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之:全球化发展的趋势及其价值认同

Share on Google+

我这里主要谈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全球化的理论框架问题,第二个是全球化的大方向,最后一个是全球化的悖论。先谈第一个;人,这个物种应该是起于同一个源头的,但是在以后若干万年的过程中却由于求生存而散布到地球上各个角落,一群一群地在相互隔离的情况下发展自己的文化。这种情况大概就是庄子说的:“道术已为天下裂”了。但它并不是“往而不返,必不合矣”。随着交通能力的进步,分散的人群又慢慢地会合起来了。到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时,可以算全人类又互相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因此,1492年是全球化的开始,距今已有500年了。在这500年中,人类的交往程度大大地增加起来,开始由1492年前的一体多元状态向多元一体化发展,其中充满了战争、掠夺、冲突、殖民,但是仍然改变不了联合的趋势。如钱钟书先生所言:“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1992年是全球的进程中的又一个标准,是下一个500年的开端。从1992年后市场经济体制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绝对优势。

推测全球化的方向是要一些胆量和勇气的。国际关系学界有个规矩:推测10年之后的事情等于胡说。现在我们索性推测长一点,也许反而可以准确一点。全球化方向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人类遇到了重大灾难,如永远不断的小行星撞击地球的传言,地球毁灭了,人类也毁灭了。这些我们只能不管它,不能作为推测的根据。另外,信息技术和基因技术的发展也到了人类不能控制的地步,因为从遗传上改进智能和体能属性将首先属于世界上有特权的个人或团体,这会令人不寒而栗地想起希特勒种族净化的狂想。对于人类以外的和内在的这两种情况我们都无法顾及,视为相应不理。在全球化的未来,自由将成为第一价值。计划经济和斯大林式的社会主义之所以失败,就在于没有自由。自由是人类内心最高的价值追求,但是平等、公正同样是人类内心的强烈要求,这是人类第二最高价值。这两者不断发生矛盾,又不断调和,但第一第二看来任何时候不能颠倒。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这个问题很明显,以至于有个法国人写了一本叫做《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书,主要是谈欧洲资本主义与英美资本主义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的区别,他们对平等的重视不同,但无疑都把自由放在第一位。谈到全球化的未来,必须提一下文化问题。前些年文化被炒得很热,有人把亚洲的成功看作是儒家文化的产物。在我看来文化的核心是价值,什么是价值?价值是所欲、所爱、所好。如“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生存和生理就成了最基本的,也就是最低的价值。我们谈的价值要高一点。价值至少有三个层次:乡土价值、民族价值和全球价值。三个层次的价值分别被不同地域的群体所拥有。乡土价值与民族价值,只要不强加于人,可以自适其适。全球价值已经有了,如《人权宣言》、《环保宣言》、《核不扩散宣言》等等……。但许多还不能为各国自觉遵守,而且还可能引起冲突。今后,一个民族最大的光荣是在全球价值的形成中增大自己的份额。全球化的未来将是全球价值形成并发挥主导作用的局面。

全球化的悖论就是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使全球化化不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国际关系中一方面全球化的力量日趋重要,另一方面民族国家仍是国际关系的主体,两者常有冲突。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就是他对这种局面的洞察,也表明对西方中心地位行将丧失的恐惧。现在西方中心很难维持下去,形成了多元化的局面,世界单民族就有3000多个,而且又有着不同的发展,如托夫勒所说,有农业、工业和后工业文明,这种多元格局与一体化趋势,有互相促进的一面,但是相互矛盾很大。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已成了全球共同面临的难题。有人提出把联合国变成世界政府,我想这在短时期内至少是不现实的。全球化悖论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我从来不提全球化,不提全球一体化;现在冒一句,真正的全球一体化可能还要500年吧!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1998,(4).

阅读次数:1,2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