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活动家张宝成入狱前访谈录:佛心、快乐、改变中国

Share on Google+

编者:北京人权活动人士张宝成被以涉枪为由抓捕至今逾6个月,在逮捕通知书上,张宝成被指控的罪名包括涉嫌“寻衅滋事罪”、“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的罪名。而在十余卷的卷宗中,“证据”只来自于张宝成的网络言论及帮助在京无依无靠的黄琦老母亲。近日,中国公民运动网整理了张宝成入狱前的一段访谈录音,在短短的三十分钟访谈中,张宝成的言谈彻底颠覆了中共对他所有的指控。

张宝成说自己是一名佛教徒,他甚至说如果有可能想去效仿释加佛和观音佛,普度众生,为人类解除痛苦。这位少年时就开始质疑共产专制体制、并为此被判处三年劳教的人权活动人士,在谈到母亲、妻子和女儿时数度落泪。

和一些反抗者不同的是,张宝成从不认为点滴的努力没有效果,他坚信宪政民主一定会在中国实现,并且一直在身体力行。他的政治目标是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为着这样的理念,他毅然选择离开美国自由的世界,回到苦难深重的中国,他说只想用自己的言行去唤起更多的人,一起来改变中国!

以下是张宝成入狱前的访谈录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萌生民主理念的想法是在什么时候?怎么产生的?

张宝成:很早了,当时我还很小,我的家庭出身不好,我的爷爷和父亲都受到冲击。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我的爷爷教育我要诚实勤奋,他就是靠勤奋劳动挣下几亩地,为什么诚实勤奋的人没有好日子过,反而在文革中受到冲击。

随着年龄的增长,到我18岁下农村插队的时候,第一次直接涉及到所谓的“反党言论”,给我定的罪名是“有历史根源的散布反党言论,破坏毛泽东思想传播”被劳教3年。这是林彪事件发生以后,当时我就开始思考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不正常的现象,所谓“散布反党言论”就是我当时说林彪是国家副主席,为什么他也发生了“反党判党最后出逃”的事情。

由于家庭的出身问题以及中国当时的社会现状,青少年时的我开始质疑和思考。当时我并不太明白这一切背后的原因,只是开始有了一个问号:为什么?

中国公民运动网:做为一个异见者,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的生活,这个词是什么?

张宝成:我想应该是开心快乐。很简单,只有开心快乐才能更好地追求人生的目标。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的梦想与现状有什么差距?

张宝成:现状与理想的差距是太大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进入民主时代认同普世价值,中国却仍停留在封建社会时期,一人说了算,皇帝时代一言堂,这与民主宪政、人权自由格格不入。在中国,每个人都是专制体制的受害者,而且在互害,但我相信这种现状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就会有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最难忘的记忆是什么?你最痛苦的感受是什么?

张宝成:最难忘的记忆是老妈的事情,我的十二指肠溃疡病犯了三次,和三个女人有关。第一夫人、妈妈和第二夫人。当时我面临着是否要离家出走,但这样就照顾不了老妈,很难割舍的情感。

最痛苦的感受是第一次婚姻,很难做出抉择,徘徊了好久好久,是维持还是分手走自己的路,对我来说很痛苦。

中国公民运动网:哪件事对你的人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张宝成:我人生的彻底转变是2013年的新公民运动。因参与新公民运动被抓是我一生的转折点。以前我虽然逐步了解了专制体制的残忍和黑暗,但是并没有从理论上明白这种体制邪恶的根源在哪里。坐牢期间我读了很多书,也认真地进行了反思,明白了要想让所有人脱离传统、封建的苦难社会,一定要建立新的体制,一定要建立民主中国。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

张宝成:最重要的决定就是坐牢回来以后毫不犹豫的和现在的夫人结婚。还有就是义无反顾回到中国,离开夫人,离开自由的世界,重新回到中国。

中国公民运动网:能否描述一下你感到喜悦、愤怒、悲伤(或其它)时的情景?

张宝成:这类问题对我个人来说没什么,基本上我过的都是一种平静平淡的生活。即使在坐牢时我遭受了很多的酷刑,但我也能平静地渡过。因为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比较虔诚的佛教徒,我认为苦难都是人生的必修课,把这些苦难看得平平常常,是生命中必须要经受的,就会平静地、开心地渡过去。

我对妈妈充满敬佩和感激,无法释怀。我从小就不是安分守已的孩子,很叛逆,很独立,有自己想法,对家庭和学校的教育都很难接受,这也让妈妈操了不少心(注:提起母亲,碰触到内心深处的柔软,令张宝成几次试泪)。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最想效仿的人是谁?

张宝成:没有一个特殊的、特定的人物,这是随着时间在变化的。现时期,我很佩服许志永和丁家喜,他们在理论及社会发展方向上给予了一个指导。人生的各个阶段会有不同,我想效仿的释加佛观世音,他们有一种普渡众生的力量,为人们寻找一种精神依托,解除世间痛苦。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如何看待生死?从现在开始你最想做哪些事?

张宝成:我把生死看得很淡然,我对死亡的态度是坦然。生命真的是佛祖或上帝给的,如果失去了生命,真的就相当是佛祖身边需要一个小侍从,这是很开心的事。生活由自己主导,不管生命的长度是多少,只有你开心并且能够把这种开心传染给别人。假如突然失去生命,我没能看到中国自由民主的春天,这对我来说将是最遗憾的事。

从现在开始,能让更多的人知真相,明白中国目前的现状,让更多的人觉醒,能让更多的人明白必须要把这种独栽体制砍除。这是我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也是我正在做的事。

中国公民运动网:如果你失去自由,你最担心什么?希望别人为你做什么?

张宝成:具体的就是老婆孩子不能生病,因为我不再能照顾帮助他们。当我失去自由时,希望自己身体健康,最担心的是酷刑及隐蔽的酷刑会导致失去生命。

我希望更多的人呼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对正义的打压,非正义是长久不了的,希望更多人去效仿。中国目前没有民主、自由、宪政、人权,我们更迫切地需要这些,希望全世界都来关注,每个人都来努力。

中国公民运动网:如果所有人都服从你,你会让他们做什么?

张宝成:真的不能这么想,更不能这么做,每个人都要有每个人的尊严,不能去服从某一个人。如果你拥有无上的权力,所有的人都服从你,这是违背人性的。我们追求民主的人,不能出现这种情况,假如真的有人这么想,我们会说服他。

中国公民运动网:如果能改变过去的某件事,你最想改变什么?

张宝成:最想改变的,是中国现状,中国现状太悲哀了。

中国公民运动网:如果能预知未来,你最想知道什么?你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张宝成:能预知未来的假设,是每个人如何能健康生活下去,解除病痛,健康是第一需要。

我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恪守做人的原则,诚实快乐,说每一句话做每一件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也是对神灵的一种敬仰,在这种道德约束、信仰约束之下就不会为所欲为,就不会肆无忌惮做人做事。过一种田园式生活就是我认为的开心快乐的生活。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最满意自己的哪一点?

张宝成:最满意自己的就是不断地抗争,虽说快60岁了,敢于抗争,不断地进取,没感觉到老,这种抗争给自己带来快乐,同时也希望传递给别人快乐。同时我还想改变自己思维的方式和思维的深度广度,丰富知识,改变自己某些时候的不很成熟。说话办事能更冷静。

中国公民运动网:是否有一种观念在不同的时期有完全相反的理解?

张宝成:这是肯定有的,比如说过去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认知。以前意识不到共产主义的危害性,随着知识和阅历的增长,自然就意识到共产专制制度对人类的整体危害,这是一种观念的整体转变。

中国公民运动网:有什么事情你一直想做却没有做?有什么事情一直在努力却毫无结果?

张宝成:只要想做的在评估之后我都会努力去做,我不是那种犹犹豫豫的性格。

做一件事情,实际上只要你努力去做了都会有效果,都会有结果,只不过是大与小的问题。

中国公民运动网:对于现在的社会问题,你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张宝成:针对现在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法,那就是宪政和民主制度。是普世价值,这是其他国家已经走过的路,而且证明是最符合人性的路,就是多党制约,监督机制,权力分散。有了这种机制,哪个人哪个党执政都不要紧,他必须要为别人考虑。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只有从我做起,我不要怕我身单力薄,在国际都遵循的普世价值之下努力做好自己,有机会时向所有人宣传这种理念。目前中国社会上有这种理念的人很少还比例,如果全社会有万分之一的人参与进来,就会改变整个中国。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最看得的品格是什么?是否违心地做过一些事?

张宝成:诚实是我最看重的品质,我最不能容忍欺骗。我体验过有灵性的内心召唤,自认为没有违心地做过事,一生坦然,没有委屈自己做过违背自己内心的事。

中国公民运动网:你认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你最想实现的目标是什么?

张宝成:人生的意义在于责任。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潜移默化,尤其是结婚以后更感觉到一个人不仅有家庭的责任,还有社会责任。

我最希望实现的目标就是在中国实现民主。不管在什么时候,自己随时不断地去做能力范围之内的事。给自己设立一个人生目标,那就是改变中国现状,这是我生活的动力。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19.12.06

阅读次数:5,5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