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日前召开会议,定调下半年中国经济走势,部署经济工作关键节点。第二季度,中美贸易谈判意外出现波折、政策边际收紧,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再度显现。在此背景下,政治局对经济形势的判断由第一季度的“市场信心明显提升”,转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强调“必须增加忧患意识”,承认经济走势不看好,提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投资、稳预期的“六稳”措施,将所有经济政策工具都纳入选项。然而,由于美中贸易战和中国经济结构性问题,北京即使将所有调节工具拿出来,也难跳出经济持续放缓的逆境。

人民币回稳 美股松口气反弹1%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主因是中美贸易战升级,国内消费与投资增长乏力。2019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4%,第二季度同比增长仅6.2%,增速放缓,下滑幅度较大。而导致今年上半年增速放缓的直接因素,是消费不振。

2019年上半年,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仅60.1%,而2018年贡献率高达76.2%.对此,中共政策上强调“减税降费”。上半年,全国累计新增减税降费1万1709亿元,其中减税1万387亿元。减税降费政策似在短期内起到刺激经济、稳定就业的效果,但单纯依靠财政刺激和减税政策,并不能解决根本性问题,只能作为一剂强心针暂保经济平稳。

被列汇率操纵国 中呛美“严重破坏国际规则”

由于拉动内需须要通过鼓励耐用消费品,以及提高基建投资来实现。因此,中共提出“实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城市停车场、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等补短板工程,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然而,囿于资金面不宽裕,基建投资效果将十分有限。下半年基建投资仍将受政府财政吃紧制约。

据2019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称,仅铁路、公路和水运投资计划就高达2.6万亿元,而中央预算安排只有5776亿元。 对地方政府来说,2019年专项债券计划安排2.15万亿元,虽比去年增加8000亿,但由于减税降费政策实施及对房地产市场持续抑制,地方政府资金也不宽裕,政府想完成投资计划,只能向银行和民间融资。而基建投资的收益率低且投资回报期长,对银行和民间资本的吸引力始终很弱。

居民消费能力下降,很大原因在住房按揭贷款负担过大。房地产市场绑架地方经济和财政,导致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大幅下降。如今,中国房地产市场已成为资本的“堰塞湖”,沉淀了央行多年来释放的流动性和大量居民财富。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17.9%,快速增长至2018年的53.2%.居民贷款负担增加导致消费能力下降。因此,房地产消费显然不能继续鼓励,继续刺激房地产市场无异饮鸩止渴。

中国亮剑 2招报复川普 打汇率战 停购美农产 冲击破表

为此,政治局会议再次重提,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手段,放弃过往刺激经济的老路,即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但不以房地产刺激经济,却又没有其他资金来源可替代,将使消费鼓励政策的补贴力度和拉动内需效果变得有限,从而影响经济增长。

另外,经济增长也被外贸情况不佳拖累。美国对中国2000亿商品加征关税冲击,下半年将进一步凸显,参考前期500亿商品25%关税的负面影响显著,上半年中国对美商品出口下降40%.加上9月美国可能对其余3000多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预期5000亿美元商品出口可能大幅下降。再者,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均已接近周期顶点,增长动能乏力,也制约中国出口。

贬人民币抵消加征关税 中国杀招实为双面刃

由于中国经济过于依赖房地产行业,结构不合理,导致市场价格扭曲,资本回报率不匹配风险,长期影响资源和财富配置和经济发展。面对结构性问题引发经济衰退,一般有两大解决手段:一是加大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另一是调整经济结构,改善市场价格扭曲。前者见效虽快,但治标不治本。后者虽治本,但需要忍受结构调整带来的经济下行,且需要通过科技创新提高资本回报率,扭转不合理的市场价格。

但科技创新却可遇而不可求,而结构性改革如金融供给侧改革、重大开放举措、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等,需要很长时间且不一定见效。因此中国大概率会采取更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尤其中美争端恶化,更激进的降息政策将是最后手段,但也只能解一时之忧,不能根本上走出经济下行的逆境。

世界日报
2019年08月0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