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老酒眼中的顾城】文字补充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1-11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昨晚【老酒眼中的顾城】的群讲座似乎说了許多又好像什么都沒说,尤其顾城和他的女人,这样的话题或许只能文字,现作为补充如下。
~老酒題记

一次群语音讲座难免顾此失彼就像每次调情或作爱总觉得下次会更有招数也更能顛覆花样红颜直至千山万水星光灿烂咫尺天涯。顾城首先是男人然后才是诗人最后才是天才诗人。作为男人他具备一个男人的所有丑态和弱点,作为诗人他具备诗人的纯情和内心迷惑,作为天才诗人他具备红尘罕见的要么彻底占有,要么,无条件被占有。

当谢烨走进他的世界,他觉得他的世界不再孤独渴望彻底占有,当他的世界只剩下他和谢烨,他又觉到一种空前压迫后的窒息,这样的窒息较之先前空寂的天空更觉灵与肉的双重撕扯以致不堪。顾谢的前期激流岛发生了什么不重要,或许一切都沒发生,但他们的心已疲惫。

终于有一天谢烨觉悟到只有英儿能激活顾城只有英儿能拯救顾谢正在凋零的顾谢爱情,就像当年中国人民深信某个主义可以救中国。

女人以情敌无边的春情拯救自己的爱情历史上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其实女人不傻谢烨更不是傻女人,只是她们常出错牌,就像肓目相信主义最后全体买单的知识份子和广大民众和欲罢不得的历史尘烟。生命之轻重不堪承受,政治选择是,女人也是。

英儿其实不需要爱情至少她不需要这样的爱情,她不是谢烨以后也不会是,她只想湿湿鞋。而顾城在编织他们的红颜春梦,他让她们睡在一起,让她们相爱,让她们梦里梦外全是顾城⋯⋯

然顾城只是一座城,一座空城,他的女人都在城外,他和她们只能隔空相望。

2017-11-30午后美兰湖

阅读次数:1,4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