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共已经无法解决香港问题

Share on Google+

林郑的宣布来得太晚,港人的主要诉求,已经是针对黑警滥权施暴的问题,实际上针对的是港府的管治能力问题。美联社

香港大规模社会抗争从6月一直延续到现在,写下了世界社会运动历史上辉煌的一页。

最近一个月,中共为了压制香港的抗争,也确实做了一系列的尝试,但是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事实证明,中共已经无法解决香港问题。

中共首先是祭出「抓黑手」的老办法,试图把抗争行动的责任推给李柱铭丶陈方安生丶黎智英丶何俊仁等香港泛民力量的领袖,因此由新华社出面,逐一点名批判以上4人,定性为「祸港四人帮」。但是这样的栽赃过於荒谬,因为这4个人基本上都是反对「港独」的,一方面说抗争行动是「港独」行为,一方面认定的抗争黑立场众所周知是反对「港独」,这样的自相矛盾实在太明显,对4人的攻击可以说无疾而终。

接下来,中共在831大游行前夕,在全港进行大搜捕,从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到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抓捕范围广泛,目的在瓦解抗争运动的动员能力。但很快,他们也发现这一招等於一拳打在棉花上。因为这次香港抗争行动的特点就是没有明显的组织者,即使困住黄之锋等人,也根本无法阻止游击战式的街头运动。那些经由网路动员组织起来的抗争民众,不会因为黄之锋等人被捕而受到任何影响,相反,抓捕行为在国际舆论上引起很大的反弹,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後,中共企图加大恐吓的力度。先是不断暗示解放军随时可能军管香港,然後又指派港府出面表示可能会引用《紧急法》,目的也很清楚,就是制造恐惧。但是从香港市民的反应可以看出,恐惧并没有吓倒香港人。中共当局显然低估了港人的决心和意志力,也低估了港人的智慧和理性。港人已经看穿了北京制造恐惧的企图,因此提出了「揽炒」(同归於尽)的口号,既然已经准备面对镇压,恐吓就无法再发挥作用了。

最新的动作,就是林郑月娥宣布接受抗议民众「五大诉求」的第一项,正式「撤回」《逃犯条例》。这当然是北京授权下的决定,试图营造港府做出重大让步的气氛,让抗争运动失去正当性。然後,正如黄之锋所言,这样的宣布,实际上来说已经太晚了。现在港人的主要诉求,已经是针对黑警滥权施暴的问题,实际上针对的是港府的管治能力问题。不回应这些问题,港人的抗争不会停止。从港府宣布「撤回」之後,香港民众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一招,不可能平息香港的事态。

除了警察施暴之外,中共出台的几项反制措施,都陆续失败,这其实是意料中事。港人的情绪来自於绝望,绝望的人是无畏的,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进一步激怒港人;他们真正的诉求就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就是落实真普选和确保香港原有的自由,而这又是中共绝对不可能答应的条件。这样的对峙,几乎是无解的。中共最大的绝招,无非就是不顾一切代价,派军队压制反抗,但是香港不可能永远军管,实际的问题还是无法解决。目前来看,香港的局势只会在僵持下持续。

而最值得观察的变数就是:长期无法有效解决香港问题,在中共内部一定会有人提出责任问题,这个责任,无论是习近平本人承担,还是推给其他主管的常委,都会引起中共内部新一轮权力斗争。这,恐怕才是香港问题对中共最大的挑战。

来源:苹果日报

阅读次数:1,3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