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反共”是美国的百年国策和基本价值

Share on Google+

图为美国反共游行标语

俄国十月革命丶建立苏联共产政权後,「反共」成为美国的官方意识形态。当时的美国国务卿罗伯特·蓝辛(Robert Lansing)称苏联为「对各国现存社会制度的直接威胁」,向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报告说:「如果布尔什维克继续掌握政权,我们就毫无指望。」继蓝辛之後任国务卿的贝恩布里奇·考尔比指出,苏维埃政权不是基於公众的支持,而是通过「暴力与狡诈」上台的,是靠着「残酷镇压所有反对派以继续保持其地位的」。这种政治制度无疑构成了对美国立宪共和制度的严重威胁,正如伍德罗·威尔逊所说:「莫斯科政体在一切方面都是对美国的否定。」

图为列宁宣布成立苏维埃政权。图片来源:影片画面

共产与资本没有灰色地带马克思剧情未照历史剧本走

美国朝野一致认为,社会主义丶共产主义与在美国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自由民主——是彼此对立的价值体系,并威胁到资本主义制度的存在。一九五零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的目标和计画」指出:「法治政府所具有的自由思想与克里姆林宫实行严厉寡头统治的奴役思想之间存在根本的冲突」,而「消灭来自自由的挑战是奴役成性的国家不可改变的目标」。

被称为「冷战之父」的乔治·肯南在分析冷战根源时指出:美苏「冲突根源中首要的而且也是最根本的一个,当然就是布尔什维克共产党的领导集团在意识形态上所承担的义务。这在美国的政治经验中,还是一个崭新的东西。这也是美国人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一种敌对方式的表现。」美国和苏联的对立是不可缓和的,必将以某一方的彻底失败为终结:「俄国保证要实现的纲领旨在使美国社会遭到损害,这种损害,在绝大多数美国人看来,甚至比单纯军事上惨败于传统的对手可能带来的种种苦难还要可怕。」正因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被认为具有如此严重的威胁,美国朝野将其「看作是一种应当加以隔离的瘟疫」。冷战时期美国流行的一首被称作本土主义的小调,形象地反映了这种倾向以及美国多元文化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关系:「上帝保佑美国,犹太人拥有它,天主教徒管理它,黑人喜爱它,清教徒建立它,但是,共产党人将摧毁它。」美国在种族丶宗教信仰和文化上是宽容与多元的,但美国绝不接受共产主义成为美国价值中的一元——惟有坚持「反共」,才能确保美国的自由传统生生不息。

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任何妥协和中间地带。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家丶经济学家米塞斯 (Ludwig von Mises) 曾把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的主张的「十条紧急措施」与希特勒的计画做了比较。这位奥地利犹太裔学者在一九四四年写道:「其中八条都被纳粹执行。而且执行的激烈极端的程度,假如马克思活着会感到非常兴奋。」感谢上帝,自从『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问世以来,历史朝着与马克思预见的不同方向发展。资本主义没有终结,市场经济成了唯一运转有效的经济,也是唯一使得「无产阶级」获得解放和变得富有的经济。

反之,法国经济与财政研究所主任尼古拉·勒高撒(Nicolas Lecaussin )以个人在罗马尼亚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马克思是现代极权的奠基人。……」共产党人制造的灾难和屠杀并非是另外一种思想的偏差或者曲解,「纯洁」丶「丰富」的马克思主义的论据本质上是造成巨大灾难的计画经济和共产极权的萌芽。当年,他在齐奥赛斯库统治的罗马尼亚看到一幕幕马克思意识形态如何「成功地」落实的场景:人民生活悲惨,物质匮乏,到处是镇压和专制。

作者认为马克思主义造成计画经济及共产主义萌芽。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阶级屠杀创造新掌权阶级共产主义是毁坏而非创造

尼古拉·勒高撒指出,『共产党宣言』的作者丝毫不掩饰对法国大革命「恐怖时代」的崇敬,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和新人的诞生必须通过强迫改造来实现。在马克思反资本主义理论影响下,穷困普遍化,这位从来没有进过工厂劳作的人要消灭阶级。最後,共产党专制政权通过阶级屠杀来严格地臣服於马克思的教义:消灭地主富农丶知识分子丶教士以及所有被指定的「人民的敌人」。

然而,每个共产党掌权的地方,都会有「新阶级」迅速诞生,「这是一个主宰一切丶排他的,比所有人『平等的还要更平等』的一个党内官僚阶层。无产阶级专政转化为共产党专制以及这个党的头目的独裁统治」。尼古拉·勒高撒强调说,马克思主义的罪恶在全球所有大陆都得到体现,他的意识形态得以被实施都是因为专制制度,只有专制制度才能实施马克思主义。数亿死於共产主义的人,都是马克思激烈而明确的主张的受害者。「马克思完全错了,他的意识形态,只要在哪里得到执行,哪里就变成废墟,哪里就是饿殍遍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共产极权制度下生活过的知识人,无不对该体制及其宗师马克思丶列宁丶史达林丶毛泽东等深恶痛绝;而不曾受过其害的西方左派,即便知道苏联的古拉格群岛,中国的大饥荒丶文革和「六四」屠杀,柬埔寨的阶级屠杀,委内瑞拉的经济崩溃,却仍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抱有幼稚的幻想——他们真该读一读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罪行丶恐怖和镇压」的名着《共产主义黑皮书》,该书作者指出:「共产政权的所为,已超越个人犯罪和为特定目的的小规模杀戮。为了巩固其对权力的掌控,它们将大规模犯罪变成一项完善的政府制度。」就对人的自由和尊严的蔑视和残害而言,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是一丘之貉;就持续时间之长和泛滥疆域之广而言,前者远远超过後者。

美赞波兰对抗双重入侵 中国将是综合体升级版

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八十周年纪念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当天在波兰首都华沙发表讲话,赞扬了波兰人在面对纳粹德国和共产主义苏联双入侵时所表现出的伟大精神。彭斯首先回顾了波兰遭遇两大邪恶力量「双重入侵」的那段悲惨历史:「纳粹系统地谋杀了波兰三百多万犹太人中的百分之九十。数以万计的波兰抵抗运动的勇敢爱国者在反对占领其国家的斗争中丧生。一九四零年四月,在卡廷(Katyn)森林中,两万一千多名波兰儿女被苏联共产党屠杀。」彭斯说,很多勇士挺身而出,为把这些血迹斑斑的街道从法西斯主义丶独裁统治和共产主义迫在眉睫的威胁中解救出来,而献出了生命。但正如川普总统两年前说的那样,「波兰人的性格深处,有一种无人能够摧毁的勇气和力量。」

美国副总统赞扬波兰人的伟大精神。图片来源:影片画面

彭斯指出:「这场反对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扭曲了的意识形态的斗争,反映了一场对和错丶善与恶之间的永恒斗争。它们被一种邪恶所驱使,以任何手段来获取权力,并强加它们的意愿,控制普通男女的生活。所有的道德都成了社会主义道德。无论什麽手段只要能够有助於获取国家权力,都变得合法,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大规模谋杀也是如此。」他还表示,当想到极权主义丶集中营丶秘密警察丶国家宣传的邪恶时,当想到教会被摧毁以及对信仰者的无尽敌意时,人们不禁会想到另一位生活在苏维埃极权主义之下的俄罗斯持不同政见者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彭斯引述索尔仁尼琴的一段话说:「如果我被要求简要说出整个二十世纪的主要特徵,我无法找到比『人们已经忘记了上帝』更准确的词汇了。」而彭斯所谴责的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暴政的主要特徵,如今全部都出现在习近平的统治模式之中。美国正在面对的是一个升级版的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综合体。

来源:台湾公议报

阅读次数:9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