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康德说的“综合判断”是什么意思

Share on Google+

老鼠会 2018-11-09

苏小和喜欢谈康德。更确切地说,他喜欢说“中国人读不懂康德”,例如:

我读康德。今年是好多年头。以我的阅读经验,如果不足够理解基督信仰的传统秩序,如果不理解中世纪的神学流变,如果不理解中世纪晚期唯理论的兴起,如果不理解作为对唯理论的批判的经验论的兴起,根本就不可能理解“具有综合批判的纯粹理性的”康德,他的三大批判对于每个中国人而言,就是天书。”(《圣经文本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神迹》)

康德在哲学上的贡献之一,就是提出了“先天综合判断”。苏小和也喜欢用“综合判断”这个词,例如:

在知识论的意义上,如果一个人没有沿着形而上的进路养成“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或者没有沿着形而下的进路养成“专业细分的知识能力”,则他的问题意识要么只能停留在工具理性和实用主义的层次,从而陷入拿来主义的“山寨诅咒”,要么他的问题意识很在某个阶段因为他自身的满足感而完全停止,从而进入“浮士德诅咒”。

“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和“专业细分的智能能力”代表着一个人的思想的真实深度。一个真正的思想者必须在某一个维度上苦苦耕耘。这个世界上优秀的思想家绝大多数都只能选择其中一个进路,比如康德。但也有极少数人同时在两条进路上开掘,取得大成就,比如帕斯卡尔,比如亚当斯密。

所谓“浮士德诅咒”,是指一个人在综合判断的命题上缺乏持续扩展自身的想象力的能力,在目的论的意义上人为地假定了一个中期或者短期的目标给定,从而导致这样的人失去了对终极目的的信心与认知,使得这个人永远地死在中途。

所谓“山寨诅咒”,是指一个人永远无法拥有发现新知识的能力,因此只能在实用主义的层面不断复制、抄袭和盗窃他人的新知识。

认识论的逻辑上面,我们认为一个人陷入“山寨诅咒”的原因,是由于一个人缺乏形而上的综合判断直觉能力,由此导致这样的人永远失去了对于可望而不可及的上帝存在(真理存在)的好奇心。即“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的缺失导致我们持久地陷入在一种无力自拔的“山寨诅咒”之中。(《逃离“山寨诅咒”和“浮士德诅咒”》)

还有:

一个人相信上帝,熟读圣经,思想和行为都参与到基督教会的生活方式之中,慢慢就会形成一种“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很多时候这种直觉能力的重要性,在整体的意义上超过了所有的思想辨析和所有的知识建设。也就是说,这种直觉判断能力无法由思想家和知识分子通过教育来形成,一个人养成这种直觉判断能力的惟一途径是切入基督信仰。

我想说的是,在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的意义上,不仅政治现象如此,思想的辨析和知识的细分也是如此。在思想史的意义上,一个宏大但却具体的观点是,整个欧洲思想史的一个基础前提,就是向圣经传统学习直觉能力,然后展开知识人的细分和演绎。这种思维方式出现在几乎所有的思想家身上,可谓不胜枚举。(《是基督徒的直觉判断力把川普送进白宫》)。

社会学家孙立平先生也引用了苏小和的说法:

前两天看到苏小和先生的一篇文章《是基督徒的直觉判断力把川普送进白宫》。他甚至认为,很多时候这种直觉能力的重要性,甚至在整体的意义上超过了所有的思想思辨和所有的知识建设。这话也许有点绝对和极端,但我想,直觉,特别是直觉的正义,是极为重要的。特别是在一个社会处于价值观混乱的时候。短链条的正义是有局限的,但短链条的正义是整个社会正义的基础。(《再谈小崔:我想提出一个短链条正义的概念》)

苏小和说的“综合判断”看上去很像是在引用康德。不过康德说的“综合判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康德之前的哲学家们把知识分为先天的和后天的。先天的知识是指不需要从经验中获得的知识。例如寡妇都是女人,我们从“寡妇”一词的定义中就能得知了。哲学家们把此类命题叫做分析判断。分析判断都是一些重言式的命题,所有的结论都已经包含在词语的定义中了。因此分析判断中永远不会有新东西。今天我们把这种方法叫做演绎。

后天的知识是指从经验中获得的知识,例如老鼠都有四条腿,天鹅都是白色的……哲学家们把此类命题叫做综合判断,今天我们把这种方法叫做归纳。“综合判断”中的“综合”二字,并不意味着“整全”。相反,综合判断永远是不完善的,因为哪怕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万只白天鹅,也总是有可能发现第一万零一只天鹅是黑色的。

康德之前的哲学家认为,先天的知识都是分析的,后天的知识都是综合的。但是康德认为:分析的知识都是先天的,但是先天的知识不一定都是分析的;同时,后天的知识都是综合的,但是综合的知识不一定是后天的。换句话说,康德认为存在先天综合判断。康德认为哪些知识属于先天综合判断呢?康德认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数学。例如,“7+5=12”既不是能够从定义中推出的重言式命题,也不是依赖于经验的后天知识。因此康德认为,数学属于先天综合判断。

总之,康德之前的哲学家(如休谟)所说的“综合判断”,大致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归纳”的意思,跟形而上没啥关系,也不需要什么从“基督信仰”和“圣经传统”中获得的“直觉能力”。哲学家们倒是经常使用“直观”一词,这个词也可以翻译成直觉。但是休谟所说的“直观”,如因果关系等,都属于先天知识的领域,因此也就跟“综合判断”没啥关系(再复习一遍:康德之前的哲学家认为,先天的知识都是分析的,后天的知识都是综合的)。康德倒是把先天综合判断当作形而上学的基础,但是康德认为,所有的“直观”都只能是感性直观(其实就是表象的意思),不存在智性直观,像灵魂、世界和上帝之类的“自在之物”,是人类不可能直观到的,因此也就不是认识的对象。苏小和爱说的“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它所指向的是对经验世界的认识,那么它就与形而上和上帝无关;如果它所指向的是对上帝和终极真理的认识,那么康德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此,苏小和爱说的“综合判断的直觉能力”,与康德和康德之前的哲学都没什么关系。

老鼠欢迎投喂!

阅读次数:75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