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美国的“党同伐异”(上)——西方法治漫谈之二十二

Share on Google+

林达的《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一书中有这么一篇文章:《总统请我入党?》,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因为我对政党政治问题比较感兴趣,所以很用心地研读了这篇文章。文章阐述了美国公民的言论及结社自由权利在现实中的实际情况,使我们对此有比较深刻的了解认识。现在我给大家转述一下,也算是资源共享吧。其中我也顺便谈一点我对一些问题的看法,以期能抛砖引玉,并引起大家的共鸣。

在美国,如果你给什么残疾人基金捐过款,那么,各种保护猫和狗,保护你听也没听见过的动物,保护儿童,保护环境等等的组织,都会寄来要求捐款的信件。同时,他们还会寄来一张设计得很好看的这一组织的标志,一般是一张粘贴纸,只要你把捐款寄去,把该组织的标志往你汽车上一贴,你加入这个组织的过程就算完成了,你就取得了这一年的成员资格。到了第二年,你再次收到这样的信,但你可能是没钱了,也可能是对这个组织的观点不同意,或者是不感兴趣了,你不再寄钱去,那么你的成员资格也就取消了。

在美国,你如果了解一下年轻人的捐款走向,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思想趋势。在美国的年轻人中,向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的组织捐款的很多。他们大多本身都不富裕,每一美元都挣得不容易,但是给这些组织一捐就是几十美元。还有一些非政治倾向的人权组织,得到美国年轻人的捐款也比较多。

由于电脑技术的普及,一般的推销信或者募捐信,它的称呼都可以直接印上收信者的姓名,以增加“亲切感”。比如,我接受到的“克林顿签名信”,就是这样一种募捐信。信中阐述民主党的种种主张,以及他们将如何给美国带来希望,然后,希望你寄上几十美元(可以量力而行,十元二十元或者更多都可以)。这笔钱,可以说是党费,是对该组织的支持,是募捐,都可以。收到这封信的同时,我还收到一张像信用卡一样的卡片,我就把它称为是“党证”。如果我在上面签了名,至少在克林顿执政的四年内,我也就是这个执政党的党员了。对此,大家是不是觉得这有点儿太随便了?

我在中国的时候,也听说美国的政党组织不严密,加入和退出都很随便。当我真的收到这么一封信的时候,才体会到这个“随便”的程度。应该说,这完全是一种概念的不同:在美国,政党只是一种团体,同样的团体在美国有成千上万,有宗教团体、学术团体,由各种各样目标、观点、信仰、兴趣等等原因而凑在一起的团体。它们之间,有大小的区别,没有什么贵贱高低之别。在美国人的概念里,政党,只不过是对美国的各项方针政策目标有兴趣而凑在一起的一帮人而已,也是诸多团体中的一种。在层次上,一个党员并不比一个“鲸鱼协会”或“野狼协会”会员显得更“高级”,所以,参加一个政党,哪怕是一个执政党,都没有什么人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光荣”的事情。

同时,你要想成立一个政党或团体,也非常简单。成立所谓“非盈利组织”要经过一番审查,对于它的审查,也不是由于它的筹款所服务的目标,而是由于涉及免税。美国这种简单结社的方式是受到宪法修正案第一条保护的结果。只要你不是旨在从事违法勾当,没有人会来干涉由于共同的宗教、信仰和兴趣而产生的结社,或者说组党。

什么?不需要写申请书,找介绍人,找“关系”,不需要经过审查,不需要向组织汇报思想动态,不需要听党课,不需要经过考验期,不需要在工作中积极表现,不需要经过基层组织开会讨论,也不需要进行入党宣誓保守党的秘密、为什么主义奋斗终身,只需要填一张表,捐几块钱,就可以成为美国执政党的党员。哇噻!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事耶!真不明白,由这些乱七八糟的乌合之众组成的美国两大党,二百多年来是怎么引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即使是去农贸市场买点菜,也得挑挑拣拣一下吧,总不能闭着眼睛往篮子里放吧?这老美的执政党却是见啥放啥,来者不拒。也不怕赤色分子、东方敌对势力、极端分子、激进分子、恐怖分子、阴谋家、野心家、间谍特务、流氓地痞趁机混入党内捣乱破坏、篡党夺权。

更不可思议的是结社组党没人干涉,没单位审查,据说只需要去一个政府部门登记注册一下即可。哎呀!这还了得?难道就不怕一些心怀叵测的异议分子趁机结党营私,进行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颠覆资产阶级政府的“阳谋”活动?况且,三亿多人的美国,私人拥有的枪支已达两亿支。美国共产党又是合法政党,要人有人,要组织有组织,要武器有武器,这样下去,啧啧,看这美国反动政府还能蹦哒几天?

不好意思,我这是做红色美梦呢。还是听林达先生继续讲吧。

在美国,成立一个政党的困难不在于来自政府的干涉,而在于你很难吸引一群人跟着你走。因为在美国老百姓面前,可以吸引他们的目标、口号、观点,实在太多了。他们的各种主意也特别多特别大。比如你有一个组织或政党,想吸引更多人参加。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宣传对象,跟他讲你的主张,他听了之后感觉也不错。这时,他也许会突然问你:你赞成让马戏团利用动物作表演吗?如果你作了肯定的回答,而且觉得这种小事无关大局的话,你就有可能前功尽弃了。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绝对不比你所关心的国家大事分量更轻的严肃问题。因为这意味着你是赞成“虐待”动物的,他怎么还会跟你走呢?

结社的普遍,不仅增加了美国人讨论和表达自己所关心的问题的机会,也大大丰富了他们的生活。美国人一般来说是喜欢研究琢磨一些有趣的东西的。上一篇文章报道了有许多人业余研究氢弹原子弹,在电视里,有一次,我还看到一帮人是一个专门业余造火箭的组织的,正在当地政府的协助下,一个一个往天上放(火箭)呢!

各种不同的宗教和信仰,使这个社会增加了多元文化的深度和厚度,使人们在循着自己的思路走的时候,也注意到别人对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不同的解释和理解。美国人相信,这种参照对任何一种信仰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一般来说,美国人的团体都是十分松散的,对自己的成员没有什么约束力控制力,也不要求他们的忠诚,理解它的成员随时随地有可能“改变主意”,改换门庭。美国一个政党或团体,它的普通成员的言行都只对自己负责,跟他所属的组织没有什么关系。相反,一个不论什么性质的团体,如果它有非常严密的组织结构,或者对它的成员有很强的控制能力,美国人反而会觉得很奇怪,甚至会担心它有什么问题。

这种担心并不是无缘无故的,因为在美国这种出问题的情况是时有发生的。例如“人民圣殿”的惨剧。这个宗教性质的团体,在他们的内幕面临被媒体披露的情况下,其领导人诱使和迫使团体的成员自杀,造成九百多人的死亡,震惊了世界。应该说,这是一起“宗教自由”和“结社自由”在美国被一些人滥用的典型。那些被迷惑的“人民圣殿”成员及亲属,都为此支付了惨痛的代价。

“人民圣殿”这种组织在美国被称之为“小教派”。各种小教派在美国有很多,不是对他们搞专题研究的人,根本搞不清楚他们的情况。我也遇到过向我宣传的一个小教派信徒,向我强调“世界末日”的来临,然后留下一些小册子就走了。一般的小教派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你爱信不信,也没有什么害处。但是,我们来了以后,还真的碰到一次类似“人民圣殿”这样酿成惨剧的小教派事件。

大卫教派的教主是一个名叫大卫。柯瑞希的中年人,他在德克萨斯州韦科买了个庄园,有一些信徒跟随他住在里面。这本来没什么事,问题是他们在里面非法囤积武器弹药。美国公民虽然可以拥有武器,但是在管理上有一套规定,对武器的类别等也有规定,超出规定政府就可以以非法拥有武器罪逮捕起诉。因此,1993年2月28日,联邦烟酒火器管理局的人员便找上门去。他们一去,里面就开枪反抗,交火中造成四名探员和六名大卫教派信徒的死亡。这一下子轰动了美国。

由于里面有不少女信徒和她们的孩子,当局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在美国,妇女儿童是一个非常敏感的社会关注点,万一出点什么漏子,政府很难向老百姓交代。就这样,双方开始了长达51天的对峙。在此期间,电视台天天现场直播,还播放了柯瑞希以前的传教录像。

当时一些不在庄园内的大卫教派信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揭发了柯瑞希与多名女信徒发生性关系和猥亵儿童的情况。后一种情况如果属实,将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也正是这一点,使当时刚上任不久的司法部长同意用催泪弹进攻庄园。结果,催泪弹刚一发射,里面就爆发了一团猛烈的巨大火球,整个建筑物都笼罩在浓烟烈火之中,87个人,其中包括25名儿童,都在火焰中丧生,只有八人从烈火中逃生。

下面给大家说说这个事件的处理结果。

大卫教派笃信《圣经。启示录》中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教义。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末日就是一场同异教徒的血战。在这场“圣战”中他们将为之献身,从而得以升天。因此,大卫教派早就为这场“圣战”作准备。几年来,囤积武器价值达20万美元,教徒几乎全副武装。柯瑞希还对信徒进行严格的心理和军事训练。庄园里有大量食品,还有水塔、发电机等设备。

1993年9月30日,美国政府公布韦科庄园事件调查结果。财政部长劳埃德。本特森撤换了烟酒和火器管理局局长,并勒令五名曾指挥袭击韦科庄园行动的官员停职。长达220页的调查报台认为,烟酒和火器管理局制定行动计划有过失,行动计划是以大卫教派及其头子的“有严重缺陷的设想为依据的”。

事件究其原因,舆论认为,除了枪支管理混乱外,另一悲剧原因是美国的宗教狂热。柯瑞希自称是耶稣基督,长期将教派成员隔离在据点中,进行无休止的灌输,通过煽动宗教狂热来从思想上麻痹,进而从行为上控制和支配信徒。早有消息说,柯瑞希在据点中至少霸占了十多名未成年少女为妻,甚至毒打幼童,但并未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至于他公开骗取许多信徒的大量财产则更是无人过问,因为这一切都是在宗教名义下进行的。

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近年来,美国的宗教狂热组织已达上千个。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名为洛杉矶耶稣教会的宗教狂热组织,成员达十万之众。该教会规定信徒必须汇报每天包括吃饭、睡觉在内的一举一动。美国一个“警惕宗教狂热组织之网”的机构说,他们每年要接到将近两万个投诉。

任何宗教一旦走上狂热之路,必定发生极端之举。宗教自由不等于害人自由。大家继续看下文。

当然,这样的极端事例很少,但是,我相信滥用宗教自由和结社自由的情况在美国现在有,将来还会有,还会有很多人成为这种滥用自由的牺牲品,这是不可避免的。总会有狂人,永远会有由于种种原因上当受骗的。但是,美国人并不因此而怀疑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是每一个人的天赋权利。也就是说,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就拥有许多作为一个人的权利,至于你是要正确地使用它,或滥用它,还是自己放弃权利而去听任别人摆布,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也必须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实际上,作为一个社会整体,追求这样一个理想,奉行一种共同的游戏规则,这也是一种选择,整个社会也在为此支付代价,承担后果。

美国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我想以宗教自由为例。大家知道,有很多宗教都有过迫害异端的历史,美洲大陆也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当初美洲大陆大批移民的原因,就是英国的宗教迫害造成的。1629年到1640年,就有75000多名清教徒难民逃离英国,其中有三分之一来到了北美洲。但是,这些被迫害的清教徒并不因此就理解了宽容。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还是需要一个“正统的宗教”,需要扫除异端。他们只觉得自己是在英国争取宗教正统地位的失败者,却丝毫没有想过自己是“不宽容”观念的牺牲者。因此,当他们来到美洲大陆,他们依然视自己为正统,要求后来者依从他们的清规戒律,同样地无法容忍与他们不同的宗教观点。最著名的事例就是北美洲的清教徒对于教友派的迫害。当时马萨诸塞州的教友派就备受责罚和驱逐,以至于根本禁止他们入境。两三年中,就有四人因违令入境而被处死。有一位女士不服驱逐,居然就被吊死在波士顿的议会厅里。尽管当时美国还未诞生,但这种野蛮的事就发生在同一块土地上,就是发生在最初的美国人的父辈或祖父辈的事情。

“党同伐异”,在人类社会的各个阶段都是普遍存在的现象。纵览各国历史,能比较妥善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家寥寥无几。但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美国用民主法治的手段对此问题却得心应手,解决得比较到位。美国宪法中最重要的公民权利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结社自由,终结了所有“异端思想”、“反动组织”在美国非法存在的历史。作为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主义政党在美国公开活动已一百多年。如今的美国,比较活跃的社会主义政党有美国共产党、工人党、劳工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社会劳工党等。对于这些“异党”,美国资产阶级政府虽然没有支持,但也不会镇压。多年来,任其自由活动甚至参加总统竞选。其中,持温和立场的美国社会党在1920年的总统大选中,其总统候选人德布斯正在亚特兰大监狱因“战时间谍罪”服刑,居然获得919799张选票,为选民票的3.4%,位居总统选举第三位!哇!一个信仰社会主义的囚犯能做到这一点,不简单啊!那些攻击资产阶级民主是“虚伪”的人不知对此有何感受?而美国共产党在1932年的总统选举中,候选人得票102991张,为历次选举中得票最多的一次,也仅为选民票的0.2%.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公开公平的竞争,大家都按游戏规则来,输也输得口服心服。

这里,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活在资本主义心脏里的美国共产党》。(原文载《周方周末》2009年7月2日)

纽约曼哈顿区23街有一栋普通的八层楼,美共总部的办公室位于八楼。办公室里没有马恩的画像,只有墙上的几幅普通工人的黑白照片,显示出这个办公室所代表的阶级及其政治纲领。办公室采用了绿色环保的理念,几百平方米的空间采用开放式布局,分成一个个的格子间。办公室正中,用玻璃隔出一个会议室和几个小办公室。

90年(美共成立于1919年)历史,17名全职工作人员,10名全职志愿者,二千名骨干(正式)党员,这就是今天美共的概貌。办公室里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志愿者。一位老太太在办公室颤悠悠地忙碌,一问年龄,已经92岁了。她也许是现在美共最年长的党员。

美共的“艰苦奋斗”自不待言。一条奇特的规定是:所有员工,从党的主席到普通工作人员,无论年龄、党龄、学历和职务,全都领取同样的薪水:每周500美元,外加健康(医疗)保险,没有其它任何补贴。而且自2001年以来没有涨过工资。

没有官职,收入微薄,不确定的未来。即使对于许多美国人而言,他们确实是一群奇特的存在一一在象征资本主义最高成就的纽约,这些月收入二千多美元的中低收入者心怀理想,每天经营着一个看似遥远的红色梦想:要在资本主义的大本营美国,和平实现社会主义。

欧耶,祝这些理想主义者早日成功!

荀路2019年11月27日

阅读次数:6,3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