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并中共十六大:

执政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就要召开了,我怀着良好的期望,预祝大会成功。

改革开放二十余年,共和国在许多方面,主要是在经济改革和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使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和人民生活有了显著的提高。执政党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功不可没。

我国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民主和法治的制度创新尚未认真实行。自执政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执政党的历次代表大会和重要的中央全会,都提出了民主和法治问题。例如,执政党十五大通过的江泽民总书记的政治报告提出:“共产党执政就是领导和支持人民掌握管理国家的权力,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保证人民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依法治国,就是广大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依照宪法和法律规定,通过各种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保证国家各项工作都依法进行,逐步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应该说十五大在民主和法治方面提出的基本纲目是较为完备的,可惜缺少具体的法律和实施方案,更缺少应有的实际行动。

现在,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的浪潮席卷全球。《联合国千年宣言》已经宣布了“自由、平等、团结、宽容、尊重自然与分担责任”的六大核心国际价值观以及“和平、发展、环境、人权”的四大目标,我国领导人签署了这个宣言,全世界已有百十个国家和地区实行了民主制度。在社会主义国家中越南在2002年国庆前实行大赦,从监狱释放了6000余人,朝鲜在新义州特区实行三权分立。我国知识界和全国人民对於民主和法治已有迫切要求,在执政党内,中共山西省长治市委提出了“公开”、“放开”两个口号,实行了真正的舆论监督和群众监督。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原党委书记李昌平积极地为民请命──具有公民意识和公仆意识的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不断地涌现出来。

2002年10月25日,江泽民先生在美国布什总统图书馆的讲话中,首次提出“政治文明”与“和平统一”的口号,并且说:“中国积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扩大民主,建设法治国家,维护人民当家做主的各项权利。”这些口号和决策如能付诸实现、全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是会热烈欢迎的。我建议执政党十六大和由十六选出的领导集体,顺应时代潮流,顺应民意民心,把以民主和法治为目标的制度创新,摆在和经济改革和建设同等重要的地位。就这个问题提出以下的建议:

第一、发扬江泽民先生最近在美国强调的“以和为贵”的精神在执政党和人民之间,在全国各个民族地区和阶层、行业、团体、个人之间,提倡相互宽容、亲密团结,缓和以至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坚决反对和制止一切国家和非国家的暴力和恐怖活动。为此,就要重新评价“六四”,正确评价和对待站在改革开放第一线、功勋卓著、深受人民爱戴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先生,释放一切政治犯、良心犯和宗教、准宗教人士,逐步平反政治的和刑事的冤、假、错案,欢迎流亡海外、没有暴力恐怖行为的一切骨肉同胞出入自由的参与祖国各项改革和建设事业,加强海峡两岸的人员、信息、经济、文化的往来和协商对话,为国内的制度创新和经济腾飞,营造一个祥和、宽松、稳定的良好政治环境。

第二、执政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和十五大提出的“逐步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应当成为制度创新的基本方针。执政党十五大提出的“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证人民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尊重和保障人权”以及“依法治国”应当成为制度创新的具体纲目。我建议:执政党和政府按照十五大提出的方针和纲目,建立由党政官员和民间专家(包括:政治、法律、经济、社会等有关专业)共同组成的几个立法咨询委员会,分别研究和起草有关“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保障人权”和“依法治国”的制度和法律。由执政党分批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并有步骤地加以实现。比如民主选举可首先实行县以下人民代表和县长、乡长、镇长的直接民选,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再实行全国普选。

第三、对於具有不同利益和持有不同政见的地区、民族和人群,分别进行双边对话,逐步取得共识。在条件成熟时,召开类似1949年9月举行的包括台湾各政党、全国各少数民族、汉族人民中的持不同政见者的扩大的政治协商会议,实现整个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和整个中国的和平统一。

我们相信,只有执政党昭诚信于天下,以诚信态度实行社会主义的民主化和法治化,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和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国社会的可持续的全面发展和我们国家的民主、统一、文明、富强。而执政党自身,也能够在实行民主和法治的诚信行动中,改善自己的形像,恢复自己同人民的联系,提高自己的威信。

中国公民 林牧

北京之春2002年12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