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我痛心地确认了港警正由共产党背后直接管治

Share on Google+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与商界人士闭门会面时发表的英语讲话,被人出卖了。路透社获得讲话录音,分别于于9 月2 日和12 日公开播出。从2 日的录音中,我们可以清楚听到她真情流露,委屈沮丧地哭诉的声音。讲话除暴露了多项中共的底线外,有两点最为重要:首先,她承认自己已经引起不可原谅的浩劫,令香港陷入政治危机,如果她有选择的话,第一件事是辞职并深切道歉,乞求原谅。跟着,她宣告有关事件己变成国家安全及主权层次问题,特别是目前中美关系紧张,她能处理危机的空间非常有限。两段说话表明,她虽然并不恋栈权位,却有有一种势力令她不能自主辞职,也不能自主处理香港事务,让我们确切地知道她的软弱无力,己经没有多少管治意志。这也证实她不是一个能够独立自主管理香港的特首,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傀儡。

可是,林郑于第二天面对记者和第三天面对镜头作电视讲话时的语气和神态,与上述录音讲话比较,令人真有天渊之别,不可同日而语之感。这两天她回复严厉强硬的恣态,再三否认曾向中央辞职,重申留下是她唯一的选择,不存在希望辞职而不能辞职的矛盾,她可以带领团队助香港走出困局,然后又宣布撤回修订条例,回复作为特首管治香港的状态。前后两者比较,闭门录音讲话是她的真实思想情况,后两天的表现是受压力后公开证清问题,为讲话录音暴露出的秘密做出补救的虚伪表演,目的是要显出她仍然掌权,这大概就是中共对她的要求。林郑甘愿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敢辞职。三天内的表现显示她厚颜无耻,卑鄙拙劣的人格,罪无可恕。

那么,谁在管治香港?评论员刘细良先生说:香港正由共产党在背后直接管治。

这是准确的说法,但共产党如何进行管治?要解答这个问题,先要知道香港存在一个地下党,即是中国共产党以地下秘密形式在香港运作的党组织。中共正在利用发展到全港各个领域的地下党组织去干涉香港事务。根据许家屯在回忆录中清楚说明,他的职务对外名义上是“香港新华分社”社长,实际上港澳工作委员会(现为香港工作委员会,即香港工委)书记才是正业,是中国政府驻香港的总管。所以王志民对外名义上是中联办主任,实际上香港工委书记才是他的正业。

香港工委不是合法的注册组织,为了隐瞒,王志民只能以中联办主任身份公开活动,需要使用林郑月娥代替他公开落实一切政策。他除了在“反送中运动”中有两次按捺不住插手干预,召集亲共派人士到中联办听训之外,香港人至今无法抓到他实在管治香港的线索,评论员多以“北京”、“中央”、“中共”、“港共”或“习近平”等字眼来代替他,是非常无奈的。

揭出全港地下党员的分布情况很重要,至目前为止,己经有十位人士公开了他们的地下身份,证实了地下党的存在。他们是:

司徒华先生在他的回忆录“大江东去”第二章中承认,他曾加入中共属下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即共产主义青年团前身),忆述他与地下党前后关系的演变。

柯其毅先生在回忆录(Song of the Azalea)中记述了他入团入党的经过和为党工作的情况。

宋树材先生生前的口述回忆文章,刊于拙着《我与香港地下党页62》中,他承认自己在汉华中学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被党组织调到“学友中西舞蹈研究社”即“学友社”,在共产党员叶国华领导下转正成为共产党员并开展学生工作。

甘玉珍女士是宋树材的太太,她的口述回忆文章刊于拙文《我所知道的“青年乐园”》,文中她说自己是在“学友社”文艺组组长叶国华领导下加入共产党,后被党组织调去“青年乐园”工作。

刘文成先生的自传刊于《众新闻》,他说“自1952-1953年间工会由国民党控制变成左派工会后不久,自己便被发展成为中共党员”。他讲述了入党仪式细节及与党关系始末。

何铭思先生在口述自传中透露自己在抗日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干部。1989年“六四惨案”后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脱党启事刊于文汇报。

翟暖晖先生在回忆录《赤柱囚徒》中承认曾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虽未有详述入团经过,却在书中详尽忆述“六七暴动”的经历,对港澳工委多加批评。

罗孚先生未有亲自书写入党的经过,由他的儿子罗海雷在其著作《我的父亲——罗孚》中记述了罗孚是于1948 年在香港入党,监督人是后来出任第二任香港新华社社长的黄作梅和他的副手吴荻舟。罗孚的党员身份是保密的,至1967年“六七暴动”时才较为公开。

金尧如先生在回忆录《香江五十年忆往》中,虽未有详述他入党的经过,却讲及他于1947年曾在“中共台湾工作委员会”常委工作,任职宣传部长。年底党组织被南京国民党蒋介石侦悉,下令缉捕。幸而那时共产党在南京高层深处有人紧急通知我,转移到香港找中共中央南方局方方书记和乔冦华,于是得以逃离死地。稍后被安排入香港新华社负责新闻宣传和统一战线工作。

梁慕娴女士著有《我与香港地下党》一书,回忆她加入共青团和共产党的经过及为党工作的情况。

观察这三个多月的运动,让我痛心地确认了香港工委更正在直接地管治着香港警队。

特首林郑宣布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己经毫无意义,关键是她坚决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香港警队本属港府治下的队伍,由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属下的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所管辖。但林郑在所有的讲话中,对警察的执法行为只有称赞,支持和纵容,没有提出监督和制衡的需要,这其实是放弃了对警队的管治。

路透社12 日播出的讲话录音最能说明问题,林郑在录音中表示:“政府除了三万警力什么也没有,必须考虑照顾警方的反应,给予更多的权力,因为他们寡不敌众,要执法及控制人群极为困难。”尽管各界人士都强烈表达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重要性,她仍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严防死守对警队的调查,继续遵照中共“止暴制乱”的政策,强调依法追究违法行为,是恋栈权位放弃管治,把警队拱手献给中共,实在罪不容诛。

运动中,警暴层层升级,以警棍,催泪烟,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以至水炮车和真枪实弹,加上黑帮僱佣兵,在7.21 元朗站,8.31 太子站等处,滥打滥捕制造血腥镇压,现在离开枪杀人之举只有一步之遥矣!他们己经拘捕近二千人,最小的只有十二岁。拘留所新屋岭或警署内不少人被虐打,性侵,受尽凌辱。香港警察己经变了质,失去情理执法,人道关怀,失去了人性。警员那种凶狠相,那种欺骗技俩,处处看到渗满着共产党的性格,人神共愤。

其实,中国公安部早己在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即中联办)设立了警务联络部。最近,习近平会见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贺一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竟然在座。据报,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领导层扩大了,赵克志出任副组长,公安系统在涉港事务将扮演更重角色,进一步证实了我的观察,党指挥了枪。

我寄望更多埋伏在警队和各行各业的地下党员的觉醒,请他们克服恐惧,勇敢站出来指证:因为地下党的存在,“一国两制”是一场骗局。

香港人己经看清政权的本质,成功撤回修例己经不足以解决本质问题。他们将会乘胜追击,以追求真普选为目标,从根本上还原“一国两制”的原貎,区议会选举是另一场战役。

向勇敢的香港人致敬!!

2019年9月22日

(本文原刊于台湾《上报》2019年09月25日)

阅读次数:6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