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只有中国符合被美国判定为“敌国”的五大尺度

Share on Google+

中美之分歧乃是价值观的分歧,贸易冲突仅仅是表象而已。(汤森路透)

虽然中美贸易战暂时缓和,但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先后发表严厉谴责中国的演讲,直接指出中美之分歧乃是价值观的分歧,贸易冲突仅仅是表象而已。

此前,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演讲中,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奉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国家做出彻底的否定。川普説:「实质上,不管是什么地方尝试了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都导致了苦难、腐败和衰变。……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渴望导致了扩张、入侵和压迫。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应该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苦难。」川普谴责那些顽劣不化的独裁者説:「那些宣扬可耻意识形态教义的人,只会继续让生活在这些残酷体制下的民众受苦。」这段讲话彼彭斯和蓬佩奥的讲话更重要,它早已透露出美国对华外交政策的急转弯:美国政府和民众放弃了将中国改造成像日本、德国那样的民主国家和盟友的幼稚想像。中共的集权主义的顽石本性与民族劣根性,超过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无法达成「自我治理」的伊斯兰国家。

政治学者丁学良认为,美国政府和非政府的精英层判别某一国家是否为「潜在威胁者」时,有五大尺度。第一个尺度,聚焦在政治制度及其意识形态体系上:对方是民选的政府,还是非民选的?是多党竞争的代议制,还是一党始终当政的?如果是非民主制的,是更靠近权力高度集中的「专权制」(authoritarianism)——如第三世界众多的军人政权或家族统治,还是更靠近权力极度集中的「全权制」(totalitarianism)?显然,后一类更容易被美国视为主要威胁,这类政体的权力更加集中、几乎不受任何约束,可以更快速和更有力地推行强制性的对内对外政策,说出手就出手。中共政权是共产极权主义加东方帝国传统,对民主世界的威胁最大。

第二个尺度,关乎种族和文化包括宗教。在其它因素同等的情况下,美国精英层对同文同种的外方更感亲近,这是人之常情。如果对方不是白种人、不是基督教传统,则更容易引起误解和猜疑。「九一一」之后,美国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反击和连锁反应,就是突出的实例。如果对方的政府或宗教团体实施有组织的迫害基督徒的政策或措施,就易于招致美国公众的同仇敌忾。习近平执政以来,对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迫害,达到文革之后的顶点,对其他宗教团体如维族穆斯林、藏传佛教信徒以及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更与日俱增。此类报道在美国媒体屡见不鲜,珍视宗教信仰自由的美国公众对中共政权不会有好感,美国官方更不会跟这样的政权做朋友。

第三个尺度,是规模。对方的领土(领海)、自然资源、人力资源(数量、素质、年龄结构、性别比例)、地理位置等构成了其综合潜力的基本要素,这个道理明显可见。打开世界地图就能发现,在规模上能与美国匹敌的国家,屈指可数。

第四个尺度,是发展的速度和素质。第三个尺度里的要素,构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综合潜力,发展的速度和素质则是把综合潜力转化成综合实力的动态过程。它受到战略分析界的高度重视不言自明——越是发展得快、技术密度越是高强的经济体或国家,越是易于摇撼既有的全球力量对比,挑战现存国际秩序中的主要得益者。

第五个尺度,是行事或操作的方式。如果对方以「润物细无声」、「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挑战,美国精英层不至于立刻摩拳擦掌、纵马回枪,作为既有的霸主方,他们在这个地球上有太多的麻烦事需操心用力。若对方的手法突变,或是在舆论战线正面叫板,或是在全球多地处处出击,或是在关键领域勐然显威,或是在要害部位生勐挥拳,美国精英层就一定会认真反省、重整佈局、运力反击。邓小平韬光养晦,美国或许无动于衷;习近平「一带一路」,美国就不能坐视不理。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只有中国基本符合所有五大尺度。

在刚刚落幕的中共四中全会上,习近平已经宣佈中国跟西方脱钩。官媒赞颂此次会议为国际政治现代化「树立了一个中国范本」,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制度标准」,「中美制度竞逐拉开大幕」。法国评论人安德烈指出:习近平的要害在于,他真的相信存在着一个抛弃普世价值的中国方案,把他上任七年来在唯唯诺诺的官员面前发表的所有讲话,报告叠加组合,形成一个所谓的中国治理体系,并随即被官媒誉之为「中国之治」,「第五个现代化」,「中国方案」。他的中国方案实质上是回归毛时代,党领导一切,自己独裁一切。

习近平政权主动承接当年苏联佔据的、已经空了将近二十年的「美国的头号敌人」的位置。铁幕不是肯南、丘吉尔和彭斯、川普们拉下的,而是史达林、毛泽东和习近平们拉下的,独裁者只是自食其果。

来源:上报

阅读次数:1,0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