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如何坐板儿?

Share on Google+

老鼠会 2015-10-27

世界读书日那天晚上,我刚来到单向街读书之夜活动现场的北碱控制区,就有一个胖子递给我一个坐垫,然后问我怎么坐板儿。

后来北碱的文章中写道:“此外我们还意识到,像我们这样集体席地而坐的形象很差,看起来跟一群在看守所里坐板儿的在押人员几无差别。”

要我说,那天北碱与其说是像看守所里坐板儿的,还不如说是像火车站候车大厅里等火车的,或者说是像某某广场上静坐的,因为看守所里哪有坐得那么乱七八糟的……

关于看守所里怎样坐板儿,我在网上搜到这么一段文字:

从看守所出去若干年以后,当我听到“坐板儿”这个词的时候,仍然毛骨悚然!!!凡是有进过看守所经历的人无不对此深有同感、印象深刻、永生难忘!!!

“坐板儿”从字面上理解的名词解释就是“在板儿上坐着”,可这一坐真正是非同小可,在局外人看来,不就是在板儿上坐着吗?又不让你们干重体力活,这不挺好吗?唉!此言差矣,此言差矣!

首先说时间,正式的“坐板儿”是每星期一至星期五的早晨8:30至11:30三个小时,下午时间稍短,从2:00至4:30两个半小时,每天差不多五个半小时,这还不算晚上从7:00至9:30看电视时的两个半小时,这两个半小时的“坐板儿”的要求还不那么严格,加一块总共八个小时,正好符合《劳动法》的法律规定。

其次说这“板儿”,就是在一水泥台儿上粘铺了一层类似于刨花板的东西,上面刷着一层紫色的油漆,可以说是坚硬无比,关键是“硬”!

第三说姿势,“坐板儿”的姿势分两种:一种是“盘腿儿”,一种是“抱腿儿”,不管是哪种姿势,都要求嫌疑人腰板挺直,必须的!而且身体不能晃动。差不多每15分钟换一次姿势,视“光头党”的心情而定,如果“光头党”今天的心情不错还好;如果“光头党”今天因为对自己将要面临的审判焦虑、忧心忡忡,那“济公”就完了,“歇逼”了,那可能半小时才换一次腿。所以“坐板儿”的时候我就特别恨自己当初在外边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珍惜有靠背椅的时光呢?原来身体放松地坐在有靠背儿的椅子上,不用自己的肌肉和脊椎保持躯干的垂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最后说这“坐板儿”的感觉,嫌疑人刚进来“坐板儿”的半小时问题不大,从这半小时之后,就体会到“坐板儿”的厉害了,那感觉用“如坐针毡”来形容异常之恰如其分!“盘腿儿”时时间稍微长一点儿,因为腿部的血液循环不畅,你突出的感觉就是腿麻,很多“济公”在“坐板儿”时猛的一站起来,都会险些摔倒,即使是不摔倒,走路的姿势特像八十多岁的小脚罗圈腿的农村老太太!“抱腿儿”的时间稍微一长,因为人上半身的重量全加在臀部里头的那两个骨头尖儿上,你会感觉屁股生疼,“坐板儿”坐的久了,一星期以上,所有的人的屁股上都无一例外的起了茧子,就像是屁股上长了两只眼睛。如果你在洗浴中心看到某人的臀部上有此现象,那丫一定是刚从看守所里出来,绝对的!所以如果让嫌疑人在干体力活和“坐板儿”两者之间选择的话,很多人宁可、一定会选择前者。在上午11:30及下午4:30之后,这帮嫌疑人无不急赤白脸的抢着往墙壁上靠,占一个位置,能够抢得先机靠墙的无不如释重负,深切感受到被解放的幸福。

“嘭!嘭!”

这是有人因为“坐板儿”时快坚持不住了,稍微动了动上身,便被“光头党”一或二用脚踹后背传来的声音,其他“济公”们闻讯便急忙迅速调整好姿势,以免被人当鼓来锤,而因为“坐板儿”姿势的问题被“光头党”一或二指出妈长有逼这一事实,更是小菜一碟、屡见不鲜、不在话下。

(文章来源在此:《我在看守所的真实生活》http://msn.qidian.com/ReadBook.aspx?bookid=1359654)

这些文字写得很真实。不过各处的情况也有所不同。我自己的经验就跟这里写的就不大一样。

首先我们不是一直坐在板儿上,多数时间是坐在那种塑料的小板凳上。

其次不管是坐在板儿上还是凳子上,我们都有垫子垫着坐,就像那天在单向街那样。垫子通常是用褥子缝的,如果你是“老号儿”,甚至可能会有好几个垫子。如果是新来的,可能就只能坐在别人的旧衣服旧棉裤上。

最后,我们坐着的时候用什么姿势都行,干什么都行。聊天、看书、吃东西、做手工,都没人管。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得排成行坐整齐了不能靠墙更不能靠在被子上(在看守所里,起床之后被子要在板儿上靠墙摆成一排,说是要叠成豆腐块儿,其实解决办法就是每人发个立方体形状的被套儿一套,里面叠成什么奇形怪状都无所谓,外面一看都像豆腐块儿,不知当兵的能否学学看守所的做法)。像那天北碱在单向街那样坐得横七竖八四周还摆满了啤酒和伏特加,是绝对不行的。

为什么我们坐板儿的时候如此“自由”?大概因为我们是女号儿。其实十多年前我在秦城的时候,坐板儿的要求比现在更低,偷偷靠下被子也没人管,而且晚上看电视的时候也不要求坐板儿。我问管教(王小波的小说里提到,“领导”一词不知是动词还是名词,“管教”一词也是一样,或者用英语语法来说——“动名词”),此为什么现在坐板儿要求比那时严了,管教说其实主要是针对男号儿的,怕他们闲着会打架。

我还听说,薛蛮子在看守所的时候天天都躺在床上不坐板儿,让管教们头疼得很,因为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监控录像市公安局那里都能看见。

坐板儿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前面说了,我们坐板儿的时候干什么都行,只要坐着就行(同时只能有一个人站起来上厕所或者干其他事)。不过看守所让你坐板儿,目的是让你“学习”和反省自己的“罪恶”。看守所有时还会播放自己制作的宣传教育片儿给在押人员看,教育大家要遵守监规,检举揭发他人犯罪,打击牢头狱霸什么的。晚上坐板儿当然是看电视,北京新闻、新闻联播和电视剧。

在看守所里面都“学习”些啥?除了像前面说的看宣传教育片儿之外,就是每天早上由“学习号儿”(或者叫“值班员”,也就是牢头了)带着念《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和《弟子规》。我在里面的最后两天,本号儿的同志们由于对某些问题不满,罢工不念这些东东了,后面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在看守所里都看些啥书?实在没什么能看的书,主要就是些无聊的爱情小说儿和地摊儿上卖的历史类书籍。因为普通人也就读读这些书,比这些再费点脑子的书他们就读不了了,连卫斯理的小说儿他们都会觉得太深奥吧。所以我就没看什么书,天天帮号儿里的同志们做点手工打发时间。

看守所在押人员需要劳动吗?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不用,有些看守所是要的。

关于看守所还有什么要问的,可以留言提出。

欢迎来老鼠会偷奶酪!

老鼠欢迎投喂

阅读次数:7,8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