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起:肖太太要打官司(八)

Share on Google+

——于国家安全教育日写给看守我们的人

肖太太连着写太累,本来说停刊一天,哪知今天就收到张起弟兄的来信,内容如下:

《肖太太要打官司》已经连发了七日,因同信一主,同感一灵,同在一间秋雨圣约教会委身,同在一位坐监的胖牧(现在已经不胖了)之下受牧养。我预备来写今日的分享,因为耶稣教导我们:“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有什么担子,有什么难处,弟兄姊妹一同面对总是轻省的。

北方开始封城了,南方也调高了疾控级别,第二波疫情来了。趁还能吃上火锅的时候,赶紧吃一顿。万一呢……………………

席间,朋友们的话题离不开疫情、经济、国际,自然也离不开美元、贵金属等避险工具。邻桌有两对90后的小情侣,也在聊着买房、投资的话题。大概因为相似的话题与四川人的袍哥习气,一来二去两桌人坐到了一起。90后是成都人,一个在蒲江县当着内招的警察。一个在地铁公司任职。他们相信在政府的刺激下明天会更好,但又对目前的现状,自己的投资非常的焦虑。其中一个认为文革是错误的,另一个觉得毛先生为了权力稳定、为了公平打击权贵是对的,至少可以理解。总之,分裂得可以……

与我同桌的朋友商海浮沉,几起几落。对世道经济自然多了几分锐利,让两个90后颇为服气。朋友问:你们觉得中国的经济奇迹,是因为经济上搞市场,政治上搞法治,外交上跟美帝?还是因为加强党的领导,树立“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坚持马列主义?警察马上答是前者!朋友说,如果现在的路是继续前者,或许还有经济奇迹。如果是后者,你觉得更像朝鲜?还是伊朗?警察不语。

我请教警察:你所在的派出所,去年“两抢一盗”的案发率涨了多少?警察答:比上年增加40%。整个蒲江县呢?我追问。“我们那里就相当于蒲江县。”“那从你的办案经历来讲,他们的犯罪成因是什么?为什么前两年经济好的时候这类案件发案率年年走低?”警察倒了一堆苦水,说前年日均接警60多次,去年70-80次,今年从开年起就没有下过90次。而且财政吃紧,到手的薪水补贴年年降。他盼着中央刺激经济,想投个资,免得钱贬值。

然后不记得是从疫情、贸易战、还是中美关系的话题中,朋友笑言我是基督徒。警察反应倒快,最近这个挺危险哦,这几天是国家安全日,三自教会合法才安全。我笑了,问他:你看从1840年始,除去抗战的八年,教会的甜日子,就是中国的甜日子。教会危险的日子,大体就是中国的苦日子。从洋务运动到庚子之乱,从55年打击教会、反右到文革,从79年改革开放到现在,无一例外。 如果教会危险,中美冲突加剧,你为什么认为经济会向好,中国前途光明呢?警察默念了一句“改革开放”若有所思……我追赶:邓总设计师说,改革开放的成败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温家宝的告别演说提到政治体制不跟上,我们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会得而复失。你觉得改革开放是要成功了,还是快失败了?

我没有告诉他4月15不光是“国家安全教育日”,他也是胡耀邦先生的祭日。别说90后,80后的人对其也知之不多。他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是“拨乱反正”的具体执行者,他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辞职。他的死,引起了一场在中国至今讳莫如深的 “危及国家安全”的政治风波。我们今天的全部问题,都是从那场风波,从4月15日开始的。从某个角度讲,30多年前的4月15日,是胡耀邦的祭日;而现在的“国家安全教育日”,是改革开放的祭日。

听传说,成都网络XX处的某副处长,年前匆匆忙忙找一位曾任检察官的大律师借了7万元,据传换了1万美元应急备用。又听说,好多负责国家安全的官员,他们的子女都在国外。负责看我的人偷偷地问我,你觉得病毒到底是怎么来的?中美会不会打起来?经济会怎样。圣经上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在这个“国家安全教育日”,上述这些人的财宝和心在哪里呢?

1900年庚子之乱,山西巡抚毓贤打着“国家安全”的旗号肆意屠杀传教士,1901年,这个爱国又误国的爱国贼被清廷下令斩首。1911年,辛亥革命,誓要驱除鞑虏的革命志士在山西杀戮满人,西安有1万满人被杀。毓贤的女儿在退无可退之时,她逃到外国传教士家里寻求避难,这个传教士正是她父亲当年所杀害的人的同事,而她所寻求庇护的城市就是她父亲屠杀传教士同事的地方。传教士知道她就是毓贤的女儿,但依然收留了她,救了她一命。 一百年后,“政法沙皇”周永康倒台,他的儿媳黄婉受牵连。无奈之下也寻求人权律师的帮助,也在推特上表明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亲切地自称姊妹。

在这个惊魂未定的春天,那些成天在人群中奔跑,负责对秋*雨的基督徒跟踪盯梢的,不知你们是否因为物价而倍感生活的压力?是否因为疫情而为家人焦虑?总之,愿你们平安。我不知道你们如何看待这份盯梢跟踪的工作,仅仅是为了糊口,还是为了晋升?但知道我的牧师在监狱里给罪人传福音。而我愿意在监狱外给警察传福音。只有这样,监狱福音的事工才是完整的。若你们有一天面临前着极大的艰难,你们可以来找我们,也可以去找其他的教会。若你们面临着许多的困惑,你们可以去看看圣经和从我们教会的搜走的那些书籍。

我不知道未来的中国会怎样,会不会很黯淡,会不会有惊涛骇浪。但我希望中国的教会能像100年前的教会一样,在那个暴风雨来临的时候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我们相信神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100年前的传教士愿意救毓贤的女儿一命。100年后的中国教会也愿意怜悯你们,宽恕你们,甚至救你们一命。不是为你们,而是为了福音。因为我们所信的福音的本质就是把益处赠给人,把荣耀归给神,阿们!

张起 于2020年4月15“国家安全教育日”

阅读次数:2,1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