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关心香港学生人人有责——旁观者的心声

Share on Google+

港警、黑帮、滥权镇压,殴打、枪击、催泪弹水泡车全都用上,而示威的“暴徒武器”相形之下太小儿科;香港目前局势走进瓶颈峡谷,是北京欲擒故纵的手腕。图/撷自立场新闻脸书直播(资料照)

新近,警察冲进香港大学、中文大学、理工大学校园,发生了与学生短兵相接的冲突,抓捕了大批学生,不少学生尚未满18岁。据说防暴警察并未征得校方许可,就擅自进入校园,并且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和布袋弹攻击学生,有人受伤,警察并对准校内建筑物举枪。

警暴侵犯校园自治权,九名校长的声明仅隔靴搔痒

这次警方侵入校园施暴的行动是整个运动的又一高潮,因为大学的独立自治权受到侵犯。自从双十一以来,好些大学学生会响应支持“三罢”,这就给警方藉口,强行进入校园“执法”。香港九所大学的校长联名发表声明,指出“某些大学已被示威者所控制、校园内有毒的化学品遭拿走,教职员与同学因担忧其自身安全而离开校园。这些事件正对大学造成最根本的挑战。”这句话似乎是为警察入校赋予合理的依据,既然校方面对了挑战,不能自己解决,那么警察来救场,似乎有合理性。

声明接下来说:“当前的社会纷争,已令大学校园化身成政治角力的场所,而政府的回应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机。”这句话又是抛向港府的,他们没能化解危机。总之,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这些校长们十分市侩而油滑,没有担当,不敢站出来捍卫校园的“自治权”,学生们会怎么想?校长如家长,不能勇敢地捍卫自己的哪怕是犯了错的孩子,那还有什么道德威信,其傀儡角色很令人失望。

暴力升级,最大黑手是北京和港首

香港在世人心目中,一直是法制社会的典范,是亚洲金融中心,法治是香港繁荣发展的基础,现在警方“执法犯法”、“知法犯法”,因为港府和北京在后面撑腰。香港学生5个多月的民主运动,即使近期以来使用暴力手段,却依然得到了很多香港市民的支持、声援与同情。6月至8月间的活动甚至有一、二百万香港市民走上街头,举行“和理非”示威抗议运动,香港只有七百多万人口,这是什么样的民愤、民怨与民情?刚开始的和平抗议很快就出现少数的一些人冲击立法院,零星的人向警察投掷砖块,警方立即已催泪弹、橡皮子弹、布袋弹还击。双方力量悬殊,根本不成对比。从此以后,双方的暴力对峙逐步升级,向公众界和国际社会展现的画面,全都是熊熊大火、硝烟瀰漫的景象。港府立即给一些示威者冠上“暴徒”之名。

到底最初开始采用暴力行为的示威者是谁?是冲动的热血青年,还是从中国混进来、带有任务的“职业暴徒”?发生暴乱场面对谁有利?既然出现混乱脱序现象,那么执法、甚至警暴式的执法就有合理性了。五大诉求里面的一条是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是绝对必要的,警察、黑帮、滥权镇压,殴打、枪击、催泪弹水泡车全都用上,而示威的“暴徒武器”-砖头、汽油弹、防毒面罩、蒙面口罩相形之下太小儿科,青年人不愿任人宰割、霸淩.

习政府的袖里乾坤——让香港油尽灯枯

香港今日局势已经到了一个近于内战的场景,不单是公众每日的生活受到侷限,人民的生活财产面临危险,所谓“三罢”已经不是一种行动口号,而是目前社会的现状,人们不能正常出行、上班;学校开始局部停课;市面萧条,物品粮食供应缩减,虽然还未出现抢购现象,但是可以想见,这是迟早的事。更别提商业上股市萧条、旅游停滞,这对一个自由商贸港,是致命的打击。北京是要香港自生自灭,耗至油尽灯枯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习近平政府老早就出手了,并不需要“天安门模式”重演,它都有办法让这七百多万港人闹出的“风波”(天安门屠杀,官方语言是“政治风波”)短时间内平息下去。只能说香港目前局势走进瓶颈峡谷,是北京欲擒故纵的手腕。

理国论道,治政为民,在于公平正直。香港回归20年来,香港政府、北京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治理失策失责,欠了香港市民20年的“债务”。大量中客涌进,带来的不仅是一批能繁荣市场的消费观光客,他们也冲击了香港的医疗福利甚至教育制度;这里也成为贪官的洗钱胜地;各大公司的财权产权都落入内地高官子女的手中;媒体和学界脖子上的紧箍咒越来越收紧,这些现象学生与市民看在眼里,愁在心里,他们有权谴责与问责香港政府与北京中央政府。几任北京钦定的港督面对这些,不但无作为,反而是“一切行动听指挥”,跟着北京指挥棒旋转。香港的钜富家族们开始也是听话合作的,但是北京感到对他们还是不能如对行政官那样“收放自如”,于是渐渐产生釜底抽薪的念头了。这些人精似的大款大亨难道不知晓吗,细看他们在这次运动里扮演的暧昧角色就可看出端倪。

除了美国、台湾,西方政界表现软弱

运动的前三个月,也得到了全球民主国家支持与声援,但是这主要来自民间。从政府方面真正释放清晰信息的只有美国和台湾。美国参众两院通过了“香港人权法案”,并明确对港的民主运动表示支持。台湾正临大选前期,蓝绿两营也公开为香港人民争取“真普选”表明赞同的立场,蔡政府一再呼吁北京尊重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的意愿。香港“一国两制”的畸形,让台湾感到唇亡齿寒。下一波台湾会否面临香港难民的冲击?这是朝野都忧心的问题。

至于欧洲的各大媒体虽然关注香港的发展,从开始的支持态度,逐渐开始对暴力行为质疑,欧洲各国政府也是如此,开始时都支持抗议的民众,表现强力地支持民意,但是却没有什么进一步的行动。德国外长接见了学运领袖黄之锋,令北京勃然大怒,暂停许多之前跟梅克尔政府签订的商贸条约。近期以来,西方媒体上报导香港都是一片火海和民警对峙的硝烟场景,似乎逐渐对青年们以暴力手段的争抗和自卫反抗不再无条件地支持了。一些媒体甚至对学生采用“暴徒”用词。如今欧洲朝野对香港的局势只有一个关键词:“停止暴力”,另外也提出要双方进行对话。

黑衣暴徒到底是谁?难道学生都是暴徒?

面对香港的乱局,港督几乎只是旁观者,把一切危机和乱象交由防暴警察来处理,这说明北京和港府是幕后放长线的“主谋”,到底谁是那些蒙面黑衣人?那些真正制造暴乱的是何许人也?他们闯进大学校园进行纵火、破坏公物、四处喷漆、建立路障,甚至攻击路人学生,镇暴警察“名正言顺”地进入校园,以子弹、催泪弹来“维持秩序”,乘机将所有学生一网打尽,不被拘禁逮捕,也都上了花名册。试问青年学生面临警暴,还能沈住气,不以暴力反抗吗?但是这刚好配合了对方的“引君入甕”,暴徒罪加一等。然而这种战斗方式绝对解决不了问题和危机。

香港社会目前撕裂的情况严重,社会各个阶层,不同年纪的族群不能合作,各自为政,年轻人有点走火入魔,不接受年长一辈的经验教训,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现象。

我们的建议:停止暴力,开展对话,转用软实力争抗

作为远距离的旁观者,我们有一些建议:

1、立刻停止暴力,哪怕是示威抗议一方,先放下手中武器,也许开始会受到攻击和伤害,但是这会是短暂的,而且这样做,火爆局面会立刻降温。接着政府应当与学生展开对话。我们观察到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与警察的沖突中,就有人与警察交涉与对话后,几百名学生平和离开大学。如果抗议一方放弃暴力,强硬呼吁要求对话,港府很难拒绝。如果政府拒绝对话,那么社会和世界都会站在抗议者这边,这无形地就缴了对方的械。

2、请香港宗教界人士站出来相助。在近30年的欧洲一些国家的民主转型过程中,宗教界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我们在采访柏林墙倒塌30周年社会探索专题中,被采访的专家、学者都提到了宗教界的作用,他们的理由:“宗教界一方面具备监督政权的职能,另一方面为社会运动提供了比较自由的空间与场所,还能起到安全保护作用。”香港社会的宗教力量虽然不能和欧洲的基督教传统相比,但是如果天主教、基督新教加上佛教、道教等民间力量一同汇合,还是一支重要的资源。在人们危难徬徨之时,教会应当当仁不让,发挥抚慰人心的效果,并且勇敢地站在冲突的双方,发挥缓冲力度。我们注意到确实有教会长老出面帮助安抚受伤的人们,但是力度不够,这时候各种宗教力量应当相互汇合,站出来协助学生与政府和平理性沟通与对话。

3、香港社会尽量采用“和理非”多元活动支持学生。眼下世界一提香港,就出现烧杀暴力的场景,似乎跟原来和平感人的抗议已经无关。这种局面必须扭转。人们可以采用多元文艺和文化方式举行活动,比如:每周、每日定期定时的街头诗歌活动,进行朗诵或合唱,也可以聚众进行街头的演讲活动,或者播放有寓意的短片,时间要短,收放自如。当人们在街头唱歌、诵诗甚至阅读一段圣经,那么警察总不能打人,放催泪弹吧。任何人如果故意来破坏,众人就可以将他驱逐,甚至扭送给“警察叔叔”。软实力啊软实力,真是极为重要的手段。这样几周下来,可以即刻改观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暴戾国际形象,赢得世人无条件的支持。

4、香港的青年一代要放下情绪,倾听其他族群和年长者的意见,汲取经验教训。你们上一代的父辈、祖辈都经历过逃离独裁统治的悲惨命运,即便是三十年前天安门血案,香港人也发挥了可歌可泣的声援营救异议人士的作用。每年港人发起的纪念六四活动,前几年的“占中”,这些都是累积的一种追求自由民主的精神传承,应当一代代传下去,不应有断层和分歧。香港是香港人的家园,也是爱好和平、尊崇个人权利和人文精神的自由世界人民所关爱的一方尚未沦陷的净土,它不能被专制独裁染指、强占。

这些天,德国社会各界和媒体的朋友们,一直在与我们联络,大家非常为香港的局势担忧,自由世界对香港有真诚的关注,对于港人勇敢而激情的护法、维权行动极为敬佩。但是看到一个和平运动转向极端和暴戾行为,十分沈痛。我们衷心希望当下的局势能够扭转,请相信人民的信念和力量,这不是警暴或傀儡港府能够压制下去的,但是示威抗议者一定不要以对方那种非人性的暴力手段去对抗,那样只能造成更大的伤害,达不到人民追求维护法治和民主的初衷。

民报2019-11-23

阅读次数:1,5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