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没有文明化就没有现代化

Share on Google+

【摘要】这场战争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反映到制度上面,它终将是民主与专制之战。

******

“九、一一”恐怖事件震惊了世界,严重创伤了人类对自我生命以及相互依存的自信心。人们回肠荡气,在平时无法触及的心灵深处与自己见面、对话。

我们惊魂未定、痛心未已,却又被另一个事实更深重地打击着。那个事实就是,我们文明古国的许许多多同胞又一次和当今世界上最野蛮的国家站在一边,幸灾乐祸甚至额首称庆。葛红兵教授在给友人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今天在课上,我问那些大学生们对美国此次遭受恐怖袭击事件的看法,他们90%表示幸灾乐祸,让我非常痛心,我的心开始真正流血,这群人已经彻底地被僵化了,他们失去了一个人起码的是非感和同情心。这才是真正的恐怖。令人气愤的是我的许多同事的看法也和这群奴化了的学生一样。”

其实,对这样一个恐怖事件的是非评判应该与“亲美”和“仇美”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有关战争、暗杀中具体行为的是非道义问题还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地方的话,专以乱杀无辜而造成人人恐怖为目的的恐怖主义活动是绝无理由占有半点道义空间的。这本来不应该成为问题,但是,最令人痛心的是,在当今中国,有太多的人需要每天被告知“煤球是黑的”,而且那些坚持“煤球是黑的”的人,不是被我们的同胞看成异类,就是被当局打成罪犯。

其实,我们并不应该太惊奇于我们那些同胞对“九、一一”恐怖事件的反应,因为在中国,人们太经常地被灌输“煤球是白的”了。久而久之,煤球果真就成白的了。君不见我们的同胞对“六四”的淡忘吗?君不见我们的同胞对“芳林”、“南丹”、“石家庄”……的淡漠吗?君不见我们的同胞与当局一起对“法轮功”、“民运人士”的同仇敌忾吗?君不见……归结成一句话:我们中国人的文明标准太低下了!

专制是暴力的暴力,是滋生野蛮心境和行为的温床。假如未来的证据表明,“九、一一”恐怖分子得到某个政府的协助和保护的话,我敢断言,这个政府一定是专制的。同样我敢断言,假如布什政府在即将开始的全球反恐怖战争中,使用了伤害无辜的非节制武力的话,那么它必定会遭到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文明力量的反对。这场战争是文明与野蛮之战,反映到制度上面,它终将是民主与专制之战。

我们中国人做梦都想现代化,而且许多同胞因为认为美国害怕和阻挠中国现代化而仇视美国。但是,上海的摩天大楼群并不是现代化的根本标志。任何现代化化都首先建立在人民文明的整体心态之上。文明的第一要义就是对所有人命的珍视和普遍的人道关怀。虽然,许多同胞对“九、一一”幸灾乐祸,但是,假如电视台采访的话,我相信,很少有人会把此心情赤裸裸地表现出来,因为,即使是这些人,在他们心灵的深处一定也会有是非感的。我的信心和希望都寄于此。把心灵深处的是非感荡漾出来,让它成为主流话语和行事儆醒,这就是文明化。没有文明化便没有现代化。

2001年9月15日

《议报》第7期 20010916

阅读次数:1,4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