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A:香港危机暴露了中国政府的软弱

Share on Google+

周一,在香港举行的大罢工中,一名抗议者封堵车门。 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香港——如果有人认为,今年夏天震撼香港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只是激进的年轻人所为,那他可得好好再想想。周一,该市约50年来的第一次大罢工使得全市几近停顿。登上头版的抗议者,得到香港各界人士的支持,无论他们是否走上街头。

香港的劳动法只允许针对雇主的罢工,不允许出于一般政治原因而罢工。然而,香港工会联合会宣布逾35万人参加了此次活动,他们有的向公司请了病假,有的休了一天假。通常高效可靠的公共交通无法通行,陷入了取消和延误的困境——即使在最严重的台风期间,这种情况也是罕见的。公共汽车和地铁在白天的不同时段完全停运。

人们在环形路口开着车打转,速度特别慢,造成了交通堵塞;还有一些人撑着伞挡在车门口。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取消了大部分短途航班,尤其是往返中国大陆的航班。

一些参加罢工的人平时很少公开表达自己的政治信仰:迪士尼乐园的工作人员、空中交通管制员、银行职员和教育工作者、甚至是被法律要求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公务员。在政府许可下垄断赌博业的香港赛马会停止提前下注,允许员工翘班。尽管大多数奢侈品店都关门了,但这座城市一些最豪华的购物中心仍然敞开大门,以便让抗议者从催泪瓦斯中得到喘息之机,或给手机充电。

示威活动在香港各地同时举行,有各个年龄段的职场人士参与,地点包括工薪阶层居住区和购物区。随着时间的推移,至少8个地区爆发了小规模冲突。到了晚上,太多地方的冲突出现恶化,很难一一予以跟进。

抗议者和犯罪团伙成员之间发生了街头斗殴;警察局被包围。据警方称,仅周一就发射了约800发催泪弹,而6月和7月的总发射量约为1000发。

该市领导人一直在拖延,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他们派出防暴警察对付抗议者,但对于通勤者受到暴徒袭击却没有做出反应——结果适得其反。越来越多的人受到鼓舞,以各种方式加入或支持抗议者,就算只是为抗议者买饭,或在地铁站留下预付费的车票。

并非所有香港人都意见一致。支持警察的示威活动也经常发生,虽然次数较少,参与者也较少。在这些从不会有防暴警察到访的集会上,参与者挥舞着中国国旗和表明他们来自中国多个省市的横幅,强调他们对中国的支持。这一贯穿香港的断层,越来越关乎香港应在多大程度上保持其独特的身份,或被重塑为一个中国的香港。

周二,国务院港澳办公室发言人杨光在北京举行了自两个多月前危机爆发以来的第二次新闻发布会。此前,自1997年英国将香港控制权移交给中国以来,该办公室在20多年里只召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

杨光没有回应抗议者的任何不满或要求,比如撤销引发骚乱的引渡法案,或对警方暴行展开独立调查。大陆当局重申了对香港特首和警方的支持。他们强烈谴责暴力行为——也就是抗议者的暴力行为——称抗议者是“肆无忌惮的极少数暴力犯罪分子”,“玩火者必自焚,该来的惩罚终将来到”。他们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警告说,所有罢工和示威活动正在损害香港的经济。

“切莫误判形势,把克制当软弱,”杨光还说。“切莫低估中央政府和全国人民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的坚定决心。”这是一种含蓄的威胁,也是在承认自己的软弱。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之一正在采取行动,好像如果它对民众的要求做出任何让步,它的根基就会遭到动摇。中国看上去如此脆弱,只有真正的威权政府会这样。

Ilaria Maria Sala是一名驻香港的意大利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 @IlariaMariaSala。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ILARIA MARIA SALA
2019年8月8日

阅读次数:1,1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