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7

图片:僧俗藏人在西藏昌都地区边坝县被检查场景。(网络图片)

在中共接管中国以前,西藏为什么能够始终保持实质上的独立?如果仅仅是人与人的较量,以往中国与西藏之间实力相差并不比现在小,为什么没有控制西藏?原因之一是以往的中国人战胜不了西藏的“天”。

事实上,中国控制西藏并不取决于军事胜利,而在于能否把只适应低地文明的汉人送进西藏,并使他们留在那里。尽管中国人多,对控制西藏有意义的却是进藏的人有多少,如果无人进藏,再大的人口优势也等于没有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什么时候中国能把足够的汉人人送进西藏,能在西藏长期坚持下去,什么时候中国才算真正征服了西藏。

然而,到中共进藏前,在西藏生活的汉人有多少?国民政府的驻藏办事处处长孔庆宗著书记载,根据1943年实地调查,在西藏长期安家的汉人,共约五百余户,二千余人,其中五分之三居住在拉萨。他们大多是清代随中国官员或军队进藏当差役或开饭馆、种蔬菜者,在官员和军队撤出西藏后,或因原籍无亲可依,或因没有回内地的盘缠,无奈流落西藏。其中大多数成为赤贫无依之人,仅赖苦工小技或零星小贩以谋生计,语言习惯多趋藏化,娶亲也多为藏人,他们的后代已不能称为汉人。

藏文明是高海拔地区“天人合一”的最佳方式。由于西藏海拔高度的不可改变,那个年代的汉文明很难进入西藏的广大地区,更不要说去同化藏文明。反而以往的汉人移民大多数都已“藏化”,尤其是在农村牧区生活,不接受“藏化”,就不能生存。

不要说汉人移民不进西藏,就连中国官员也逃避进藏。当年偌大西藏,“不过驻藏大臣及各粮员武员数人而已”。遍览清朝最后一任驻藏大臣联豫在藏期间给朝廷的121篇奏稿,有关请求调人、设法留人的计25篇,占总数的将近21%,足见需求多么强烈。一个堂堂二品驻藏大臣,身边只有数员当差者,他究竟能干多少事,发挥多大作用,凭此即可推知大概。

照理说官员不同于移民,去哪里上任并不取决于本人是否愿意,而是上级任命和调遣。然而被调遣的官员不必采取抗命方式,他们可以找出无穷无尽的理由,再配以持久的软磨硬泡,往往就能实现自己的目的。联豫赴藏上任之时,带了一班随员从成都起程,行至今甘孜州首府康定,随员即要么告病,要么托故,纷纷后退,仅剩一、二人。弄得他只好在康定盘桓多日,勉强补上几个随员才能继续进藏。有的大臣不得不带自己儿子、侄子做为随员去上任。

且不说被派赴藏的下级属员,即使是驻藏大臣那样的最高驻藏官员,历代清政府所委任的总计135人中,因为各种原因未到任的也有23人之多,占到17%,其中不乏寻找理由推脱进藏者。设身处地去想,此种心态可以理解。举一个数字可以说明问题,112个实际到任的驻藏大臣,加上9个已经上路但未到达的驻藏大臣,一共121人,竟有32人死在西藏或进藏途中,死亡比例高达26.5%──四分之一还多。那些死者大部分是病死,还有3人是被叛乱藏人所杀。

不得已进藏的官员,即使到了西藏,也都想方设法留在相对比较繁华的拉萨,不去西藏其他地方。这使得中国对广阔的西藏社会基本不能发生影响。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