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与李伟东商榷《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文史实

Share on Google+

关于李伟东先生《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及战略检讨》政论文章(以下简称李文),我一直想写点评论。因为时间比较零碎,所以看到他的推特,已经忍不住零零散散说了一些。这里再做些补充。

1,李文“可悲的是,一场让数百万人丧失生命的内战,表面上争夺的却是谁更代表民主?”

评论:国民党理解的民主跟我们今天理解的民主基本上是一样的,尽管有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框框。但是共产党提倡的民主,叫做人民民主。这里的人民不是公民而是共产党指定的阶级或人群,所以它不是全民民主,共产党仅仅是借用了民主这个词汇而已。

2,李文:“那么,既然两党都标榜自己要民主,为什么不能合作建立民主政府呢?他们表面上也这样做了,但后来都由于实际利益冲突撕毁了协议(共产党要政府中的14个部长席位,国民党不给;国民党让共产党裁军,共产党把正规军裁成民兵应付)”

评论:共产党要14个政府委员席位,国民党不给是真,但国民党并没有撕毁协议,而是共产党胡乱要价。本来的协议是40个席位里国民党20席,共产党、民盟、青年党和无党派共20席。中共为了能够联合民盟行使否决权,坚持要求它和民盟必须占有国府委员会三分之一以上即14名;而青年党则坚持如果给中共超过10席或者给民盟超过青年党,就不参加政府。国民党只同意给中共和民盟12席,后来答应让出1席给共产党指定的无党派人士,这就增加到13席,但还是没有满足共产党的胃口。毛共的诡计是,把国民党政府改造成共产党可以行使否决权的无作为政府,而共产党在其控制的所谓解放区仍可以完全专制独裁,这样国民政府就无法行使职责,坐等毛共吞并。

3,李文:“远在美国哈佛大学的费正清撰文指责国民政府特务统治并说共产党更代表民主方向。知识分子的心就倾斜向共产党了”

评论:仅仅以美国某些亲共言论就判断知识分子的心倾向共产党缺乏足够证据。知识分子没有几个人喜欢共产主义的,只是不少人误以为共产党是个民族主义党,不再坚持共产主义。但对共产的担心始终存在。

4,李文:“国民党拿出了一个很好的47宪法并实行了普选(47宪法以46政协会议讨论为基础,共产党也参与了起草),但人民更喜欢共产党拿出的更倾斜于普通民众权益的民主方案。”

评论:共产党除了政协之前的《论联合政府》,并没有跟46宪法比拼的宪政方案。其实政协的五项协议是双方共同拿出的有共识的方案,不存在比拼问题。在政协会议出台之前,是国民党根据孙中山的建国方略逐步实施的从训政到宪政的实施过程。

5,李文:“这场大比拼,国民党首先在政治上输了,其后的军事失败,不过是政治输了之后的必然结果。”

评论:国民党在政治上输了并没有见到足够的论证。而共产党军事上的胜利也缺乏足够的分析。比如共产党对所占地区不会尊重私产和公民人身自由,把一切人力物力投入战争。这其实也是共产党在抗战胜利后拼命抢地盘的原因。还有其他诸多军事因素。

6,李文:“他并非不懂民主,而且对民主的模式和运作都很熟悉,不然不会在与国民党的制宪争议中逐步占上风。他也没有从抗战胜利起就存下了一颗用民主骗术独霸天下的心。他曾经设想让国民党把他们融入新的联合政府,从此开始进入议会斗争时代。”

评论:毛泽东根本不懂现代民主的政治学。制宪时共产党提出的修改意见并非毛的主张,他仅仅是提出要限制国民党的要求,由懂法律的人作为代表,何况还有民盟、青年党、无党派中的专家。

毛泽东确实从抗战刚胜利就要独霸天下,立即开展上党战役就是证明。只不过中苏签订友好协议之后,苏共勒令毛跟国民党合作,毛才在短暂的1946年2月有过进行议会斗争的想法。当雅尔塔协议传到中国,中国开始反苏游行,苏联转而开始支持中共夺权。恰逢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给了毛借口,于是毛要求共产党把谈判当成斗争手段之一,全力跟国民党展开斗争。

7,李文:“直到日本人快要打进北平了,两党才想起应该再次联合共同抗日。但是,历经十年的无谓厮杀,损失了数十万青年的生命,中国的国防力量(军力和经济支撑力)严重受损,人心撕裂,已经无法应对日本的入侵了。”

评论:西安事变之前,共产党根本没有心思抗日,争取生存是第一位的。而蒋介石则要先平定内乱然后才能统一力量抵抗日本。蒋介石那时剿共只是平定内乱的一部分,此外还有中原大战、十九路军成立福建政府,两广事变。尽管有这些战乱,抗日战争前的1930年代还是有民族工业的大发展,国防力量相比国共分裂的1927年还是增强了不少。

8,李文“并开始在苏区打土豪分田地,受到农民欢迎。”

评论:中共建立的江西苏区到逃跑时人口下降了三分之二,到处抢劫,怎么可能受到农民欢迎呢?看看龚楚写的苏区回忆录就知道真实情况了。

9,李文“对得了东北就即将养肥的强敌,还强调攘外必先安内,是国民党犯下的第二个重大战略错误。”

评论:攘外必先安内当时是正确的。此后正因为内部不安,导致共产党不仅不能成为协助抗日的力量,反而成为牵制国军抗日的力量。许多国军被共产党吃掉。白白形成内耗。

10,李文“如此关键一战,蒋介石却命令撤退”

评论:学者的研究都倾向于是张学良自己不抵抗,而不是蒋介石下令。

11,李文“国民党在没有日军的压力下也灭不了中共,已经试过十年了。”

评论:如果没有日军压力就不会有西安事变,共军早就消灭了。即便有了西安事变,加入没有强敌压境,国民党还是要收拾掉共产党不会容忍其坐大。

12,李文“平型关一战,八路军就歼敌上千”

评论:据专家考证,共产党上报国民政府平型关战役“歼敌500”,实际不到500.而且消灭的是个运输队,里面有很多朝鲜马夫,歼灭日本并也就200多人。

13,李文“但至少占全中国人口1/5的人被共产党救起,脱离了日军奴役,也是一大贡献。”

评论:共产党的敌后占领区,都是从国民党手中抢的。凡是日军进攻方向,共产党只会跑。但是对国民党或听从国民党的游击队占领区,共军打起来毫不手软。所以这些地区的老百姓假如真的脱离了日军奴役,也不是被共产党从日本人手中解放的结果。江南新四军从来没有打过一场歼敌100人以上的知名战役,倒是有名的黄桥战役歼灭国军5万人,所以才被当成叛军被消灭。

14,李文“首先,土改,实现耕者有其田”

评论:共产党的土改,除了在抗日战争时期因为向国民政府承诺了放弃阶级斗争实行缓和的减租,其他时候的土改都是血腥的。靠血腥土改争取民心是不合逻辑的,如果说来威慑农民倒是有用的。上次纽约城市大学开的土改研讨会,二十多位专家都是在不同维度论证这一点。

15,李文“其次,民主选举和三三制政体”

评论:三三制只是统战工具,所有不是共产党的官员都是共产党指定,跟民主毫无关系。就跟今天的花瓶党类似。至于投豆子,只是个别地方的做法,并非为了普遍执行选举法不得不做的变通。这些都是做戏。真正到了开国大投票选国大代表,中共就开始抵制。今天中国玩弄的各种操纵选举把戏都是由来已久。

16,李文“国府方面要求中共尽快复原部队,除延安外,交回其他国土。”

评论:国府方面要求中共保留抗战结束时的占领区,不要抢占日本占领区。以后的争夺都是因为中共抢占日战区导致的。当时的中共占领区不仅是延安,已经包含了一亿人口的所谓解放区,但是中共不会知足的。

17,李文“双方裁军也实际执行了”

评论:国军执行了。比如74军整编为一个师,称为“整编74师”。因为整编裁撤了不少将军,导致他们的中山陵哭陵事件,动摇了军心。而共军从来没有裁撤过军队。

18,李文“但国民党此时如果提出重开国民大会,让共产党主政,请毛泽东当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退休,国民党仍可以弱势政党牵制共产党,使之不必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必向苏联一边倒。”

评论:渡江战役前夕,那时候中共都已经提出战犯要求了,国民党还如何牵制共产党?说白了就是无条件投降。不战斗到底也没有办法了,要是投降连今天的台湾都被共产了。

19,李文“蒋介石要军令政令统一,毛泽东说要用新民主主义统领全国,其核心意思都是四个字:我说了算。”

评论:蒋的“我说了算”,是要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本身就是要走向民主。而毛的“我说了算”,是要维持其个人独裁。

20,李文建议里“废除党军,军队国家化”

评论:中共是绝不会答应放下枪杆子的。不仅中共,其他国家的共产党也一样。

21,关于《穿越方案》,遇到毛共这种政治对手,而且其背后有苏联支持,除了瞅准机会消灭之,否则再好的方案也白搭。请看世界上的有武装的共产党,有跟其他党派合组联合政府的吗?迷信武力是所有共产党的通病,因为他们的经典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斗争学说。今天由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破产,中共在习近平之后产生某个改革派领导人还是有可能的。

22,关于给中共当权者的建议,现在早已不是回归新民主主义的理论问题,而是特权利益阶层已经形成。如果要民主,他们就要放弃特权利益,动辄多少亿的利益谁愿意主动放弃啊。所以这种却说犹如与虎谋皮,肯定是没有效果的。也许将来出来一个真诚的改革派领导人,这套说辞才能起到一些作用。

博讯2019年10月30日首发

阅读次数:8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