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习近平“中国之治”摆明挑战西方体系

Share on Google+

中共19届四中全会闭幕,公报表述中共在国家治理体系的13个制度优势,提及“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其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并称“这些显著优势,是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基本依据”。新华社发表《开辟“中国之治”新境界》文章,将中共四中全会的制度性顶层设计称为“中国之治”,向世人宣示,中国无意采用西方发展模式,却获得举世瞩目的发展成效,有能力与西方一较高低,将提供全球“中国方案”,分享世界秩序的治理。

官媒称,四中全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制度,进行系统性总结和梳理,以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是习近平时代对“中国之治”的全面概括和系统性阐释,将成为习近平时代中国政治新的起点。

公报列举中国制度的13个优势,包括:坚持中共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全国一盘棋、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坚持共同的理想信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改革创新、坚持德才兼备选贤任能、坚持党指挥枪、坚持“一国两制”、坚持独立自主和对外开放相统一等。

所谓“优势”中,“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是大陆得以快速发展和胜过西方模式的关键优势和法宝。正如官媒所指,除了有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坚实国力等显见因素外,一个关键因素是,中国拥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组织动员能力强大的制度优势。这使中国经济有较强承受力,在应对各种困难和风险方面具有明显制度优势。这也是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发展模式最忌惮和不满的地方。

中国崛起为世界提供有别于西方(包括发展模式、道路、理论、制度)的“中国方案”,即“中国之治”,与欧美治理和发展模式形成鲜明对比和竞争,挑战西方体系。

2016年,奥利弗·施廷克尔(Oliver Stuenkel)出版《后西方时代》(Post Western World)一书,就“中国之治”与西方发展作了描述。他说,世界多极化走到2017年,新势力已全面崛起,其中的核心是中国复兴。中国的成就对全球秩序产生广泛和系统性影响,中国方案也让世界更多倾听到东方的声音,中国已成为能挑战西方领导秩序的国家,让“后西方时代”真正到来。

书中说,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抛开狭隘的西方中心主义,将西方“民主法治”作为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临时畸变,将东方崛起视为回归常态、规避简单化的极端,面对现有秩序或建立“平行秩序”,补充国际机构,增加新兴国家的自主性。中国之治最耀眼,既开启盛世中国之路,又重塑全球秩序,正引导并带领全球治理的新航向。

施廷克尔认为,中国崛起使美国超级大国地位受到挑战,全球力量平衡正发生转变。而世界多极化走到今天,新势力全面崛起,中国已成为唯一能挑战西方领导秩序的国家;中国之治的巨大成功,终结了西方时代。这种判断和东西方发展“趋势”,显然给中共增添莫大的自信和坚定。

中共欲与欧美平分天下的意图,突显在习近平对“中国之治”表述上,他曾说:“人类只有肤色语言之别,文明只有姹紫嫣红之别,但绝无高低优劣之分,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在认识上是愚蠢的,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人类历史告诉我们,企图建立单一文明的一统天下,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很明显,四中全会就是要坚持习近平认定的发展模式,并自信地认为,中国模式拥有美国和西方没有的制度优势。即使中美在贸易、科技和安全等领域展开激烈博弈、中国经济遭受空前阻碍,但中共仍不改变“初心”,执意要与美国和西方抗衡,坚持走自己的路,并在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2049年中共建政百年,分阶段完成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

无论国际国内局势如何演变,中共不会在制度、意识形态等领域改弦更张,下决心要一条道走到黑。但这个宣示等于呼应了美国副总统潘斯的“指控”,显示川普政府遏制中国(中共)的策略正确。而中共是否步苏联后尘,美中的浮沉胜败,只能等着瞧了。

世界日报2019年11月02日

阅读次数:91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