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9年9月16日,我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余文生律师案办案法官刘民伟法官办公室打电话,一直末接。

这个电话是刘民伟法官办公室电话,在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前,我约打了3次这个电话,刘民伟法官是接的,常伯阳律师也打通这个电话与刘民伟法官通话过。刘法官强调,你要相信法院,相信法律,他一定会在开庭前3天,依法通知我开庭时间。估计后来秘密开庭的事情,让他被自己所说的话被法治掌脸了?所以从余文生律师案被秘密开庭后就再也不接电话了吗?其实,我就是问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会为他曾经说过的话怎么样?再说了,余文生律师和我的法律权利被剥夺也已经很多件了,我一个老百姓能怎么样?大不了呼唤法治!呼唤公平正义!呼唤良知!要求他们依法办事!要求他们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2、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开庭后,已经过去4个多月。我离上次去徐州又已经1个多月过去了。所以我今天去邮局给余文生律师邮寄了1000元钱。希望余文生律师可以被允许买东西。

3、我今天出门,发现平房的安保房里,已经上岗了,安保人员包括: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警察、北京市石景山八角社区居委会主任、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楼下还停了一辆警车。

请大家关注。谢谢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年9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