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冷意象三首

Share on Google+

老酒葫芦2 2019-03-02

【这场病】

这场病不轻
这个女人薄的象张纸
这些句子扭曲成枯萎的花瓣

灵魂卷缩成一片残景
秋风熄灭在
御寒的外衣里

破破烂烂的句子爬出后现代病体
爬满秋的废墟和唏嘘的果园
生命之最后游丝舞蹈出旷世神话迟疑的暧昧

点燃最后一场失语
点燃风景中的梦呓
点燃自己的夜

【酒批句子】

句子和句子大眼瞪着小眼
单词和单词在襁褓中蠕动
火星和准星在空中爆炸
日子和日子老死不相往来

眼睛和睫毛调情
牙齿和牙齿作战
耳朵和耳朵偷听
鼻孔和鼻孔通气

手心和手背眉来眼去
前胸和后背交头接耳

句子在夹缝里穿行
幻化成意象朵朵
绽放瞬间……

【谁在黑夜里咳嗽】

荒凉的咳嗽
孤单的意象
孤单的象一个虫子

一行赤条条的句子
一把睡不着的椅子
一个破破烂烂的梦子

谁在夜里咳嗽
谁打翻桌上的杯子
谁喝弯杯中的酒子

谁在夜里咳嗽
谁锁定胳膊上的蚊子
谁拧断自己的脖子

谁在夜里咳嗽
谁打穿荡妇的宫子
谁做死自家的娘子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4,2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