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最不干净的就是北京的统治者

Share on Google+

「十一大阅兵」的表演是中国国庆全场焦点。 图:翻摄自百度百科

「十一大阅兵」的表演是中国国庆全场焦点。 图:翻摄自百度百科

习近平劳民伤财,举行盛况空前的中共建政七十周年大阅兵,将偌大的北京城搞得风声鹤唳,如《明史·崇祯传》中常用的术语「一日数惊」。

比如,警方规定,临近长安街的住户,如果十一期间在家居住,十月一日当天早八点,所有人需要到楼下集合,直到庆典结束才能回家。家中有老年人及行动不便的,会有警官入户,当面陪同并将户门开启。又如,游客到长安街上如厕,必须登记身份证,并在登记表上「如实」写上是大便还是小便,这样厕所管理人员可以掌握如厕时间。还有,我有朋友从美国带了几本我的书回中国,以前通常都能顺利过关,这一次居然在未被告知的情况下,其行李箱被开箱检查,所有书籍全都凭空消失,大概他们害怕这些书真的会颠覆共产党无比强大的政权。

如此严格的管制措施,让一向愚忠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感到生活和工作极为不便。他斗胆在微博上发帖说:「中国如今是安检使用范围比较广的国家。地铁丶火车站都普及了安检,去天安门广场也早就安检了。我深度怀疑,在非特殊地区,我们的安检过度了,耗费了过多资源。这些资源如果用来从源头上安抚对社会心怀不满的人,也许效果会更好。」

他还抱怨密不透风的网路管制说:「国庆日快到了,上外网极其艰难,连环球时报的工作都受了影响。我个人觉得这有些过了,在此提点意见,希望得到倾听。走群众路线,相信群众很重要,我们人民群众的绝大多数人都爱国爱党,有强大的政治分辨能力,立场坚定。这个国家并不脆弱。建议还是要在我们的社会和外网之间多留出一些缝隙。」然而,如同《红楼梦》里提了意见却被往嘴巴里塞上牛粪的忠诚奴才焦大一样,胡总编刚刚发完牢骚,立即就遭到上级痛斥,然後乖乖删去了大逆不道的帖子。

一幅进京安检的横幅标语在网上广为传播,横幅上写着:「确保进入北京的人乾净。」谁乾净,谁不乾净,都有共产党说了算。早先被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驱赶出城的数十万「低端人口」,当然都是不乾不净的劳苦大众,不配再次进入北京。然而,真正肮脏的,并不是这些干脏活的人,而是习近平为首的统治者。他们是窃国大盗,是蠹虫,是豺狼,他们将北京乃至中国变成道路以目的非人间。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北京,有过真正乾净清爽的时代。来自湖南乡下的作家沈从文说,北京高而蓝的天空,让人想下跪。他在半夜里独游西山望月,有一段描写:「西山一切,小麻雀的声音,青绿色的天空,山谷中的溪流,晚风,牵牛花附着的露珠,萤火,群星,白云,山泉的水,红玫瑰」都使他「想起了梦里的美人」。沈从文笔下的如诗如画的北京,早已被习近平大阅兵的戾气毁灭了。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1,66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