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路: 最后的双十节

Share on Google+

安东,是中国最北端的边陲小城,东边与朝鲜新义州隔江相望。这个名字的来历大概与1500年前唐朝的安东都护府(设于平壤)有关。不过,那时只是个渔村叫沙河子。光绪二年,朝廷在沙河子设立了安东县。清末,也就是1901年,大概是上帝的眷顾吧,这里出现了来自遥远之乡的丹麦传教士,从此,在元宝山南麓有了教堂,又有了西式医院,老百姓叫做丹国医院,在多灾多难的岁月里,使安东的百姓感受到了上帝的怜悯和慈爱。尤其令人难忘的是,当年振奋人心的消息——日本宣告投降了,是从这个医院传遍小城的。

1945年8月16日早晨,丹麦人葛力夫(Erik Gjaerulf Larsen1908—1986)高兴地告诉院长助理兼任护士总长的杜韶宣(基督徒),日本宣告投降啦!这是昨晚从他的收音机听到的重庆广播,杜先生喜极而泣,心潮澎湃,他马上饱蘸笔墨,在白纸上一挥而就:“还我山河”。然后,把这四个大字粘贴在院墙上。瞬间,引来了许多人驻足而立,杜韶宣激动地说,小日本投降啦!大家顿时雀跃起来,欢呼起来……

丹麦牧师葛立夫和夫人(1907—1995),二人于1934年来华,1937年结婚。葛曾任安东基督教青年会秘书及丹麦学校老师,夫人曾在安东劈柴沟神学院任教。(图片提供者民间史学家王维刚先生)

从1932年开始,安东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伪满洲国。孩子一上学家长千叮咛万嘱咐:谁问你是哪国人,只许说满洲国,不许说中国。因为,你说是中国人,日本人就要“收拾”你,罪名是“反满抗日”。安东人当了十四年的亡国奴,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杆,扬眉吐气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向杜韶宣提出要搞庆祝活动,于是商定,次日早晨要升起“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同时,升旗时要唱一首爱国歌曲。因为,满洲国刚倒台,商铺还没有“国旗”出卖,这就要买布来自己缝制。歌曲找来了一首老歌,叫《三民主义歌》,旧瓶装新酒,大家在一起添了新词。

十九世纪末期,丹麦传教士在安东天后宫街建立的基督教医院,作者摄于2010年冬。

17日早晨,秋风飒飒,江水荡漾。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在楼顶随风飘起,这是几个护士连夜缝制的。此刻,中国的医护人员和丹麦人站在一起,还有扶老携幼的患者,仰望着呼啦啦的旗帜,热泪盈眶,多少年的屈辱与愤怒,从压抑的胸膛中宣泄出来,仿佛打开了闸门的激流,一泻千里——

国旗飘扬,秋高气清,同祝国庆,薄海歌腾……

听到院子里的歌声,许多人涌进来观看升旗仪式。这时,他们才知道小日本投降了,目睹了自己的国旗——原来是“青天白日满地红”啊!

院子里的升旗仪式尚未结束,墙外已经响起了爆竹声,有的人高兴地敲起了铜盆。这时,大家向杜先生提出双十节快到了,组织合唱团去广播电台去教唱歌曲,在节日那天,让老百姓唱着歌游行。杜韶宣觉得是个好主意,于是,他便跑安东电台,说明了教唱歌曲的想法,电台答应开播这个节目。接着,杜先生又跑报社,建议登载电台准备教唱的《三民主义歌》,以方便市民学唱。很快,安东报登载出了《三民主义歌》。为了使教唱的有声有色,杜先生又去邀请爱好音乐的朋友崔锦章(基督徒、眼科专家)和他的夫人音乐老师王澄美(基督徒),三个人是“爱国一心”,一拍即合。

从8月23日起,每晚七点,安东电台播开始放教唱歌曲《三民主义歌》,指挥崔锦章,钢琴伴奏王澄美,歌词讲解杜韶宣,演唱者基督教医院护士合唱团。家有电匣子(收音机)的市民兴致勃勃地学唱了几日后,突然,停播了。原来是苏俄军队(第44坦克旅)开进了安东,不仅拆走工厂设备,还要强暴女人,无论是日本女人,还是中国女人都成了北极熊疯狂追捕的猎物。因此,护士不敢夜晚出行,教唱节目只好不欢而散了。小日本投降了,安东人的脸上刚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却又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时,街上不时地传说,中央军要来了。于是,老百姓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中央军来了能过上太平日子。盼来盼去的,双十节到了。早上,市民接到通知到金汤小学操场开会,庆祝双十节。金汤小学在安东六道口街附近,从前曾是县衙所在地。杜韶宣代表丹国医院赶到会场,一进院子发现一群衣衫褴褛,肩扛长枪杆子的人,听说是“东北人民自卫军”,也就是“八路”。一会,台上响起一个声音,下面请安东市保安司令吕其恩同志(后任中共安东市委书记、市长等)讲话——

一个长方脸,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上台放开了嗓门:“同志们,老乡们,我们是东北人民自卫军,也就是八路军”。接下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是,没有一句庆祝双十节的话。而且,有些话既新奇又震撼:“有些人天天盼中央军来,我告诉你们,中央军不能来啦,中央军退到喜马拉雅山去啦!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领导我们八路军抗战八年,今天,我们打到鸭绿江来啦……”

杜韶宣第一次听八路长官的训话,觉得如堕五里雾中,又有些惶惶然。他又环视了操场上军人的寒酸相……

这是抗战胜利后杜韶宣经历的双十节,也是他一生的最后一个双十节。不久,出现了“十一”国庆节。接着,杜韶宣便被打成反革命入狱了,当年的升旗、教歌都成了“从事反动宣传”。

附注:杜韶宣在狱中的《询问笔录》(1956年11月7日)中,回忆了当年升旗、唱歌的主要参与者,现抄录如下,以纪念之:张涛、黄中兴、于天民、宋殿邦、李荣中、芦秉免、孙荣生等。此外,崔锦章(其子崔世光系中国著名钢琴演奏家、作曲家)先生也打成反革命而下狱,在家带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的妻子王澄美女士被打成右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09.21

阅读次数:2,1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