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弗洛伊德/康定斯基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1-31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酒批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20世纪人类未来的救命稻草,佛洛伊德,上世纪先锋艺术家的样板教材,佛洛伊德,当年反叛青年的精神源头,佛洛伊德,那年头女人性放纵的一面燃烧的艳旗。

弗洛伊德 当我杀死我的梦的时候 我听见你的喘息 像清晨的红太阳拱出地面 达利的内战还未结束 有谁可以连夜赶赴刑场种下水仙 等待花开花落

从少女杜拉的犯罪情结开始,
从莱茵河滔滔泛滥的淫水开始,
从希区柯克无边的性梦场景开始,
从达利内战的预感开始,
从萨特的早年性幻想开始,
从福克纳喧哗与骚动开始,
从劳伦斯查泰来夫人的性抚摸开始,
从激流岛上顾城吱吱作响的板床开始,
从老酒葫芦那把歪歪斜斜的葡萄架上凌厉的尖叫声开始……

《酒批康定斯基之抽象艺术》

康定斯基,人类历史上少有的从理论到原创集一身的天才画家,抽象艺术的奠基人,现代抽象艺术之父。他是20世纪艺术的杰作,他造就了20世纪艺术。没有康定斯基,20世纪的艺术一定是另一种模样,艺术肯定会义无反顾的走向抽象,但不会这么风起云涌。因为有了康定斯基,后来的达利和毕加索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俯视传统,就象因为我们有了北岛和顾城,我们今天的诗可以这样。当整个人类徘徊彷徨在现实主义之末路难以狂欢之际,当怀旧的目光指向莱茵河逝去的流水,当巴黎星罗棋布的前卫艺术家飞蛾扑火般盲目而自信的实验自己的艺术良知和创新风暴,理论化、体系化、前所未有的艺术实践化的康定斯基给所有迷途的艺术青年指了一条路,那就是建立在康氏理论基础上的抽象艺术,肆无忌惮的色彩和线条之运用。他改变了20世纪之艺术走向,自从有可康定斯基,人们一夜之间恍然大悟,艺术,原来是可以这么抽象的。

当一个画家只用色彩和线条说话,当所有情感和温暖都退隐在色彩和线条背后。

除了色彩和线条,我们一无所有,在这之前没人敢这么想象,但康定斯基从理论到实践都做到了,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绘画时代,一个抽象的未来。

阅读次数:6,42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