏在施政方面的愚蠢和无能大家都是知道的,他家族的腐败也都是人尽皆知。

杨建利:重提六四“反革命暴乱”是讣告中的最重要信息

杨建利认为,中共给李鹏的讣告里面最重要的信息就是重提“政治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第一,因为今年是一个高度的安全隐患意识年,要防范所有的危险;同时,香港正在进行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和运动。所以,写这个讣告的人,不可能没有这样的敏感,他一定会把六四的定性死死地放在一个地方,告诉大家,不要有其他想法,这是我们的定性,今年的安全是第一要务。

至于六四,六四所起的作用之一就是改变了中国当时改革的走向,也就是变成了必须用政治高压的方式才能推动所谓的经济改革。六四的这个转向就造成了后来中国三十年中的两件事情。

第一,政治上绝对的高压。所谓的维稳系统就是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六四让中国意识到,所有的抗议活动必须消灭在萌芽状态,而要消灭在萌芽状态就要建立起规模非常庞大并深入到所有细节的维稳系统。

第二,就是腐败治国。镇压干什么?就是保权;保权干什么?就是荣华富贵。对于一些官员来讲,直接的结果就是如此。所以大家在中共政治高压的保卫下,开始大面积地、无所顾忌地贪腐,李鹏家族只是当中贪腐最严重的一个家族之一。

陈破空:讣告提及“平息反革命暴乱”剑指香港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在这讣告中提到李鹏“平息反革命暴乱”这点,显然是对当下香港的局势有一个影射。因为过了几天后,中共的国防部发言人就说,根据所谓《驻军法》第三章第十四条,只要港府需要,就可以派解放军维持秩序,显得门槛很低,和其他的“门槛很高”的说法有不一样。

事实上,《中英联合声明》文件规定,(英国把)主权移交给中共之后,它只能管国防和外交,香港的其他它都不能管。所谓的《驻军法》是中共后来炮制的《基本法》里的一个条款。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7月26日《焦点对话》完整版视频。

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阅读次数:8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