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8月26日-9月1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9月2日

编者:本周8月30日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然而就是前一天,非暴力运动的倡导者、人权律师唐荆陵被强迫失踪,普遍的强迫失踪经常会被当作散布恐惧的一种手段,在十一日渐临近之时,唐荆陵被强迫失踪可能会被越来越多地使用到其他人权捍卫者的身上,因此我们必须对唐荆陵的遭遇给予更多的关注和呼救。强迫失踪现象在中国已经成为政府打压异见者的一种常规手段,国际社会及民间组织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制止、谴责任何形式的强迫失踪。

本周香港市民由反送中引发的抗争运动已经持续80余天,然而,执政者不仅无视香港市民正义的呼声和正当的诉求,反而在831决定5周年前夕采取系列行动,抓捕包括黄之锋、陈浩天在内的数名社运人士,几十天来,港府相继抓捕近900名游行示威者,无数抗争的市民被警察暴力及黑社会暴力所伤,中国政府还对出入大陆的香港市民非法搜查和扣押,并抹黑这场社会民主运动。但是,香港市民并未因此被吓倒,反而激发起更多的人加入到争取民主、守护自由的运动中,由此证明香港人是不会在强权面前屈服的。倘若执政者再一意孤行罔顾民意,甚至采取暴力镇压,那么香港社会将会陷入持久的抗争和动荡中。

本周福建维权人士何宗旺被控以“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四川民主人士黄晓敏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黄晓敏于7月份即被判刑,事隔一个多月后外界才获知消息;长沙程渊、刘永泽、小吴三名NGO成员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执行逮捕;广东劳工维权领袖孟晗被抄家后带走;等等人权个案,再次表明中共当局为了维护其一党统治,容不下任何反抗的言行。

本周再有山东公民王江松等公民因言论自由被威胁传唤,而郭飞雄在赴京途中被非法扣押数小时,为了争取公民自由出行的权利和人身自由权利,郭飞雄以“反对1984式的监控和严管”为主题开始了赴京之旅,证明任何权利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奋力争取;本周刘艳丽因言获罪被羁押期间身心健康堪忧,再次提醒我们要加大对狱中良心犯的关注和声援。

中国公民常常因坚守良知、因关心时政、因热心公益而获罪。在美国《公民读本》的第一课写有这样的一段话:“一个好的公民是忠于自己国家的,这意味着你对国家是取建设性、而不是毁坏的态度。假如政府做错事,你严厉批评政府,那是希望它改善,这就是建设性。假如你明明发现国家在走向错误的道路,你却还是说,走得好走得好。那是一种毁坏的态度。”这样浅显的道理普通的美国公民明白,但是中国政府不明白,绝大多数的中国公民在中国政府的奴性洗脑下更不明白。所以,致力于实现中国宪政民主自由的战士们,需要让每一们中国公民明白这样的道理!

一、非暴力运动倡导者唐荆陵在广州失踪。非暴力倡导者、人权活动人士唐荆陵于8月29日下午乘坐G1038次列车返回广州,当日下午15:10分左右在广州与外界失去联系至今逾3天,唐荆陵的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

唐荆陵于2019年4月29日刑满出狱,他呼吁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并阐明今天的香港人民正在为自治、自由与民主权利进行抗争,他们所极力追求的也是我们的理想,那就是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二、福建维权人士何宗旺一审被判囚4年。2019年8月30日,福建省闽清法院指控何宗旺“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和“寻衅滋事罪”罪名成立,判处何宗旺犯“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两年,合并执行四年有期徒刑。

闽清法院在2019年7月25日对何宗旺被指控“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开庭审理,对何宗旺的控罪包括在网站上发的几篇文章及传播福州水灾的虚假消息到海外等。很显然何宗旺完全是因言论自由而被控罪。

三、长沙富能三名NGO成员被以“颠覆罪”逮捕。长沙富能公益机构负责人程渊、工作人员刘永泽和小吴(吴葛健雄)已于8月26日被检察院批准逮捕,罪名仍然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三人的委托律师分别是:庞琨、张群林、罗立志、吴镇琦、吴有水、丁敏。但目前为止,没有一位律师获准会见当事人。

随着近几年中共对公民社会全方位的打压和剿灭,长沙富能机构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为数不多的NGO团队,当局突然对长沙公益机构三名NGO成员抓捕并控以重罪,可见中共对公民社会的挤压越来越趋于疯狂,打压也更加严酷。

四、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刘艳丽被超期羁押,健康状况堪忧。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湖北籍公民刘艳丽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一案,自2019年1月31日在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法院开庭至今仍未宣判,6月份律师曾到看守所会见刘艳丽,得知她的胳膊无法正常抬起,经常被换监室,目前颈椎、腰椎、四肢关节疼痛,看守所内不允许其躺卧,家人忧心如焚。

刘艳丽被抓捕后,其父亲及姐姐多方为其奔走呼吁,其父亲还前往湖北当地各级信访部门及北京信访,希望还刘艳丽一个公道。刘艳丽的代理律师马刚权也曾就法院拖延不宣判要求变更强制措施,但案件仍迟迟没有结果。

五、山东公民王江峰因发布香港信息被无手续连续传讯。自香港爆发反送中社会民主运动以来,中共除了严控舆论以外,更对异见人士关注、转发香港的相关信息予以严惩。近日,再有山东省烟台公民王江峰连续被传讯,并且警方称必须随传随到。此外,因关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湖南公民陈思明先后5次受到传唤;正处在取保期的四川公民谭作人亦因为涉港言论被前后两次被警方传讯;湖北宜昌市公民石玉林被警方要求关于香港游行不要转发负面消息;上海人权律师郑恩宠在就医时被警方强制传唤……

由此看来,中共为防止大陆公民了解香港真实的社会现状、杜绝大陆出现有规模的支持、声援香港市民的游行示威活动,同时也为确保十一之前的“安定”,正不惜一切代价钳制言论,严厉打压所有反抗的言行。

六、郭飞雄踏上北京之旅:反对1984式的监控和严管。在被扣押7个小时后,广州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已经于8月28日早上如期乘上G72从广州南站到达北京西站的列车。本来是一次单纯的投友,但由于警方的骚扰和传唤,郭飞雄此次北上的个人行为已经演变成反对1984,反对秘密监视居住和严管自由民主人士的公民抗争之民主运动。

中共对异见人士的严管不仅限于出狱的良心犯,所有被中共认定的“不稳定因素”诸如上访群体、维权人士、民运人士,等等,在所谓的敏感时期都会被程度不同地限制人身自由,严重者还会被关进黑监狱,整个社会的管控较“1984”有过之而无不及。郭飞雄此次决心用自己的行动来反抗“1984”式的管控,反对秘密监视居住和对自由民主人士的严管,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七、广东工人领袖孟晗被抓家后带走。广东劳工维权领袖孟晗于8月30日傍晚广州市南沙分局将戴着手铐的孟晗押回家进行抄家,一小时后孟晗再次被警方带走,当晚近11点,警察再次到孟晗的居所并将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毁坏。

2015年12月3日,广东省广州、佛山两地劳工NGO遭到残酷打压,孟晗及 “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同事曾飞洋、朱小梅、汤欢兴等25名机构负责人、员工、志愿者、工友被传唤、抓捕。

当局在逮捕长沙NGO三名公益人士之后,再对广州劳工维权领袖孟晗实施抄家抓捕,说明中共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愈发严酷,对仅存的公益组织及劳工维权都不放过。随着中共十一阅兵的临近,对全社会严控的同时,还会进一步迫害异见人士。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9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